不只專訪「傻子與白痴」|CityVibes
CITYVIBES: ‎Fool And Idiot
Travel to Hangzhou, New Scrapbook.

傻子與白痴,台灣樂團,分別由主唱維澤、鼓手維均、吉他手光良、Bass 手沂邦以及合成器樂手少菲五位 90 後所組成。 新專輯《夜長夢少》發行後不久,傻子與白痴馬不停蹄地展開各地巡迴。六月份,他們前往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 杭州,除了參與當地年度盛會西湖音樂節之外,更與 HYPEBEAST CityVibes 展開獨家攝影合作,藉由鏡頭紀錄巡演期間發生的一切。所以呢,老樣子,我們將一次性相機送往傻子與白痴位於北京的公司,然後滿心期待他們回到台北和我們分享這趟旅程 …

此次前往杭州參加西湖音樂節,感覺如何?

「我們去過成都、上海、南京、天津等地,這次是第一次去杭州,西湖很漂亮,氣氛很好,很輕鬆的感覺。」

「我們表演完的晚上有跑去西湖邊,真的很大,而且沒有圍欄,聽說常常有人喝酒喝一喝就走進去了。而這次也跟以往緊湊行程不同,走了很多地方,晚上也有去夜遊,吃了很多當地美食,口味吃起來跟台灣很像,算是偏甜吧?」

每到一座新城市,首先會注意什麼?

沂邦:我會先注意城市的天氣,天氣真的很重要。

光良:會特別去看城市的發展速度。下飛機後不是都坐接駁車嗎?然後我就會看著窗外研究這座城市不一樣的地方。像這次去杭州就有看到許多新建中的建築,很明顯感覺這座城市正在發展中。

維均:便利商店。我覺得便利商店會讓人有安心的感覺。

維澤:我認為「細節」會影響城市給人的感覺。像上次去香港,第一印象就是手扶梯非常快,所以香港就給我一種較為急促的氛圍,相較起來杭州則緩慢許多。另外,我也去過日本幾座城市,除了同樣禁止大馬路上吸煙之外,整體街景規劃一致性高,以至於給人的感覺會是相當整齊俐落。

少菲:我會特別注意植被。因為之前都在台灣,所以到北京之後很明顯發現秋天植被的變化,好比葉子慢慢變黃、凋零等等。一整排針葉林真的很美,很惆悵。

沂邦:我去 LA 時,也認為那邊自然景觀有很大吸引力。那邊的山跟台灣完全不一樣,沒有綠意,光禿禿的,但也挺美的。

印象深刻的西湖回憶?

維均:過去幾場演出,跟觀眾的接觸比較少,通常表演完就是短暫停留,看看他人演出或者趕下場行程。但西湖那天比較特別,剛好夜遊時在場館附近,所以有遇到一些剛剛看完表演出來的樂迷,當時就有人跟我們打招呼 Say Hi 之類的,我覺得蠻有趣的,可能是剛聽完音樂的氛圍很好的緣故吧,大家連招呼都很好玩。

少菲:像是有群人走過我們身邊要我們好好加油,然後光良就突然大叫一聲「我會加油!!」所有人都傻了,但就很好笑。

所以你們喜歡到處表演?

沂邦:除了要搭飛機這點,我自己是蠻喜歡到處表演,可以接觸到不同地方的文化。

維均:我也不喜歡搭交通工具,但我喜歡到不同城市,最好不是為了工作或者至少有一晚可以好好瞭解那地方。

行囊必備小物:

少菲:卸妝棉或刮鬍刀。其實我不太喜歡妝留在臉上的感覺,希望臉上是乾淨的。

沂邦:行動充電寶,充電線之類的。我覺得這樣才有安全感。

維均:我本想說我會帶相機,不過想想也不一定,但總而言之,我一定會拍照,尤其是街道,這讓我往後看到照片就能直接回想起當時的情況。

維澤:我最近比較常帶的是泳衣、泳褲或蛙鏡,因為我本人很喜歡游泳或泡在水裡,對水很有感覺。有些城市若是靠在海邊,就會想要體驗那裡的海灘風情。

光良:我一定會帶我的耳機!我一定要聽音樂!

言談至此,不如順道分享傻子與白痴私藏歌單:

旅途中都在想什麼?

光良:我經常在旅途中閉上眼睛思考「為何我的人生變成這樣」哈哈。

少菲:我都在觀察。像我自己會慢慢看到很多城市微小的差別,有時候是樹木,有時候是生活習慣,甚至電扶梯的速率也是。乍看之下每個城市都長差不多,但細看後其實有不少差異。

這次和 HYPEBEAST 合作攝影集主要由維均掌鏡,你拍了什麼?

維均:其實我自己也有底片機,過去也經常帶相機外出拍攝。由於底片敘事感很強,所以這次大部分就是拍比較日常感的內容,像是他們在化妝的時候我也會拍一下,在舞台上調整的時候也會拍一下,再不然因為我們東西很多,所以再把東西拿上下車的過程就有時間到處拍拍,大概是這樣的畫面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一切自然為主。

有故事的畫面會比美美擺動作的照片還好看。

維澤日前在 Instagram 寫下「寫歌這方面,我可能就是多了份興趣,少了分覺悟或使命感吧」── 為何會這麼說?

「我寫歌方向不太會灌輸別人價值觀,也不太會關注大方向的議題。其實主要還是交代自己狀態的變化和表達。我不會想左右別人怎麼想。我還是以發洩,記錄自我為主。」

如此做法下,樂迷的回饋是…?

沂邦:其實我們很常觀察網路上的反應,而大部分人都會在我們的創作中帶入自己的故事,找到自己的解讀。很理所當然地,有些人會和我們產生共鳴,有些人則否,而有些人雖然沒有直接的連結,但仍會另外尋找一套觀點切入,不論如何我們都覺得挺好的。

「可能是完全不相干的故事,但他們會覺得那首歌在講他的事。」

對你們而言,何謂「一拳超人式」的瀟灑?

「其實我們樂團並沒有特定目標,沒有說明年一定要拿金曲奬,或者後年一定要做多少作品,我們大部分狀態都是在處理當下的事,不會特別去訂立一個目標。」

如此狀態會隨著時間而改變?

維澤:我覺得變化是一定會。基本上,我對變化這件事是非常開放的,畢竟每個階段會有每個階段的煩惱,也會遭遇不同的情境。改變並不是違背初衷,它是個順理成章的過程。所以每當你回頭看,所有時間點上做的抉擇,通常都是當下最合理的判斷。

相信所謂覺悟或使命感可能隨著人生歷練慢慢堆疊,有時太早體會也顯得過於造作吧?而在《夜長夢少》專輯介紹中發現一些關鍵字,如「漫漫長夜」「新手上路」「以一種荒誕的方式行走著」── 而回顧從頭,這趟旅途最初的目的究竟為何?

維澤:「這趟旅途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目的。我只是走到某個地方,回頭看,把它記錄下來。就像剛剛說的,我沒有特別訂立一個特別的目標和目的,一切都是很自然直接產生的。」

光良:旅程中,每一步當然會有不同的決定。但歸根究底,促使整趟旅程開始的原因的確是因為興趣。

少菲:但硬要說目的的話,對我來說還是「生存」吧(光良:最好是啦,你剛剛才不是這樣說)?雖然起初真的是興趣使然,但後來走著走著就對生存產生一定的渴望。

有故事的畫面會比美美擺動作的照片還好看。

沂邦:因為我就是做音樂的人啊,而這條路也是我目前想到唯一比較好走的路。我跟少菲比較像,在加入傻子與白痴之前就已經決定要以音樂為生了,不論做什麼都好。音樂對我來說會有沈悶、像工作的部分,但也會保有那純粹好玩作為興趣的時候。

我很喜歡《美好前程》這首歌,但原因出自於我個人對歌詞的解讀。所以想利用這次機會問你們這首作品的創作概念,好比橋下少年所嘆何事?

維澤:「《美好前程》是我在比賽期間寫的歌。當下寫它的感覺是想要畫一個問號,設法提出一個疑問 ── 也就是當經歷所有光鮮亮麗之後,未來發展真的會如想像中的那般順遂嗎?也許並不見得吧?很多人根本不 care 你,但他們又會說你很好,以至於連自己都無法給出果斷的答案。」

真樣說吧,《美好前程》是在寫對於人生選擇的疑問,有點反刺和質疑的意味。

維均:其實我們每個人多少都曾經歷過自我質疑,尤其像維澤當時在比賽期間更是瘋狂重複這段過程。他得隨時覺得自己最屌,但很可能馬上又會因為幾分鐘內的投票機制而跌落舞台,來回之下,造就的就是《美好前程》想講述的感覺。歌詞中的「橋下少年」其實就是我們自己,我跟維澤過去很常在政大附中恆光橋下邊喝酒邊聊這類事,就連他比賽期間飛回台北,我們也是在橋下喝酒。

我發現你們歌詞中有大量酒精,為何會這樣?

沂邦:因為我就是做音樂的人啊,而這條路也是我目前想到唯一比較好走的路。我跟少菲比較像,在加入傻子與白痴之前就已經決定要以音樂為生了,不論做什麼都好。音樂對我來說會有沈悶、像工作的部分,但也會保有那純粹好玩作為興趣的時候。

不過,做音樂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少菲:喜不喜歡,以及會不會為它感到驕傲。

沂邦:我們腦中所想的聲響或者詞彙,有沒有在我們作品中完整地表現出來。

維均:表達方式和表達內容,而表達方式又比表達內容更重要些。我覺得每個人心裡想的內容要表達出來太簡單了,網路上發篇貼文就行了,然而,既然要用音樂去呈現它,那應該得在表達的方式(曲風/歌詞)上更加著墨才對。

可想像《夜長夢少》是過往生活經驗的濃縮?

維均:其實整張專輯的概念性沒有很強,主要是收錄這段期間所創作的歌曲,就像你說的像是個濃縮吧。第一張專輯學習成份比較多,也有在思考接下來的方向。其實我們看到過去很多所謂的「神專輯」也是經歷一段時間才淬煉出來,通常可能是那樂團的第二或第三張,而在那之前也是有玩過各種可能,所以我想我們還有一點時間可以去嘗試看看。

沂邦:我們還因此把《你終究不愛這世界》編曲做調整,讓這首歌不要那麼突兀,整張專輯更有一致性。

近期有沒有什麼新的經驗是值得擷取的?

維均:露營吧?我最近都在看 Youtube 的露營影片,就是跑去山上做漢堡 (???),我覺得很療癒。我覺得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會希望大家可以去環島露營之類的,搞不好可以寫首歡樂的露營歌或漢堡歌(笑)。

少菲:對啊,蠻想去度假的,但沒辦法,真的沒空。

光良:以前我們都是待在台灣好好念書,直到後來開始工作到處跑才發現這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而別人也不一定會 care 你做了什麼事。所以下一階段我會嘗試把自己放得較小,把音樂佔比放大,傳達出的意念是希望大家在面對挫折時能反向思考,其實自己不過是宇宙的一小部分,別那麼在意。

最後,請分享接下來計畫:

上海,杭州,北京,成都。

「巡迴是很棒的經驗,可惜的是,我們到每座城市都只會到機場、旅館和表演場地,其實一直希望能多做停留。另外在台灣演出之前打算先去東京旅遊一陣子,逛逛街、採購樂器之類的,真的需要休息了(笑)。」

緊接著,傻子與白痴「2019 Till 5:10a.m. Tour Part 1 」將於 8 月 9 日來到北京站、8 月 11 日則在成都登台,之後會暫時回到台灣,預計 9 月份會開始有台灣的巡演。欲知詳情,還請追蹤 @foolandidiot_official 了解更多。


Credits
Photographer
傻子與白痴
Editor
Evan Wong/Hypebeast
Tags
Share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