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疫情時代下的 deca joins

 

人因喜好而齊聚,因缺失而尋覓。每當走訪音樂場域,我們總習於觀察。正因為音樂與人緊密相連,不論台上台下,表演者或聽眾,哪怕淺如穿著打扮、深如行為對話,作為觀察者所獲得的樂趣絲毫不亞於音樂本身所帶來的歡愉。

「喜歡我們音樂的人通常比較感性。我們從來不把事情講得明白,反而喜歡留些想像空間讓人自行感受。」年初,HYPEBEAST 參與 deca joins「鳥與倒影」台北場次,受到現場氛圍和聽眾牽引,促使內心萌生好奇,便在巡迴告一段落後相約貝斯手謝俊彥家開的肉羹店,一邊吃著乾麵,一邊以整場演唱會為脈絡,笑談過往、重複勾勒 deca joins 內外輪廓。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鄭敬儒 Scarf: Sacai, Coat: Maison Margiela, Pants: 99%IS, Shoes:Prada / 謝俊彥 Coat: Kiko Kostadinov, Pants & Shoes: Bottega Veneta / 陸大爆 Suit, Pants & Shoes: Prada, Hoodie: Guerrilla Group(HYST) / 楊尚樺 Hat: Needles(HBX), Necklace: Marine Serre(HBX), Jacket: Guerrilla Group(HYST), Sweater: Raf Simons(HBX), Pants & Shoes: Bottega Veneta

從專輯到專場,deca joins 前後費時近八個月。這段期間,歷經疫情導致不少工作取消,卻也因此獲得喘息機會。不僅拍板決定再出張專輯,也早早設想好了演唱會和宣傳方針,閒暇之餘,幾人還相約報名音樂課程。「音樂課?」看出我的疑惑,吉他手楊尚樺笑道:「沒錯,正是你想的那種音樂課。起初還以為大家會找各種理由拒絕,沒想到居然都爽快答應。」

「那是堂以爵士樂為目的的課程。順著脈絡從拉丁、森巴、Bossa Nova到當代 R&B 與爵士樂,跟著老師依次走流程,從中得知不同時期因應合聲狀況所衍伸的處理方式。」主唱鄭敬儒表示,過去僅對某些聲音元素感到喜歡,但始終不知道該如何組合,所以在學習後像是獲得一份使用守則,往後許多溝通上的問題也都迎刃而解。「很像回到學生時期,有競爭,也很務實。演奏本身很好玩,特別當大家頻率對到時,感覺就是爽。」

彷彿置身高中男生班。巡迴則是我們的畢業旅行。

謝俊彥:「但上課過程很好笑,會覺得自己很廢,怎麼彈都抓不到老師要的。」至於巡迴,他們則認為用「畢業旅行」來形容再好不過。「以結論而言,不論專輯或演唱會,相較過往都『完善』許多。把以前沒有做到事情即早規劃,好好面對。」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高壓下的兩件小趣事

一、超級雞馬: 演唱會的準備過程相當辛苦。從無到有,從編曲到彩排,無形中壓力接踵而至。如何排解壓力理所當然成了必要課題。有些人會選擇運動,揮灑汗水;有些人會嘗試觀看電影、美劇,利用兩三個小時短暫忘卻。而 deca joins 的各位則將希望寄託在「超級雞馬」上。「超級雞馬是一款派對遊戲,可以多人混戰闖關。玩得過程很好笑,很有趣。」練團過程中,他們經常鼓舞彼此的方式便是 ….. 「加油加油,再三首歌我們就可以玩超級雞馬了!」

二、當個時髦男團:樂團經營方式見仁見智,作為獨立樂團出身的 deca joins 過往對於舞台穿著相對隨性,通常穿件 T-Shirt 搭配牛仔褲就能上場。不過「鳥與倒影」可就不同了,他們想來點小改變,但也並非像其他歌手找專業造型師協助,而是幾個大男生抽空前往林口三井踩街購物。然後搭配方式依舊是熟悉的互相誇獎讚美,人人都是造型師,一種我覺得「唉唷,你可以喔」就可以的概念。

謝俊彥:「就想呈現所謂日系時髦感,在逛之前還去吃藏壽司,盡量讓自己沉浸在日系氛圍(笑死)。」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那麼,你們算是渴望表演的人嗎?

談到表演,團員們的答案各有不同。楊尚樺非常享受於演出期間的互動,鼓手大爆稱自己從學生時期就不愛練習,一直都走「實戰路線」。主唱鄭敬儒倒挺誠實,他說自己其實比較喜歡錄音,因為錄音時可以聽到很私人的情緒,覺得很真實,是自身情感的抒發。不過他也坦承現場表演還是最能撫慰人心。

至於謝俊彥則認為演出是所有樂團的核心。「錄製作品比較像是幾個人在家打電動,很開心,互相幫忙闖關;巡迴則是線上遊戲,一堆其他不知哪裏來的人與你在這空間共同獲得與分享,並且要面對的事情相對複雜,同時需要一群工作人員來維護經營這個伺服器。」那還開心嗎?「目前為止還是蠻快樂,這些事情本來就是個周期循環,我覺得我們走得還算挺健康的。」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不喜歡表演以前的歌:因為很膩!

deca joins 曾多次表明其實很不喜歡表演以前的歌,除了很膩外,也因為自身心態也在成長過程中持續改變。幾經反思,他們給出可想而知的解決方案:不如多做幾個版本吧。「當然有些歌被寫出來的瞬間就注定長這樣,那些作品通常不太會有所改動,但大多數歌其實是可以很活化的。所以一首歌到最後可能會有三四種版本,像《浴室》目前就有四個版本。」

那又為何特別喜歡表演《浴室》?楊尚樺笑了:「因為寫得很好。」

「《浴室》是少數現在聽心裡還是會有些反饋的舊作。」謝俊彥:「但還是得看演出的方向啦!很多歌都是依照演出的進程來安排呈現方式和擺放位置,當希望它在這份歌單以怎樣的情緒狀態出現的時候,就會去調整它,讓整個秀的情感上是完整的。」至於富含情緒層次的《乏善可陳》呢? 團員們異口同聲,「一顆鬧鐘!叫大家起床的東西。」

「但其實以前還蠻常否定它的,甚至有陣子整年拒演。當時覺得這首歌過於強烈,跟以往演出的調性有些差距。」確實,相較其他作品,《乏善可陳》的情緒相當銳利,營造的氛圍具有一定攻擊性,以至於後來不論任何演出版本,大多選擇放置於歌單中後段,近似結束前的高潮,同為樂迷最為期待的轉場橋段:當團員逐一上演拿手 Solo,台下群眾隨著 Groove 恣意擺動,彷彿隔壁鄰居那該死的晨間鬧鈴…. 各位,是時候轉換心情了!

疫情、網路、臥室音樂

疫情爆發,全球音樂市場面臨嚴峻挑戰,卻也由於生活型態改變,使得低門檻、低成本的臥室音樂(Bedroom Pop)再度蔚為流行。創作者在製作音樂的同時,也樂於運用 TikTok、IGTV、YouTube 等平台發揮創意,一些看似簡易粗暴的居家錄像,其流量和話題性並不亞於傳統唱片製作。像是由 88rising 發起的《Tokyo Drift Freestyle》企劃即為典型案例,以自身群體為基礎加上善用網路特性,頓時掀起全球仿效熱。

deca joins 最初也是如此。當時團隊尚未成形、連名稱都沒底定,幾人只得混跡學校社團教室,循著屬於自己的「臥室製作」。「我們很常自己錄些有的沒的,錄完之後都自己覺得很棒棒。」楊尚樺認為,在剛開始尚未有資本投入的情況下本就很難走正規製作,再加上部分聽眾喜好所驅使,低門檻的臥室製作很理所當然會是新人們的必然選項。長遠來說,最需要煩惱的反倒是該如何在茫茫樂海中脫穎而出,成為人們願意點開的那首歌。

關鍵在於如何調整自身狀態,按階段把所有事情做到更好。往後的日子,音樂只會越來越便宜。」

因為深諳將來音樂不論製作或取得皆越來越容易,deca joins 稱當前最想保有的還是真實且具有溫度的生活,以及短期內無法靠數位技術呈現的音樂,以至於至今仍堅持發行實體唱片,並對現場演出方式保有最純粹的理想。作為唱片封面的設計者,鄭敬儒認為所謂實體唱片早已不再是單純的音樂載具,某種程度上反倒能確切體現出創作者的藝術面。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另外,還有浪漫。」一手扶者下巴的謝俊彥微笑道:「不能否認我們也經常思考實體唱片的必要性,畢竟 CD 等物已經是舊時代載體。但相對的,它也繼承做音樂很大一部分的浪漫因子。做音樂,就會期待有張唱片。」此外,他也坦承自己興趣就是購買黑膠唱片,目前家中固定存有 500 張左右,且不只是收藏,三不五時仍會拿出來播放。「如果唱片是舊的,我可能還會聞!」好吧,看來所謂浪漫,也就如此簡單。

疫情當前,deca joins 會舉辦線上演唱會?

「其實沒有很喜歡所謂線上演出,總覺得會過於失真。而且獨自在自己的空間裡面對科技,那種感覺就不像演出了。當然,有想過其它作法,譬如說辦個展,每次讓大約一百人進場,在裡面播放音樂或展示作品… 或者像之前美國樂隊 The Flaming Lips 的創意,把人都塞進一個大氣球裡,表演者在裡面表演,觀眾也隔著氣球保持安全距離之類的。總之,線上專場對我們來說有些冷漠,還是希望表演是有溫度的。」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楊尙樺 Sweater: Jieda(HBX), Pants & Shoes: Bottega Veneta / 鄭敬儒 all by Balenciaga / 陸大爆 Scarf:Needles(HBX), Coat: Bottega Veneta / 謝俊彥 Jacket & Polo: Bottega Veneta, Scarf: 99%IS(HBX), Pants & Shoes: Prada

撰文當下,deca joins 傳出入圍金曲獎最佳樂團的喜訊。作為首次入圍的樂團,不難猜測幾人光榜上有名就非常開心。趁此機會,我們臨時追加了幾題,各自談談入圍感想以及最喜歡的競爭對手:

主唱鄭敬儒:「能夠入圍是非常開心的,因為作品被肯定,有種自己的聲音被世界聽見了的感覺。自覺獲獎機率不高,但是這份入圍名單非常周到,廣納了不同類型的樂團。」

吉他手楊尚樺:「特別是我們的製作團隊從零開始一路一起成長,很高興我們共同建立起的音樂想法與樣貌能被這麼多人欣賞。共同入圍的團體無疑都付出許多的心力,每一組我都非常欣賞。」

HYPEBEAST 專訪 deca joins:疫情時代下的青春年華

貝斯手謝俊彥:「很高興可以入圍,畢竟以一個樂團來說,這件事絕對能鼓勵每一位團員的努力。至於獲獎機率的話…… 我們對數字都不是太敏感,但是不管有沒有得獎我們都會把感言準備好。最喜歡落日飛車,他們每張唱片我都有買。除了喜歡他們的音樂之外我還特別喜歡他們薩克斯風手浩庭。」

鼓手大爆:「至於我最喜歡的是康士坦的變化球。鼓手小米是我學打鼓的學姐,記得以前我們都住淡水,都在淡水的樂器行教課,和他那時候的糖果酒團員們一起去 Andy Ellen i café 熬夜耍廢,回想起來只有美好的回憶。」

deca joins 從零開始一路一起成長,很高興共同建立起的音樂想法與樣貌能被這麼多人欣賞。

儘管因為台灣疫情因素,目前無法確定金曲獎正式頒獎日期,但 deca joins 仍然維持各自的生活規律。大爆繼續練練鼓、耍耍廢;敬儒埋首繪畫和音樂創作;尚樺總算搬了新家,為自己打造舒適的工作環境。與此同時,《臥室》Official Video 於幾週前上架了,同步發行的《鳥鳥鳥》彩膠頃刻間被搶購一空。總之總之,日出日落,生活依舊。而或許或許,我們的 2021,也不過如此而已。


Credits
Photographer
Cheng Chung Yao
Stylist
Lai Chun Chang
Style Assistant
Ann Chen
Editor
Evan Wong
Editor Assistant
Noel Lee
Contributor
Sunday Huang, Eric Hung
Tags
Share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偵測到廣告攔截。

我們僅向廣告商收費,而非讀者。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請將我們納入廣告攔截程式的白名單中,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