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球鞋聖經」的幕後主筆。

Footwear 球鞋
2,244 Hypes

Sole Mates 是 HYPEBEAST 一檔關于球鞋文化的全新欄目,在這個系列中,我們將帶著「你爲何喜愛球鞋?」的問題,探尋「Hype」之外的深層含義。Sole Mates 將揭開每個「Sneakerhead」參與者關于球鞋的起源故事,讓他們來講述爲何有這麽一雙球鞋如此重要。


被大家簡稱呼爲「Woody」的 Simon Wood,除了是球鞋行業裏的 OG,更是出了名的愛說故事的人。這也是爲什麽他創立的《Sneaker Freaker》,以其深入研究鞋類歷史領域的出版品而聞名,比以往任何人都要走得更遠。2018 年出版的《The Ultimate Sneaker Book》是一本多達 672 頁,堪稱爲「球鞋聖經」的作品,該項目融合了 Woody 在球鞋世界暢遊 15 年的奉獻和畢生的知識價值。

在回憶這本書的籌備過程時,Woody 表示:「它幾乎讓我在身體、精神和情感上崩潰。」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那爲什麽如今他要再來一次?因爲 Woody 還有很多球鞋故事沒有說完。在他的新書《Sneaker Freaker: Soled Out》發行之前,HYPEBEAST 與 Woody 共度了一整個下午來聊聊這本新書,更重要的是,聊聊他對鞋子的熱愛。在本期的「Sole Mates」中,Woody 跟我們討論了他對 Nike Air Force 1 的喜愛,以及他是如何思考球鞋行業的命運。

HYPEBEAST: 你是如何喜歡上球鞋的?

Woody: 我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當時我還不到 10 歲,有一次我在商店櫥窗外看著自己的倒影時,我看著自己的雙腳心想:「我的腳是不是太大了?」然後我開始注意到自己的鞋子,它們好像我整身造型上的感歎號那般引人注意。那是在球鞋開始流行起來的幾十年前。那時候我關注一雙鞋大多是因爲運動員,尤其是籃球或網球運動員;我當時真的很喜歡網球,尤其是從鞋子的角度來看,我會額外留意他們穿的是什麽。

以前你是沒辦法走到體育用品店就能買到 Nike 商品的,它也不是隨時都有貨,你更不可能通過網絡去購買。我曾經甚至認爲運動員擁有的那些「神奇」鞋子,是普通人永遠不可能得到的。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縱觀你的職業生涯,有什麽非常關鍵的時刻嗎?

我在倫敦住了四年多,當時我在 Soho 區從事廣告行業,所以我的午餐時間要麽是在酒吧裏放肆地喝一品脫啤酒,要麽就是去逛逛那些從日本和美國帶鞋回來賣的店,這些店鋪裏有很多別處都看不到的好東西。我還記得第一次在 Oxford Street 上的 Bulgarias 買到元年的 Nike Terra Humara,我對那段時間有著非常美好的回憶,我認爲那改變了一些我對鞋子的看法。90 年代初的一次紐約之行,當時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但在 Canal Street 附近有個地方——可能是非常早期的一家分銷店——我走過它的門前時,頭差點掉下來。他們在牆上擺著 30 對 AF1。

那次我是去要前往西印度群島看一場板球比賽,因此我不可能帶著 20 雙鞋走,並在店裏來回踱步糾結了快 2 個小時,才決定自己要買哪一雙。當我最終說出:「天呐,這就是我的鞋!」的時候,我對於球鞋有了真正的頓悟。如果你住在英國或其他地方,你不會像這樣走在街上就能看到 10 雙很棒的鞋,或者一天內就通過網絡買到 10 雙鞋。這種鞋店是非常有紐約風格的,它滿足了當地人對於球鞋的需求。至今我對那雙鞋的喜愛仍未消退。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這很好地引出了你的最新項目,你出版的一本新書《Soled Out》。

是的,它非常「凶猛」。總共有 720 頁。出版社不得不阻止我,因爲初稿有 1,200 頁。我們不得不刪減很多內容,但我認爲這本書中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放。

「我想樹立一個標竿,這就是一本關於球鞋的終極之書,如果你覺得自己可以寫出一本更好的出來,那麽我會很想要看一看。」

你之前發行的那本《The Ultimate Sneaker Book》也是一項巨大的工程,是什麽讓你想要再來一次?

我認爲沒有什麽能比書名能更簡單說明這本書代表了什麽。對我來說,這就像是一個聲明。我看到很多人寫書會說:「啊,我已經寫了 250 頁。」但朋友,對我來說還只是熱身環節而已。我想樹立一個標竿,這就是一本關於球鞋的終極之書,如果你覺得自己可以寫出一本更好的出來,那麽我會很想要看一看。這本書裏耗費了我幾十年的心血。不得不說,它幾乎讓我在身體、精神和情感上瀕臨崩潰,僅僅能編輯出它就已經可以稱得上是一種不朽了。回顧整個創作的過程,這本書讓我傷透了腦筋。

事實證明第一本書是非常暢銷的,對於任何喜歡球鞋的人來說,它是一本不可思議的參考素材及資料庫。我收到過許多媽媽們的反饋,她們告訴我說:「我沒法讓我 6 歲的兒子讀任何一本書,但他就是不肯放下這一本。」在高中,沒有人喜歡曆史,但如果你談論的是街頭服飾或球鞋的故事,我認爲所有人都會很感興趣。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我並不想重複自己做過的事,我本來可以再寫一本《Ultimate Sneaker Book 2.0》,但是我想做些不同的事情。我找到了存放最原始文件夾的 CD 和 BluRay 光盤,你可以想像它有多古老嗎?它當時被命名爲《1,000 則球鞋廣告》,來自 2009 年。

那時我收集了 300 或 400 個廣告,我其實是可以在那時出版這本書的。但我之後仍在持續不斷地買入、交易新的資料,以建立一個更爲龐大的資料庫。製作這本書就像是完成一塊巨大的拼圖一樣。我不得不重新去拼湊所有的東西,因爲這本書是按時間順序、品牌和類別去分類排列的,因此我需要把所有籃球鞋廣告放在一起。這是一種精神上的挑戰。而在最後,當我們不得不把它刪減到 720 頁時,又是另一個殘酷的時刻。「如果我想保留這個,那麽另一個就必須拿掉。」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讓我們來聊聊 Air Force 1 吧,爲什麽選擇它作爲你的 Sole Mates?

我喜歡它的簡約。我一直喜歡寬厚的 Air 系列運動鞋,並且對我來說 AF1 是沒有其他「競爭者」的。如果跟 Dunk 相比,僅從裝配的角度來看,它們本質上就是相同的鞋子,有許多相似之處。但我認爲 AF1 的外觀輪廓堪稱完美,這也是爲什麽仿冒商會那麽喜歡仿造它,因爲這真的是一款曆久不衰的經典鞋款。

它是一款籃球鞋,但也可以做非常休閒的搭配,穿起來不會像 80 年代的籃球鞋,並且我從來就不是個喜愛高筒鞋款的人。我知道有很多人都擁有非常龐大的 AF1 收藏,光我自己就有好幾百雙,足夠應付我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時間,即便如此,我依然會第一時間購買市面上新出的配色。

「我有觀察到 Nike 在過去這一年對它做的一些『創新』,作爲一個傳統派,老實說我不太願意看到它變成現在的樣子,但我知道他們想把它與更年輕的群體連結起來。」

我有觀察到 Nike 在過去這一年對它做的一些「創新」,作爲一個傳統派,老實說我不太願意看到它變成現在的樣子,但我知道他們想把它與更年輕的群體産生連結。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它是一雙從來不被提起,從來沒有打過廣告,而只是不斷通過出衆配色來保持高銷量的鞋子。

我是個傳統的人,我最近剛自己花錢嘗試了 Nike By You 的服務,那雙鞋所使用的皮革很漂亮。這雙鞋相當地好,尤其是象牙色的中底,它是我多年來買過最好的一雙鞋。AF1 是一款不需要奇怪配色的鞋子,它的簡約風格已經是最棒的設計。如果你選對了,它就會永不過時。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我之前在某處讀到過,假如你不得不放棄一些鞋,你絕不能放棄的是一雙是 Air Force 1「Linen」。

這是一雙稱不上「陽剛」的鞋,淡棕色與粉色的搭配非常奇妙。它不是一種很濃烈的帶有籃球氣質的配色,而是一雙非常精緻的設計。我有幾雙元年的「Linen」,不過它們已經開始出現磨損,並且內部也已經開始粉化了(就像許多同樣來自日產時期的 Nike 鞋一樣)。我們曾把其中一雙鞋切開後發現,裏面基本上全是粉末了。

當 Ronnie Fieg 復刻了這雙鞋時,我真的很激動。這是一雙你可以在夏日或其他特別場合中穿著的鞋,但它完全不是白衣配上白褲那樣,它有更多屬于自己的味道。當你既想要吸引人注目,但又不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夜店裏最年長的人,也是我這個年紀最不想變成的那種人,它就是最完美的搭配組合(笑)。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不少 Sole Mates 的受訪者都選擇了 Air Force 1,但他們的故事總是不同。你覺得爲什麽這雙鞋能引起這麽多人的共鳴?

絕對是因爲它所蘊含的多樣性。我確實有很多奇怪且比較少人知道的鞋款,像是元年的 ACG 和 Mowabb,它們真的很難搭配,除非你穿著白色 T-Shirt,它們是只適合特定時間和場合下穿著的鞋。我確實也癡迷於某些特定的配色,如 Stardusts、Realtree Camo 和 Orange 等等,我喜歡這些配色中的鮮豔與花俏感,特別是那種具有野性的感覺。

不過那些黏在鞋面上的噁心配件和顛倒的 Logo,可能就並不太適合我。還有那雙 USPS 的版本也讓我感到吃驚,我買它是因爲我不知道怎麽會有人通過這雙設計。有時候,讓一些根本不該存在的東西偷偷誕生是件好事,雖然真的很可怕,但我太喜歡了。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所以對你來說初始的才是最好的嗎?

有時候是,但我不介意通過新科技將鞋做的更舒服一點。我不是那種會執著於某種事物,以至於不讓它變得更好的純粹主義者。我認爲 Air Max 1 不再鬆軟,它現在像石頭般的硬,這應該可以改進。運動品牌不可能像原來那樣去製作鞋子了,因爲發泡聚氨酯之類的東西是無法再複製使用,可能也是因爲它的毒性太大了。我認爲它不夠耐用,當然也有很多其他捨棄用它的理由。

很多人會沈迷於鞋子的輪廓,但我會因爲舒適性而對某些款式産生反感,比如 New Balance 1500 的鞋頭。只要我穿著 1500 要坐下來時,腳指頭的地方就會非常難受,New Balance 後來花了相當長時間去解決這個問題。仔細思考質量、價格和產業,你會發現鞋子的價格其實已經很久沒有上漲了,現在人們會對 Nike 的鞋子價格上漲 20% 而感到震驚。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你和 Air Force 1 似乎有著相同的做法:適應環境,但忠于自己。

我喜歡這個論點!我曾在 YouTube 上看到一個比利時人解釋音樂理論以及如何製作 Techno 音樂,同時想到了義大利文中的 Ostinato(固定音型)。在音樂中,如果你讓音樂重複得足夠多遍,Ostinato 指的就是在聽到那樣重複旋律或節奏之後逐漸變得熟悉的那段時間。

我認爲有很多鞋子同樣如此,它們在剛出現時都讓人感到震驚,例如 Air Max 1,它當時就極具未來感。而如今做爲最知名的鞋型之一,任何人從兩個街區外就能辨識出它來,這也就是爲什麽它能成爲經典鞋款。我認爲 AF1 同樣如此,簡約感和重要性定義了它。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你認爲保持真實和誠實,對你自己以及你在行業中的地位來說很重要嗎?

我們努力在做對的事情。我們和品牌之間有過很多的衝突……當你在行業裏已經做了這麽久,然後有人說出:「這是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時,我就會說:「好吧,其實這個你們五年前就做過了」必須要有人成爲這個行業的良心,我認爲我們是最接近這一點的人了。如今更多年輕人陸續進入這個行業,並正在將它塑造成形。對我來說即使 20 年過去了,我仍然希望品牌們能做得更好⋯⋯我非常關心這個行業的方方面面。

你認爲當下的球鞋行業需要做出哪些改變?

去年 2 月,我去了 adidas 的波特蘭辦公室,就在疫情蓄勢爆發之際。我當時就在想,如果這病毒真的流行起來了,可能會造成一種局面讓整個行業去反思到底製造了多少垃圾。我感覺所有的品牌都在增加種類或者分化,現在有這麽多的産品,而我的碳足迹遠非完美,但我討厭聽到每隔幾年就有數億雙鞋被燒掉或埋掉。這也適用於時尚産業,如何用更少的資源做更多的事。

「對我來說,現在大學裏有開授關於如何轉手買賣球鞋的課程,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就像是 80 年代古柯鹼在美國合法化的球鞋版本。」

我討厭想到某個孩子花了自己存下的 $1,000 美金去買一雙鞋子,結果卻發現是劣質的假貨,這樣的事真讓我抓狂。這些都是挑戰,也不是誰說了算,我勉強地還在使用「球鞋文化」這個詞,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人願意去穿針引線了。

 《Sneaker Freaker》創始人 Simon Wood 的從業故事與球鞋思考 | Sole Mates

我認爲在很大程度上,去做出很酷炫東西的創造力和奉獻精神仍然存在。我喜歡這樣。這就是爲什麽當 Nike By You 出現時,我依然會感到興奮,它遠遠超出了我的預期。如果這種情況能經常發生,我覺得那就是一種勝利。但有時當你一直失敗時,那會讓你士氣低落。一方面我不希望這盤生意變得越來越大,但同時我也不希望它回到 2002 年,回到那個只有極少人經營著一座城市的狀態。

閱讀全文

繼續閱讀

天津 COLOUR 創始人葉春與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的紐帶與淵源 |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天津 COLOUR 創始人葉春與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的紐帶與淵源 | Sole Mates

爲何「噴泡」會成爲津門球鞋文化的根基?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過 Shuttle 嘗試球鞋設計的新可能?|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過 Shuttle 嘗試球鞋設計的新可能?| Sole Mates

更率先向我們展示了品牌未來企劃。

COSTS 主理人 Sky Chen 對於 ASICS GEL-LYTE III 的情懷與回憶 |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COSTS 主理人 Sky Chen 對於 ASICS GEL-LYTE III 的情懷與回憶 | Sole Mates

「異軍突起」的球鞋圈新勢力。


爲何這雙 Sample 版本的 Nike Air Woven 讓 Mike Chung 惦記了十年?|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爲何這雙 Sample 版本的 Nike Air Woven 讓 Mike Chung 惦記了十年?| Sole Mates

同時由他講述了關於傳奇鞋店 ACU 的趣味往事。

YouTube 宣佈將全面隱藏影片的「不喜歡」點擊次數
Tech 科技

YouTube 宣佈將全面隱藏影片的「不喜歡」點擊次數

是奪走酸民武器,還是限制閱聽者權利呢?

Dior x sacai 首度聯名合作系列正式發售
Fashion 時裝

Dior x sacai 首度聯名合作系列正式發售

來自東西方的創意對話。

率先近賞全新品牌 VTMNTS 最新 2022 春夏系列
Fashion 時裝

率先近賞全新品牌 VTMNTS 最新 2022 春夏系列

街頭外拍風格強烈。

Kid Cudi 身穿訂製婚紗出席 CFDA 頒獎典禮
Fashion 時裝

Kid Cudi 身穿訂製婚紗出席 CFDA 頒獎典禮

由時尚品牌 ERL 專屬打造。

「禿曼巴」Alex Caruso 親自揭曉為何加盟公牛而非續留湖人主因
Sports 體育

「禿曼巴」Alex Caruso 親自揭曉為何加盟公牛而非續留湖人主因

Alex Caruso 本季在公牛成功證明身價。


Louis De Guzman x BAIT x Astro Boy 最新展覽《ATOM VS. ASTRO》正式開幕
Art 藝文

Louis De Guzman x BAIT x Astro Boy 最新展覽《ATOM VS. ASTRO》正式開幕

現場販售限量版周邊商品。

嚴選 Moncler Genius、Stone Island 及 sacai 等品牌「外套」入手推薦
Fashion 時裝 

嚴選 Moncler Genius、Stone Island 及 sacai 等品牌「外套」入手推薦

挑件外套好以抵擋寒冷。

Human Made 最新膠囊系列「OUTDOOR」正式發佈
Fashion 時裝

Human Made 最新膠囊系列「OUTDOOR」正式發佈

共帶來 17 樣商品。

知名串流影音平台 Disney+ 正式登陸台灣
Entertainment 娛樂

知名串流影音平台 Disney+ 正式登陸台灣

不少網民指定要先觀賞《尚氣與十環傳奇》。

Autonomous 推出最新組裝式生活空間「Pod」系列
Design 設計

Autonomous 推出最新組裝式生活空間「Pod」系列

DIY 個人辦公室。

More ▾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偵測到廣告攔截

我們僅向廣告商收費,而非讀者。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請將我們納入廣告攔截程式的白名單中,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