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成為首個與 Ralph Lauren 合作的滑板品牌,Palace 還剩下哪些板斧?除了成為首個與 Ralph Lauren 合作的滑板品牌,Palace 還剩下哪些板斧?
除了成為首個與 Ralph Lauren 合作的滑板品牌,Palace 還剩下哪些板斧?
專訪品牌創辦人之一 Gareth Skewis。

英國固然不是街頭時裝的起源,但這裏已逐漸蛻變成此等文化中一個不可或缺的城市。「Terrace」風格 – 因足球場的站立區域而得名,那裏的球迷(大多是勞工基層)便是這類穿搭造型的重要組成因素。由此可見,各種造型的實用性無疑是箇中的關鍵。

Palace Skateboards 的創辦人之一 Gareth Skewis 顯然亦深明這個簡單的道理:他認為必要性、多樣性和真實性是讓不同穿搭風格冒起的必備條件。Skewis 和 Lev Tanju 以此核心信念為基礎,在過去的十年間創造了街頭文化中最令人期待的品牌。他們不拘小節卻深入民心,沒有「Try Hard」卻成為了近年其中一個最能象徵滑板文化的代名詞。

alternate text
Lucien Smith

Palace 網店的簡潔布局展示著一系列已售罄的 GORE-TEX 夾克、扎染襯衣和保溫毛褲。這些服飾的外表固然毫不奢華,卻同樣具備相當的實用性。而這亦是 Palace 在倫敦、紐約以及最近在東京的三家實體店成功招來慕名而至的忠粉的原因。

除了眼前這些顯而易見的因素,Palace 有趣生動的產品設計都是其獲得大眾青睞的原因之一。在品牌的 2018 年秋冬系列發佈中,PAR 上衣的設計無疑是該季度的亮點所在:在洲際男子高爾夫比賽 Ryder Cup 的獎盃插圖背後,印有聯合國及牙買加國旗,並在獎杯下方寫著「Different Strokes」字樣。「這件襯衫是一則精心設計的笑話還是尖銳的社會評論?抑或是兩者兼而有之?」HYPEBEAST 在訪談中問道。「我們在設計途中,不斷受到在倫敦周遭所發生的事物影響。我只能說,這個設計對我們而言極具意義。而且,對我來說,這就是我們品牌最有趣的部分。」Skewis 回答說。

「我們特意稱品牌為『Palace』(宮殿),當你隨之聯想到 Lower Marsh 這個發源地時,便更顯諷刺。」

在短短 10 年間,Palace Skateboards 達到了不少品牌夢寐以求卻望塵莫及的高度。Palace 就像一張來自倫敦明信片,封面上的不一定是大笨鐘或 Tower Bridge,而更有可能是 Clapham – 創辦人之一 Tanju 的父母在那開設了餐館,或者 Waterloo – 這裏曾經是一個被稱為「Cardboard City」的地下臨時庇護所。具體來說,Palace 的起源著實始於 Lower Marsh 街道上的一家滑板屋裏,「那是一個龍蛇混雜且十分髒亂的地方,」Skewis 回憶道。在不修邊幅的表象背後,這些地方無疑背負著孕育英國滑板文化的使命。

「我們特意稱品牌為『Palace』(宮殿),當你隨之聯想到 Lower Marsh 這個發源地時,便更顯諷刺。」

撇除衛生問題來看,選址 Lower Marsh 為品牌發源地確實佔盡了地理上的優勢。它靠近南岸(South Bank)- 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滑板場地之一,及 Cide(Greg Finch 最愛的滑板店);這些無疑成了 Palace 蓬勃發展的助力。在品牌形象成功建立起來後,Tanju 就開始製作《Palace Wayward Boys Choir 新聞特輯》:將早期的網上滑板素材與全新拍攝的片段剪輯起來。「那算是一個時代的記錄,也是我們對身邊发生的事與物的看法。」

由此可見,滑板文化所涉及的往往不僅是滑板本身。愛好滑板的青年都會嚮往四處發掘不為人知的場地、產生不同類型的音樂交流、討論各人支持的運動球隊、到酒吧消遣。而在 Palace 以前,其他品牌都偏向忽略掉這當中的重要部分。

Palace 這種持之以恆的反傳統心態,亦奠定了品牌往後執行合作企劃的基調:它們稱不上特別,只是對於一個滑板品牌來說稍稍破格了一點。首先,是 Reebok Classics。「Lev 和我總是穿著 Reebok 的鞋子。」Skewis 回憶道。「你可以滑板,也可以穿著它們去酒吧。」再來,就是獲英國泰特美術館邀請製作與畫家 John Martin 相關的周邊商品。「在接獲泰特美術館傳來的郵件時,我們還以為那是一封詐騙電郵。」最後,亦是當中最為「合乎情理」的合作關係,便是始於 2014 年,與 adidas 的長期企劃。這次合作更獲 Angelique Kerber 勇奪溫網冠軍的神聖一刻加持,對 Skewis 來說,那是品牌千載難逢的榮譽。

alternate text
Alex Pires/Lucien Smith

儘管享盡了天時地利人和等優勢,Palace 確實也有後天努力的成功要素 – 其貫徹的品牌美學。從 John Martin 選址 Marylebone 為其創作基地,到溫布頓網球聯賽的起源,貫穿兩者的關鍵詞依舊是品牌的核心 – 倫敦。思考傳統創意機構與品牌之間的相同之處是很有趣的:一個是枯燥乏味、無限重覆的煉獄;另一個則是由一群三五知己所創立的友情結晶。雖然兩者同獲各類型的商業合作機會 – 為原有產品注入創意,但唯獨 Palace 可以讓這一切變成一件雅俗共賞的現代藝術。

Tanju 和 Skewis 將 Palace 的宗旨貫徹到與美國歷史悠久的品牌 – Ralph Lauren 的合作中:享受其中但亦不忘保留雙方所象徵的文化背景。雖然這個全數共搭載 18 件作品的服裝系列早於 2 年前面世,但從 Skewis 的語氣中聽起來,這一切對他而言仍歷歷在目。「這次合作對我和 Lev 來說就像是給 Ralph Lauren 寫了一封情信,感謝他 50 年來的努力。」他說。「這就像是夢想成真。」雖然 Ralph Lauren 是一個聲名顯赫的品牌,但 Skewis 表示他們竟毫無架子。與這種不會放大自己的品牌合作,由此產生的系列是恭敬與趣味交集的結晶:Polo 熊在針織毛衣上做了一個翻身動作;在絲綢睡衣馬頭的插畫,既怪誕卻又充滿貴氣;佈滿改裝車 Monogram 圖案的燈芯絨襯衫和長褲等都是當中的點名作。

Palace 擔任此次聯乘系列的創意指導,Tanju 和 Hammond 更特意前往西班牙沙漠,拍攝了一條以馬術表演為題的宣傳短片。造型錄則交由英國傳奇攝影師 David Sims 操刀。至於如何與 Sims 結緣,Skewis 則表示一切乃順其自然。「生活在倫敦這個小城市中,你總是認識到志同道合的藝術工作者。」除 Sims 以外,品牌與 Alasdair McLellan 及 Juergen Teller 等知名攝影師的關係也同樣受到命運的驅使而建立起來。

同樣地,Palace 的交際網絡也是沿著這條不老偏方拓展開來:從新冒起的業餘滑手 – 諸如 Kyle Wilson 和 Heitor da Silva,到商品銷售團隊 – 如 Fergus Purcell 這樣的平面設計師到會計師等。那些視專業滑手為本業的人逐漸在品牌中佔據更重要的角色。「很高興能夠幫助不同人拓展所長。」Skewis 說。「我們不會安排任何入職測試,僅是單憑直覺而行。要麽看到他們融入 Palace 這個大家庭的畫面,要麽不能。」由此可見,Palace 這個家族的形成,全建基於一套古老的營商學問:真正的友誼。相信無論他們開了多少家分店(雖然東京、倫敦及紐約已形成了一個完美的經濟圈),又再過多少個 10 年,Palace 將會依然故我。

除了成為首個與 Ralph Lauren 合作的滑板品牌,Palace 還剩下哪些板斧?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