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

今回,HYPEBEAST Studio Visits 來到位於台灣中壢的「彫昌+針力刺青屋」,這裡有位特別的人物等待著我們。他不僅僅是名刺青師,同時也是備受滑板文化薰陶、自小遊走在街頭巷尾的塗鴉藝術家。半年前,因為一次旅遊啟發,讓他在中壢新勢滑板場繪製一幅以青花瓷為概念的巨型塗鴉,並且很快在網路上受到極大迴響;近期,更受到台灣 Vans 邀請合作,再次於同一地點以拿手的青花瓷為本,結合經典 SK8-HI 鞋款與象徵 Tony Hawk 的老鷹圖騰,繪製出更高難度的全新創作 Born to the limit。滿腹創意和傳統元素,集結街頭與刺青文化於一身,他,便是這次所要拜訪的對象:ZAGA Kenny。

通過本篇文章,你可以了解 ZAGA 的工作環境和生活風格,同時也能得知與 Vans 合作的靈感來源。當然,少不了的還有身兼滑板人和塗鴉藝術家、刺青師,他又是怎麼看待這些看似相仿卻又互有差異的特殊身分?接下來,我們先從與 Vans 的合作開始談起。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關於「青花瓷」風格靈感來源

ZAGA:「長久以來都有在做塗鴉創作,也不斷週期性地更新想法。剛好去年去了兩個地方,一個是荷蘭 Royal Delft 藍陶工廠,另一個是名古屋德川藝術館的瓷器展,兩處不約而同都和青花瓷有關,再加上我女朋友非常喜歡這元素,所以我就產生把青花瓷帶入創作的想法。也因為長久以來玩滑板的緣故,常常在碗池混,很理所當然地聯想到這裡可以畫成青花瓷。起初的作品屬於自發性,是自己買了油漆、噴漆進行創作,也很開心成品大家都很喜歡。」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Born to the limit:極限運動是人類與自然交融的方式

ZAGA:「畫面上,這次難度比前次更高更複雜,來來回回也歷經討論和更改草圖,直到最近 Tony Hawk 重新簽約 Vans,我們就想何不如把老鷹元素加進來呢?人類不只能透過極限運動對大自然謹表崇敬之意,也可在極限運動中探索生命、挑戰自我。至於松柏與老鷹一樣能在極端環境生存,藉此融入 Vans SK8-HI 設計本體;畢竟青花瓷是個很多元的載體,可以用在鍋碗瓢盆,也可以是雙鞋子。整體而言,這次設計主軸是想把無畏險峻的自然生物與年近花甲的 Vans 及著名標語 VANS OFF THE WALL 相互輝映。 」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Vans SK8-HI 歷史悠久,誕生於 1978 年,採用經典高筒鞋型,細數過往也推出不少聯名合作。近代為人熟知的有 Supreme x Vans Fuck The World、Mastermind Japan x Vans SK8-HI 和 Thrasher x Vans 等企劃,每每推出都引起不小話題,即便非聯名款式亦為實穿。於此同時,ZAGA 亦分享對老友 SK8-HI 的看法:

「SK8-HI 就是從小穿到大,幾乎每時期的 SK8-HI 我都有嘗試,所以很輕易能感覺出來科技上的優化。最開始腳感很硬,側邊面料很薄,很容易滑一滑從側邊爆開,而鞋帶也絕對會斷。但 Vans 一直有在進步,這些年鞋大底變厚變軟,即使鞋型沒有多大改變,然而腳感卻變得非常舒適,和以往差很多。當然,更不用說鞋型最是經典,不論你是什麼潮流人、上班族或任何行業,基本上鞋櫃裡面應該都會有雙 SK8-HI 吧?它就是如此百搭的鞋款。」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About Studio

「彫昌+針力刺青屋」由 ZAGA 師父初代彫昌 HoriShou 所創立,時至今日已經開設將近 20 多年,房舍較為老舊,位居中壢實踐路的老街區。談到中壢,ZAGA 有感而發地認為其實這地方很有趣,很有人情味,是個接納度很高的城鎮。「常常會有人問我為何能待在中壢那麼久,必須要說,刺青界有個傳統,跟這個師父就是跟一輩子。或許很多美式文化的人會不認同,但我的思想偏向日式傳統,今天要輕易離開這地方當然是可以的,然而,這並非是感情或錢的問題,完全就是情和義。」

   

這些年來,ZAGA 的工作室並沒有多大改變,依他說法,頂多只是拆了櫃檯和部分燈具。早期加入時曾在牆面塗鴉,但後來也重新粉刷覆蓋,畢竟塗鴉在室內視覺效果較會為強烈。而接待空間有擺放沙發,刺青師們會在此處和顧客討論繪圖方向,也讓顧客在這邊能好好等待休息。環顧四週,可以發現不少玩具公仔收藏,ZAGA 稱這些都是夥伴們從世界各國帶回來的,有時候覺得很有趣就會買回來放著。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ZAGA:「我的主要工作空間顯見我是個宅男,除了自己畫作外,就是《EVA》、《ONE PIECE》、《刃牙》的玩具。其實我並不是個愛看動漫劇情的人,基本上《EVA》我是完全沒看過,但我很喜歡它的畫風,純粹覺得它東西很帥。另外,我也把過去幾年來到外地參展的工作證留下來掛在旁邊,算是個人的履歷吧?我們工作室的人不太參與台灣自己的展,不是說我們不喜歡,而是覺得在台灣我們本來就是地主,沒辦法吸收到太多東西,應該要去外面吸收東西帶回來台灣才是。」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塗鴉、刺青:多面人生

ZAGA 身兼刺青師和塗鴉藝術家,兩者既同是藝術,但面對的載體卻又如此不同。當我們問及此事時,他不假思索便回答「是兩種不同的態度和心靈層面」。

「刺青的載體是活生生的人,因為是人,所以有自己的想法和感情。作為刺青師,我必須嚴謹地去達成顧客的需求。不僅不能出差錯,我還得去了解他們的心態,做這個作品的意義為何。反之,塗鴉就是我開心就好。我想要畫破格就畫,想畫地板就畫地上,我想從牆壁延伸到天花板就到天花板。或許是平常嚴謹太久,所以塗鴉倒像是種抒發,和它的本質很像,想法是噴出來、炸出來的。你說它負面嗎?不,塗鴉一點都不負面,對我而言,它是在嚴謹的藝術下所產生的不同面向。」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儘管刺青讓我得到名聲、報酬和技術。但最終我發現自己對滑板和塗鴉的熱情其實一直都在。基於對滑板的熱情,我和朋友蓋了一座滑板場,讓新的小朋友有個練習的地方。那塗鴉呢?我又該如何進步?現在它已經不是我的賺錢工具而是興趣了,該怎麼把它突破提升,使它成為我人生中的附加價值?所以我就在想,既然我已經能靠刺青賺取金錢了,那在塗鴉上則應該更以我為本,以自己為出發點,畫自己想畫的東西。不需要為除了創作以外的事而煩惱,反倒這時候的塗鴉是我最開心的。」

創作慾望是永無止盡的,最後,我們請 ZAGA 分享近期最大的創作慾望:「塗鴉到後面我已經覺得不只是用噴漆創作,而是一種非常巨型且無法忽視的藝術型態。前年,我和一群玩塗鴉的夥伴去了趟青海,那裡有非常多的大型雕塑,甚至隨便一座山上都會看見上像是六字諍言的大字創作,而我的下一步就會想做這種事,打造一個用廢棄物、石頭、樹木構成的巨型創作。」

專訪藝術家 Zaga:我很幸運,擁有塗鴉、刺青和滑板|STUDIO VISITS

Credits
Editor
Evan Wong/Hypebeast
Photographer
Uliz Hung/Hypebeast
Image Credit
Vans Taiwan
Tags
Share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