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拒絕了 Off-White™ 的「聯名合作」?專訪 Arc'teryx 設計團隊他們拒絕了 Off-White™ 的「聯名合作」?專訪 Arc'teryx 設計團隊
他們拒絕了 Off-White™ 的「聯名合作」?專訪 Arc’teryx 設計團隊
多年來對 BEAMS 情有獨鍾卻拒絕了 Off-White™ 的聯名邀約?

Arc’teryx 的總部坐落在溫哥華北部,與風景如畫、白雪皚皚的山腳毗鄰,是一個擁有化石標誌的戶外品牌,從專業登山者到 Kanye West 都會穿上它。雖然 Arc’teryx 已經成為了 20 多年來熱衷於戶外活動的用家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最近它在街頭服飾領域也開始擴充其版圖,緊隨其都市生活方式的兄弟品牌 VeilanceFrank OceanDrakeVirgil Abloh 等名人都曾穿上 Arc’teryx 的色系科技外衣,而日本的 BEAMS 忠粉也對品牌的背包產品非常熟悉,偶爾為了戶外活動,但更多時候亦只為休閒作用。

盡管 Arc’teryx 在街頭服裝界的地位越來越高,但品牌仍然堅持以性能和質量為先,將時尚的考量放在後頭。品牌設計副總裁 Dan Green 直言不諱地表示:「我們並不刻意追求時尚,也不隨波逐流。」

alternate text
Dan Green, VP, Design

Arc’teryx 本可以接受它在 Off-White™ 2020 秋冬女裝秀上亮相的機會,並視之為一次聯名合作,順道向街頭服飾領域邁出的一步,但品牌卻為是次「聯名」冠以「非官方」的罪名,並在向 HYPEBEAST 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表示 Abloh 和他的團隊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使用了 Arc’teryx 的夾克和馬甲。品牌的抱負顯然比迎合新的粉絲群更大、更長遠:實行可持續創新的營運策略、設計訂製服裝的機器、擴大品牌旗下工廠 Arc’One、與 GORE-TEX 舉行深度研發會議以及設計軍用裝備等等。

然而,正如 Normcore 的社會動向一樣,不關注時尚也有其特有的時尚性。Green 說:「當我們轉而去關注街頭服飾世界的時候,我們就會完全失去它。」也許 Arc’teryx 不願意迎合頻繁的產品發佈時間表和品牌聯乘的趨勢,反而是最佳且最具效益的動作。在今天的街服領域 – 一個已經被 Abloh 宣告「死亡」的空間,也許唯一比一雙 Off-White™ Air Jordan 1s 更真實的是一個對街服毫不在意的品牌。

alternate text
Left: Rolls of fabric, primarily Gore-Tex variations, ready to be assembled into samples. Right: The Arc’teryx design floor.

Arc’One 靠近 Arc’teryx 總部的地理優勢,對你們的設計和生產流程有什麽影響?

Dan Green(設計副總裁):Arc’teryx 一直以來都渴望打造完美的產品,而不是憑空想像然後假手於人。了解如何經營工廠、處理材料、施工等工序,都對做好設計工作攸關重要。有這樣的一個工廠在總部旁,讓我們能夠更快捷及清晰地了解每一件產品的小細節,控制好質量,及洞悉工廠會給我們提出的每條問題。通過這一點,我們能夠為所有的合作工廠樹立一個先例。每家新加入的工廠均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達到我們的質量標準。而隨著我們的發展,每年都會生產成千上萬件產品,要如何保持這種質量將會是一項巨大的挑戰。

為什麽設計訂製機械對 Arc’teryx 來說那麼重要?

DG:當你在創新時,這意味著你在做一些不存在的事情。早期的時候,很多事情,比如熱成形(Thermoforming),在當時都是新事物。所以我們就特意製造了一個工具來協助生產,最後更把一些製作成功的工具送到工廠去協助生產線。有時候我們會修改一些現成的工具,後來才演變成慢慢地開始培養起了專門研發訂製工具的員工。一旦你意識到打造機械的可能性,你就不需要被典型的材料或者工廠的限制所牽制。不過,說到技術,還是有一定的局限性。我們可以買一台 3D 打印機,但它在半年後就會過時。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可能會和別人合作,不斷地提升自己的競爭力。

他們拒絕了 Off-White™ 的「聯名合作」?專訪 Arc'teryx 設計團隊

Arc’teryx 的總部就在一座雄偉的山脈之下,因而利於你們在野外進行產品測試。這個過程是怎樣的?

DG:我們必須要記住一點,現代人面臨的問題其實絕大部分都不是新鮮事。我們已經嘗試解決這些問題很多年了。所以在戶外測試時,我們會把前人所積累的知識結合用家意識去判斷產品的可塑性以及進步空間,並在盡量不影響產品的設計基礎下加以改良。Arc’teryx 很少會端出什麼破天荒的創新產品,因為我們必定會保留產品的基本用途,亦不會浪費資源去鑽研不必要的細項。但在保暖及舒適性等方面,我們已經有了多方面的突破。在員工進行實地測試的時候,我們很快就能判斷出這些產品是否適合所有人。

在你任職 Arc’teryx 設計副總裁期間,品牌的精神有否經歷什麽重大的轉變?

DG:可持續發展和盡世界公民的責任並不在品牌早期的經營理念之中,但現在已經成為相當重要的一環。這種對環境的責任感實際上可以超越一切事情。曾幾何時,只要你在產品上使用了合適的化學物質,讓產品達至一定的防禦程度,那麽材料是什麽都不重要了。可持續發展的意識來自於 Arc’teryx 最初的理念 -「不要為世界製造更多垃圾」。但現在我們將這個想法昇華為「該如何生產出既具效用且有利於經濟生態的產品」,這絕對是一個從研發開始的過程。

Tom Fayle,高級研發部:我們正在努力研究整個化學界的發展。很多我們蒐集到的回收材料都沒有用武之地,因為它們一般也難以通過品牌所需的耐磨性或長期耐用性。耐用防水劑(DWR)和 C8 的效果非常好,但對環境所造成的傷害確實太大。從製作機能外衣的角度來看,回收的聚酯纖維沒有那麽耐用 – 它是一種較硬的纖維,更容易破損,而且破損的頻率更高。尼龍和生物紗著實也是不錯的選擇,但它們為生態環境所帶來的影響也是無可否認的考慮因素。生物紗線公司正在爭奪農業領域,因此縱然是生物物料也不意味著它的可持續性,這是我們必須考慮的。

alternate text
Bill Burke, Advanced R&D.

既然 Arc’teryx 與大自然密切相關,那麽可持續發展的概念是否會為品牌的生產線增加壓力?

DG:不考慮可持續發展理念的企業,將會被淘汰出局,這與設計無關。Arc’teryx 在美國有一個回收計劃,這是我們對循環經濟的貢獻之一:它讓消費者把產品賣回給我們。我們很幸運,不少舊裝備仍能用得上。我們回收到的很多產品都是我們已經忘記自己生產過的。(編者注:在 Arc’One 工作時間最長的人被專門分配到回收項目中,因為他們擁有修復舊產品所需的施工知識。)我們並不太過時髦,也不追隨潮流。

但這意味著我們當年創造的東西在今天仍然入流。是的,有些結構可能已經過時了,但它仍然是一流的。我們從來不會在看到舊產品時想「天哪,這太丟人了。」我們仍然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感到驕傲。

Arc’teryx 和 GORE-TEX 的合作關係,建立在對質量和實驗的共同熱誠上。設計團隊與物料公司緊密合作,共同開發新的創意。這種關係到底有多密切?

TF:我們和 GORE-TEX 的關係非常密切,從我們的產品上市以來,我們和他們的關係一直很好。我和 GORE-TEX 的合作最頻繁。整個物料生產的世界也在隨著「可持續發展」而發生了一些變化,這變相促使我和 GORE-TEX 建立了更緊密的合作關係 – 共同找出這些變化可能帶來的成效,並了解箇中的潛在得失。有時候我們會跟 GORE-TEX 開辦研發峰會,並在場外聚集幾天,討論我們的問題,以及彼此之間的合作可能。我們對於產品的銷售理念抱持自己的觀點,他們擁有 Arc’teryx 在醫療和工業領域中尚未佔有的經驗與優勢。他們正在嘗試審視自身的優勢,以及如何將之轉化為我們合作的。這樣的會議能激發雙方的創造力,確保彼此的目標一致,尤其是當「可持續發展」的概念成為一個更大的全球趨勢時,這一點很重要。

很多 Arc’teryx 設計師都說 Arc’teryx 不是一個時裝品牌。我們可以拆解這個普遍想法背後的原因嗎?

Edita Hadravska,設計經理:Arc’teryx 的 DNA 是如此強大,很難在不影響其本質的前提下,為設計進行任何程度的改良。每一次設計上的改進都是基於功能性的考量,幾乎沒有商榷的餘地。我來自時裝界,初加入品牌的時候,我無法相信 Arc’teryx 的靈活性如此低。但現在,我在為一致性而戰,努力尋找新的語境,而不是在已經完善的服裝設計上畫蛇添足。

DG:在解決生產問題的過程中,我們的自家技術得到內部員工的肯定,亦促進團隊培養出品牌獨有的審美觀。所以,我們在強化服裝物料選項的同時,一般人在街上也許難以辨認這些實際卻非肉眼所能觀察的細微之處。當戶外文化漸漸地進入了大眾的視野,你不得不問自己,為什麽?這些年來,被重新帶到時裝世界裡的服裝文化一般也是具有目的性的單品或裝束 – 比如軍裝或工裝等。在時尚界,很多時候,事物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它們曾經與其他事物/文化相關所致。也許戶外用品也正要經歷同樣的過程。

Arc’teryx 和其他品牌的聯承合作並不多,但你和 BEAMS 則多次攜手。為什麽?

DG:Arc’teryx 的背包於日本市場而言搭載獨有的意義,因此我們一直為日本市場訂立非常獨特的經銷商安排,並對產品的設計進行了調整。與 BEAMS 的合作,是針對這個渠道和合作夥伴的特殊性。看到年輕人對材質而不是設計更新的產品仍表現如此雀躍,這一點很爽。

他們拒絕了 Off-White™ 的「聯名合作」?專訪 Arc'teryx 設計團隊

你對城市居民和普通消費者(視 Arc’teryx 的時尚度大於其實際性能)穿上品牌高性能的產品有什麽想法?

DG:這很有趣,不是嗎?但你想想看,紐約市的確很冷,你也需要保暖。20 年前我剛開始創業的時候,我們的背包型號 Arro,就在當地的滑板店裏大行其道。在品牌全數賣出的外套裡,我們知道這些夾克並不都是給登山愛好者的。但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哦,讓我們為這些並非以戶外活動為考量的用家製作適合他們的產品吧。」因為我們知道那就是用家享受我們產品的過程之一 – 將我們的產品以其合適的方法用得其所,只要讓產品填補到他們需要的空缺就好了。

TF:品牌一開始就希望做出好的產品和真正的好材料,這種精神一直伴隨著我們。這種心態是保持我們品牌完整性的原因之一。這些年來,有很多人要求我們以更低的價格生產一些產品,但我們選擇了堅持我們的品質,即使它比很多人的要求或需要更高。

EH:有些人可能帶著我們的產品去遠征,有些可能要在極端環境下待上好幾天,而當中更大部分可能只會在城市裡用上。當我們以日常生活環境為出發點去設計某些產品時,團隊同樣會採用與高性能產品相同的配方和工藝,只是我們把它們放在不同的背景下而已。我們專注於全天候的舒適性和日常的多功能性,同時仍以功能性和性能為核心。理想的服裝需要從早上一直穿到下班,所以這些單品性能必須具備從寒冷或潮濕的空間切換到真正炎熱的戶外環境的多樣性。相對於喧囂的潮流,我們更傾向追隨耐看的審美觀。

你如何看待 Arc’teryx 在街服領域的人氣?

DG:無論如何,我們總是希望自己的產品能配合高性能戶外用家的需要。我們相信自己的產品具有一種真實感和深度,而不僅是虛有其表。我認為 Arc’teryx 成功的部分原因大概是品牌一直堅守自己的初衷,並沒有盲目追求時尚。如果你想要把自己的品牌打造成一個百年老牌,身處街頭服裝界可能是非常可怕的,因為這裡一向以極為殘酷的淘汰制運作。所以,我們只是堅持到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相信正宗的信念永遠不乏追隨者。一旦我們轉過身來,嘗試著迎合街服世界,我們就會完全失去它。

你在街服的世界呆得越久,你就越會明白,今天最炙手可熱的品牌也難以穩守其地位。他們可能在轉眼間消失,或者被大財團吞噬了,一去不復返。最終,又有一個取而代之的新品牌出現。我相信要一直在這個世界中穩佔守位,必須要承受龐大的壓力。所以與其專注在如地位這般虛無的概念之上,我們乾脆全力製作更高質的產品。當品牌在這個領域獲得成功,我們會為此感恩,但我們不會忘記自己的目的,那就是做出更好的東西去回饋大家的支持。

EH:好吧,現在有一大波戶外文化的挪用風潮(Culturual Appropriation)。我認為 Arc’teryx 的秘訣在於,我們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一旦我們開始將設計融入到街服領域中,事情就會變得很複雜。真實性是關鍵,這才是我們的魅力所在。因此,街頭服裝的考量不是品牌的首要目標,我們要擔心的是要打造一個百年品牌。

TF:我想 Arc’teryx 已經變成了一個奢侈品牌,這樣的定位確實幫助我們成長,也讓我們有能力獲得一些很有趣的發展機會。在不失去核心產品的價值下,讓品牌進入大眾的視野,已經很不錯了。只要我們能繼續做出好的產品,就很好。

他們拒絕了 Off-White™ 的「聯名合作」?專訪 Arc'teryx 設計團隊


資料來源
Hypebeast
Tags
Share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