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落日飛車: 辦演唱會是希望大家來玩,是來開心的 |CityVibes
CityVibes: SUNSET ROLLERCOASTER
2019 “Business Trip” Tour, Europe, Musical language


才剛結束 Business Trip 全球巡演不久,落日飛車成員和 HYPEBEAST 相約位於台北東門的夕陽音樂全新工作室。依照國國說法,整間工作室完成度大概只有 20%,除了散落於角落尚未拆封、啟人疑竇的包裹,以及空氣中瀰漫一股裝潢後的木頭味之外,大致上都不足以影響這次專訪合作。畢竟,有別於以往一本正經談論音樂事業,這次我們是以全新企劃 CityVibes 切入,不外乎聊聊旅行、談談是非,輕鬆寫意毫無壓力。


好了,話不多說,待團員到齊之後,我們從「旅程最初」開始聊起:

“換個角度,多用一點幽默感來面對音樂。”
Business Trip 總計去了幾個國家和地區?之所以規劃這些區域演出的原因?

弘禮:我們這次演出 42 場,包含蒙古、德國、英國、愛爾蘭、瑞典、荷蘭、比利時等國家,幾乎整個西歐都跑了一遍。

國國:其實在去年年底就開始規劃了,我們不論在中國大陸或歐洲都有合作對象。在歐洲的合作方式就是和專門的經紀配合,當他們知道我們要去之後,會跟不同城市的 Promoter 說有個樂團要來,看大家要不要辦,然後再談報價、排程等等,大概從去年底就開始在做這件事。相形之下,中國大陸比較簡單,就是交給一個主辦,它可能一辦就弄個二十幾場。

這次主題概念(出差)蠻特別的,會需要和當地單位溝通宣傳嗎?

國國:我覺得他們好像沒有很在乎這件事,重點好像比要是放在「我們要去」這件事上。坦白說,我們歐洲是去第二次,對他們而言仍是蠻新的,因此比較不會在乎巡迴的主題,人到那邊比較重要。其實主題這件事對亞洲聽眾比較重要,畢竟我們最常在這裏演出,多少得要有點噱頭跟創新才行。

先前曾發文表示現在是「切換到功利的視角來觀看自己熱愛的音樂」── 不能否認,只要是人,思維中多少都會有功利成分,但把功利完全攤開來談倒是挺新鮮,為什麼會這樣做?

國國:我們已經這樣巡迴三四年了,對一個樂團來說早已結束蜜月期,某種程度上也開始感到疲乏,畢竟不論身心靈都還是有個極限。所以會想換個角度,多用一點幽默感來面對音樂。不過也不是說現在就不好玩,每當回頭看的時候肯定還是很豐富很有趣,一定有學到些事情,只是每當看到眼前的那四五十場演出時,就不會有太浪漫的想像。

「若每天重複做同一件事情,它當然會慢慢變得不有趣。但如果又把它做得很不有趣的話,那整件事情就會真的失去當初要做的核心意義了。」

尊龍表示,這種巡迴也算是無時無刻提醒自己,「還是要保有初衷」。

“我們算是實業家,判斷事情還是有等價關係。我想,這也算是長大的一環。”
平時如何看待金錢?

弘禮:不可能不在乎金錢。剛好現在夠用,所以我不會想太多。雖然我完全沒有什麼理財觀念,但也還好我沒有花什麼錢。

浩庭:我也還好,能夠生存,能支付生活上的開銷就好,基本上也不大會花什麼錢,所以不太會在意金錢上面的事情。不過這次巡迴倒是噴了一筆錢,因為我手機掉了,而且還掉了兩次手機,一次在巴賽隆納被偷,一次自己搞丟,行李箱還一度遺失(笑),倒楣到極點。

小干:對我來說比較重要的是怎麼花錢。如果今天是要買快樂的話,我就會思考得花多少錢能買到,而若只是為了吃飽,那想必花費得會少上許多。

尊龍:我喜歡錢,只是沒時間花。但也沒關係,這狀態挺好的。

國國:因為現在多了夕陽音樂董事長的身份,花錢等級真的有種「大人世界」的感覺。幾年前,辦巡迴大概會先花個十幾二十萬,但後來隨便起跳都馬百萬起跳,以至於在開始跳到百萬這個級距的那時候心裡會很焦慮,總是擔心做錯決策導致人生失敗。不過經過這一兩年訓練,心臟變比較大顆,出去巡迴面對這些錢,已經慢慢習慣怎麼玩了,儘管每次付出那些錢的時候仍然會有價值觀的衝擊就是了。

「我想,這就是大人花錢的方式,到了一個階段,什麼都會用到錢。」


對了,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 巡迴真的有電影演得那麼浪漫嗎?這趟旅程的收穫又是什麼?是否真如出差般乏味?還是仍有它值得玩味的部分?

國國:就跟電影裡面一模一樣!只是電影劇情發生時會有特寫,但真實情況的畫面會很啷。沒有鏡頭、沒有 close out,色調很淡,雖然會爆裂的事情發生,但一切給人感覺就是很平。其實若要拍成影片也沒有不行,只是衝突爆發會經過累積,怎麼把這些累積剪輯得很有戲劇效果會蠻難的。

那畫面如果拍到浩庭掉手機那段,感覺肯定很灰吧?

國國:還好啦,大家在巴賽隆納也 Party 得很開心,也就是那麼開心才掉的不是嗎?我覺得掉手機也算是提醒大家「我們現在在西班牙」,要小心一點。記得有位朋友跟我們說的笑話很白爛,他說,小偷在決定當小偷的時候會勵志有一天要去巴賽隆納,就跟航海王的 One Piece 一樣,不是為了生活而偷,而是為了一個 Respect(笑爛)。

弘禮:說不定巴賽隆納的下水道還有盜賊公會咧!

跑了那麼多城市,哪裏最好玩?

國國:巴賽隆納不錯啦,但主要或許是那天沒工作吧?其實愛爾蘭的經驗也很特別。當時我們得知票賣得非常不好,幾乎要取消那場秀,而且不知為何都柏林交通跟住宿突然變得非常貴,是很不合常理的那種貴,結果,想不到原來那天是 ‎Bon Jovi 的演唱會,我們是最後到了當地才發現這件事…

浩庭:Bon Jovi 去都柏林根本整個愛爾蘭的盛事,那天我們去吃早餐,幾乎每個餐廳都在放他們的歌,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來到板橋飛嗎?總之有些不習慣就是了。

國國:後來那場表演也來了兩百人,是整個行程中最少亞洲人的演出。一開始還覺得當地 Promoter 還蠻用心的,竟然找那麼多朋友來撐場面,但後來才發現他們真的都會唱,不唬爛,光從他們眼神就能看得出來,絕對不是演的。

弘禮:另外,都柏林同時也是 GUINNESS 的發源地,那裡的啤酒真的超好喝的,有點像生啤,但它卻是 GUINNESS,很濃郁。


先前專訪中有回憶歐美聽眾能真正進入 ”Musical language”,之所以有此差異的原因?

小干:每個場景都會有不同氛圍。記得在某些歐洲場,很明顯會感覺得到那些聽眾「懂聽」。他們會知道這首歌的 Bass 屌在哪,或者會因為我們 Solo 而 high,這在亞洲聽眾居多的場景是比較少見的。

尊龍:相反的情況則是會看到一堆手機,然後都不會動。

弘禮:但在巴賽隆納又有點不同,那些拿手機的反而被其他人壓過去,因為大家動太大了,讓手機仔沒辦法好好拍。

國國:在英國表演的時候,台下大約一千多人,但這一千多人手機真的是舉到一個最高,以至於再怎麼 hype 的歌,聽起來都不怎麼 hype,讓人不自覺會認為自己是不是哪裡做不好,而當一有這種想法的時候就會真的開始不好。所以我們演出前都會給自己心理建設,在知名大城市的時候尤其如此,反倒是南歐或一些小城市的演出效果頗為讓人意外。

對此,國國特別說明,歐美聽眾相當活在當下,他們就是要來玩,要來享受。而亞洲聽眾則比較重視儲存回憶,會想確認自己真的有來過,所以大多在看表演時候是透過手機在看。「我有看過一則網路留言,內容大致上是說『過了好幾個月再回頭看當時錄的表演還是很興奮』,可想而知那些記憶對他們來說很重要。」

「辦演唱會是希望大家是來開心的。雖然可能是文化差異,或消化音樂的方式不同,所以會產生不同的氛圍吧!」

專訪落日飛車: 辦演唱會是希望大家來玩,是來開心的 |CityVibes

對你們而言,攝影是…?
國國:因為我爸媽超瘋拍照,小時候很常被他們抓去當小模特,就是沙龍照那種,導致後來我很不喜歡拍照,也不喜歡被拍。印象中,我在被他們拍的時候心裡真的超度爛的。其實我媽有做過職業一陣子,也有拍學校畢業紀念冊,記得念高中的時候回家還要幫忙黏照片什麼的,不過後來她也放棄,都怪我們不幫忙哈哈。

弘禮:我習慣看到好笑的東西就會直接按下快門(國國:其實我們 IG 照片都是他在拍),以前我每天都會想放一些很好笑的東西,設定個主題什麼的,但現在感覺比較沒那麼有趣了。

浩庭:我喜歡用 Lomo 相機,喜歡用來拍景,呈現一種廣角的感覺。像是拍每個場館的門口或是地區性的象徵物等等。

關於《VANILLA VILLA〉以及 Business Trip 台北場
接下來,談談日前發布的迷你專輯《VANILLA VILLA》 ,我發現每一首的結尾和下一首的開頭是連貫的?

國國:對,沒錯。你完全有 catch 到這件事。當初在寫的時候是很即興的,但還是有提醒大家這張 EP 的主題是「VANILLA VILLA」。乍聽之下有點像是愛情故事,但其實是帶有點恐怖科幻的感覺。你有看過 NETFLIX 的《Love, Death & Robots》嗎?其中有一集 ” Beyond the Aquila Rift ”,劇情大致上是有個太空人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發生意外,結果被困在時空裂縫中,被一個外星怪物用虛擬意識供養著,非常可怕。而我們這張《VANILLA VILLA》就是想營造這種感覺 ── 某個外星人愛上地球人,想把這位地球人帶回去共築「巢穴」,而那個巢穴就叫香草度假村。算是用浪漫愛情故事包裝的恐怖科幻吧,但又帶有點斯德哥爾摩的意味,因為故事中的地球人倒是挺心甘情願的。

據說此次錄製方式和前一張《CASSA NOVA》有所差異?

國國:主要也是以前的錄音環境比較少有機會一起錄製 Live,除了最早以前有嘗試過之外,接下來的《Jinji Kikko》、《Cassa Nova》都是分軌分開錄,並非在同個空間裡把音樂完成,所以這次 EP 就想轉換個感覺,再次使用 Live 方式錄製。不過第一首因為很多合成器的關係,後來也是改用比較人工的方式調整,但後面兩首就真的是 Live 了。

這樣做有難度嗎?

國國:會有串音干擾的問題,麥克風會互相串。尊龍的鼓會聽到鳥人的手鼓,而鳥人的麥克風也會收到尊龍的鼓聲,不過這也是我們主要想呈現的空間感,所以需要重複多次,最終才會錄到自己想要的。

小干:我記得起碼重錄二、三十次有了,但最後還是選擇前面幾次錄的版本。



EP 第一首《Welcome to》似乎有個類似口哨的聲音?

弘禮:你沒聽錯,那就是合成器做的口哨。其實也是偷《黑鏡》互動式電影的梗,它裡面剛好有演到主角購買日本合成器演奏家富田勳的《The Bermuda Triangle》,他的音樂作法大致上是從一段噪音中慢慢把聲音合成出來,你會聽到那個聲音被慢慢弄成口哨聲。其實當時只是看了之後覺得可以實驗看看,然後既然都調出來了,就不如拿來用了。


即將在自家出差,有何值得期待的地方?

近鄉總是情怯,繞了世界一圈回到最熟悉的台北,想把最珍貴的體驗帶給飛車的家鄉。而且當天是中秋節,月圓人團圓,落日慶滿月,有些許溫馨的小驚喜值得大家期待,下週五見啦!

Sunset Rollercoaster 2019 ”Business Trip” Taipei
2019 年 09 月 13 日
台北國際會議中心(TICC)大會堂
購票連結:ibon售票系統


Credits
Editor
Evan Wong / HYPEBEAST
Photographer
Sunset Rollercoaster
Tags
Share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