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由「閃靈樂團」吉他手擔任音樂總監。

編輯 :
Music 音樂 
26,815 Hypes

「這次合作是天南地北的結合,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當天會發生什麼事。」

相信不少樂迷早已得知 Mary See the Future麋先生即將攜手舉辦演唱會的消息。然而,關於如此千載難逢的合作,我們還有不少疑問。例如,為何要把演唱會稱作「夢行動物」?雙方這些年大多各自奔波巡演,為何會挑在此刻共築舞台?以及最重要的,既然是合作,那是否會有出奇不意的驚喜?種種問題,今回就由 HYPEBEAST 率先帶來獨家解答。要知道,能把兩團共九個人同時聚在一塊,的確不簡單。

首先,我們從 Mary See the Future 開始聊起: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Mary See the Future

分享一下《Where’s Emily》與 《陸橋》這幾首新單曲的創作背景?

Josh:《Where’s Emily》是以主觀第一人稱的角度去闡述,反應著感情面上一般人難以理解的領域。其實這要談到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的「高端犯罪」,有些人做了道德面上不可饒恕的事、或是破壞了生物的和諧,但假如他的做法有著藝術性的欣賞角度,也就是所謂的高端犯罪,我覺得這些東西都是值得深究的,就像不少美劇題材中的側寫員。

過去 FBI 沒有側寫員時,他們難以理解罪犯的心理層面,隨著生活條件的改變與時代的演進,更難以理解犯罪者到底為何犯罪。而最後隨著側寫員的角色誕生,並透過跟與殺人犯等諸如此類重大罪者的深入溝通,才漸漸有了初步的了解,最後並建檔以備研究需求。可惜我們東方比較難以接受,普遍大家都不去了解關於一些為了謀生的小小犯罪,就急著定罪。不管是怎樣的,目的是糾正社會也好,但站在正義一方的我們,卻沒有去試著了解背後,稍嫌可惜。

而我就嘗試從如此觀點切入創作,打造一個高端犯罪的場景,想像一個兇手為何能如此具備執行力的犯罪,並同時寫出愉快、滿足的感覺,堆疊出這位變態殺手的境界之高。

Fish:《陸橋》是 Mary See the Future 第一首台語歌,大約早在兩年前寫完的,當時是我先寫完詞曲,再由 Josh 編曲。而去年因為台語歌曲正當紅,所以我希望先不要發佈《陸橋》,不太想被外界解讀為跟風。但後來發現,其實也沒差,因為 Mary See the Future 寫的台語歌,也會有自己的風格,跟其他樂團所創作的不大一樣。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據了解《陸橋》是首次使用台語演唱,對此嘗試大家有何想法?

Josh:其實整體上還好,畢竟還算是自己平常溝通的語言之一。其實我認為用「語言」來劃分音樂類型是個還蠻奇怪的體制,像是金曲獎特別分出台語跟客語獎項就蠻匪夷所思。目前以我來看,在這個土地上,大家似乎特別將「台語」變成另一種元素,甚至成了一種慣性,而 Mary See the Future 也在嘗試符合這個慣性。

台語,或許是它發音的樣子,讓它跟這個「慣性」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其實參考 Mary See the Future 過去創作音樂的概念,應該不會把「慣性」看得太重,編曲的氣氛上不會有大家熟悉的台語調調,但最後仍把台語歌中備感「親切」的感覺呈現出來,整個創作過程其實算是去嘗試不太習慣做的事,然後去學習怎麼去,進而產生屬於 Mary See the Future 的台語歌味道。

能透露關於今年即將發佈的新專輯情報嗎?

Josh:這次專輯應該還是以生活題材為主,就像欣賞他人專輯亦算是我們的生活一種。

Fish:在發佈新專輯之前,我們選擇在去年以 Episode 1:《Where’s Emily》與 Episode 2:《陸橋》的方式作發行,因應串流音樂的崛起而在發行策略上做的調整,也更能讓歌迷們搶先聆聽與熟悉;像過往樂團都熟悉全新專輯採一次發佈,過一個月後就舉辦新歌專場,但台下觀眾仍太未熟悉那些新歌,所以 Mary See the Future 就參考這面向去嘗試分批式的新歌釋出,就算是一種商業性的考量吧。

談談近期的演唱會專場有沒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

Roger:每個國家的歌迷反應都不太一樣,像台灣歌迷都偏向靜靜的,所以我們也習慣了這樣的氛圍;但出國演出時就會出現比較瘋狂的舉動,像有時 Josh 一開口唱,就有台下歌迷馬上合唱,使得 Josh 唱不下去。

而過去 Mary See the Future 本就經常邀請歌迷上台獨唱、彈吉他或是打鼓,而大家可能對於演唱會的定義就是要有種既定流程,包括時間、曲目的安排,但其實我們一直都會為演唱會保留部分彈性,方便台上演出時做調整。畢竟每次演唱會的氣氛都不盡相同,因為彩排時是沒有人的,但歌迷們一進場之後,團員們對於當下氣氛就會有所新的感觸,即可做隨機調整或是多加曲目演奏。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談談這次與麋先生的合作?

Roger:個人覺得在台灣很多創作者、樂團或是歌手,聖皓的聲音就是符合我喜愛的方向,而當初為何認識麋先生,也是因為他們有送專輯到工作室,那時那張專輯擺在公司架子上,而我就把那張專輯拿回家聽,就對於聖皓的聲音感受到無比的吸引力。

Josh:初次認識麋先生應該是因為《音樂創世紀》,一個關於樂團 PK 的音樂節目(麋先生為第一屆總冠軍),而從此就能看出麋先生對於外來的挑戰總能游刃有餘的解決掉,整個團隊的執行力讓人刮目相看。

在麋先生角逐金曲獎的那屆,我當時覺得一定就是他們了,他們具備了所有拿下最佳樂團獎的條件。因為相較當屆的其他入圍樂團來說,麋先生屬於資歷最年輕且最有新鮮感的樂團,而他們的得獎也正是我期盼的結果,就是因為有個狠心、很優秀的樂團可藉此立即得到發光發熱、聲名大噪的機會。

「夢行動物」的演唱會編制是第一次嘗試嗎?過去可曾有類似的經驗嗎?

Fish:之前在《見證大團》就曾經嘗試多團演出的編制,當時對象是 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 激膚樂團(2013)。當下肯定是會有它有趣的地方,如新鮮感或是刺激之類。我記得我在 Cover 時就沒有彈 Bass,改彈鍵盤。

Josh:那種演出主題其實比較被動,節目企劃是將兩團作拼湊,並想像能藉由這個組合呈現什麼歌,是已經有個想像好的架構存在,而我們就順勢嘗試它,並享受其過程。

而如我們要做交換去唱麋先生的歌,我相信就會存在著另類有趣的點,畢竟麋先生的音樂整體建構都十分完整,我們就不會刻意要去做改變它,只能朝其他方向下手。其實麋先生的歌在許多玩樂器的莘莘學子裡之間非常熱門,成為社團中的必練歌曲。當然會成為這樣的必練歌曲,就代表他們算是非常有知名度,整體上我是覺得還不錯啦。

Fish:像我去年就曾去新竹評一個全國高中熱音比賽,預選採 DEMO 制,現場則是現場演出,20 組有 5 組是表演麋先生的歌,比例非常的高。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分享對於演唱會事前的準備與兩團交流

Fish:對於演出,兩團一定都會有自我要求啦!而跟麋先生的合作,有趣的部分應該會大於其他,因為大家都認識嘛。例如跟聖皓練團之類,或是後台、彩排間的音樂、器材交流,這些事情應該會是比較重要的。我想演唱會後面有很大的團隊在執行,應該是不用擔心。

成軍超過 10 年的你們,現在與未來有何計畫?

Fish:現在就是忙於眼前的要的事如製作新歌與錄製專輯,之後就是跑相關行程。

Josh:只希望能先解決近期的事情,不會遙想太過久遠的事情。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 每年的梅雨季,都變成檢視去年此時自己是何種狀態的方式,也許去年說好隔年要一起參加的人不再聯絡了,或終於找到相投的人一同參與了今年的演出,太多的事都難以預測,還請相信所有的改變都將對未來的自己有所滋養。 ⠀ 能夠將《梅雨季》延續到第五個年頭,也是我們沒想過的事,真的是幸運擁有著這一切,昨天也剛好在這日子迎來我們期待已久的好消息,有著彩色霓光的 Cheer 就是我們最好的祝福。散場預告著今年即將發行第三張專輯,我們很期待,也還不確定會是什麼樣貌,昨日的餘韻還留存著,有許多片段將永誌難忘。 ⠀ 謝謝總是給予大力支援的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首度合作的agnès b. 、我們團隊所有的工作人員,還有到場的你們,願心中總能堅信著對的信念,而隔年再回頭看時,我們都擁有了更多。 – photo - @samxxyao ⠀ #2019梅雨季 #PlumRainDream
#MarySeetheFuture

Mary See the Future(@maryseethefuture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談談此次造型和 Slightly Numb 這品牌。平常有這樣穿?對 Slightly Numb 經營音樂市場有何看法?

Fish:平常穿搭偏輕鬆簡易。我覺得 Slightly Numb 的經營相當不錯,對於音樂涉獵很廣,蠻神的。比較好的例子就如:英國龐克團 Sex Pistols,當初他們的經紀人 Malcolm Mclaren 就是經營服裝精品的事業,老婆更是大家熟悉的 Vivienne Westwood 。那時候他們就知道衣服是能與音樂作元素結合,並打造成一種精神象徵,兩者的緊密連結能將文化塑造成更有特色與更容易辨識,是條很正確的道路,近年如 Agnès B. 也是在推動類似的樂團合作。

最後,能否推薦幾個有在關注的新生代樂團?

海豚刑警(Fish)、厭世少年(Roger)、無妄合作社(Josh)。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麋先生

麋先生自從《野生》之後就沒再以專輯模式推出作品,可否分享原因為何?

聖皓:在《野生》發完之後我們做了很多以前沒做過的事。像是去了 MIDEM 國際音樂節,也去了歐洲各地,緊接著又有很多城市的巡迴,直到 2018 年底,我們辦了成團以來最大型的演唱會「麋宮」。對麋先生來說,這兩年確實有許多不一樣的事陸續發生,一直到今年我們終於能把這些累積消化,保證在年底前發行新專輯。

所以去歐洲帶給你們很多靈感?

聖皓:對,我覺得因為所有能接觸到的事情都很陌生,加上也遇到很多很棒的音樂人,整個旅程給我們的刺激相當大,也吸收很多新的東西,畢竟那是你從未想像過的情境。坦白說,在那邊我們也寫了蠻多不一樣的東西,好比《聲音》的靈感即是來自那次旅途,而這次新專輯中也有不少有關的細節。

以諾:我們在 MIDEM 那有遇到一個比較重的團,雖然我沒記下他們名字,但他們的音樂就是很自我,沒在管別人怎麼想。我自己覺得那樣蠻不錯的,可以在國際大展聽到這樣的音樂,代表那市場的心是很開放的。

聖皓:另外,跟我們一起去的台灣 DJ 問號也很酷,其實他已經很有名了,常在跑國際的演出,但是他放的音樂都是用中文歌去串接,這很特別,不僅讓更多人聽到中文音樂,也放了很多巧思,像是《包青天》這首歌他也放進去,我在台下覺得很新鮮,也很欣賞他。我覺得去 MIDEM 的聽眾接受度很高,很喜歡聽到以前從未接觸過的音樂,而我們回來後也在思考這點,我們從小聽了很多國外樂團,但是否應該要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聲音?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除了到處跑演出外,團員們能否個別分享這幾年的生活?以及走過這七年來,現在的自己和當初是否有些不同?

逸凡:更能體會在音樂如何表現自己。過去有段時間會經常看到其他樂團的演出,理所當然會互相影響,總是會想別人演出的橋段是否能放在自己身上。直到後來才慢慢發現,有些方式還真的不太適合自己,結果反倒是會留住學生時代喜歡的樣子,加上累積的經驗後更可掌控舞台上做自己的感覺。

以諾:心胸更開闊吧!我以前在聽音樂的時候會很主觀,不喜歡的就會覺得那是不好,但後來玩音樂的一路上接觸更多創作者,我才了解每個人玩音樂的想法都不一樣。所以我現在不會用好或壞來評判音樂了,最重要的事他們創作背後的動機,而我也因此能接受的類型更多。

小B:差別在自我的跨越。畢竟從興趣變成職業,這件事真的需要自我突破。因為環境的問題,我相信每個創作者都會遇到這個「檻」。很多時候需要想些有的沒的,甚至已經不僅限於音樂。像我們就有做影像,這正是因為我們想要更多元的發展。不瞞你說,我平常很常看台灣的 Youtuber,其中 Joeman 我就覺得蠻屌的,算是有知識內容,而他的發跡過程也很令我欽佩。

喆安:其實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那麼的社會化。以前做音樂的時候不會想很多,簡單來說就是自己爽就好。而到這幾年的成長,做音樂已經不只是自己開心而已,它會影響很多人,歌迷、公司、甚至整個世界 …… 對,這已經不只是我們五個人的事了,考慮的點很多很多,儘管我始終認為做藝術創作本來就不該想那麼多,那會讓創作人受到限制。所以我這些年就再三提醒自己,還是要找回當初做音樂的樣子,因為那東西是最好聽的。目前就是不停尋找平衡吧!

聖皓:我成長最多的部份就是學會溝通,不論是跟身邊的人或跟自己。舉凡我們辦一場演唱會,前前後後有太多工作人員在裡面做事,甚至有些我從頭到尾可能都沒見過幾次面;而當有越來越多人在幫我們完成事情的時候,這過程中,學會溝通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最近有聽到任何有趣值得分享的音樂嗎?

以諾:我最近有聽一個金屬團 CHON,他們屬於是 Happy Metal,而我認為他們的音樂很有趣,和我們平常表演的方式差很多,純音樂、純演奏。

小B:其實我平常都聽電子音樂,雖然搖滾也會聽,但日常聽電音會比較輕鬆,有時也會試著把它加入到我們音樂裡面,像我們之前《說黑說白》這首歌的間奏就有點電子元素,但也不會放太多,不然就不太像我們。

喆安:我反而都在研究一些比較民族式的音樂,美洲原住民或非洲原住民的歌,除了覺得這些音樂很特別外,我認為其實可以和麋先生有些連結,也許會是接下來心專輯很好的參考。

聖皓:有個叫 maco marets 的團我很常聽。老實說,他們也沒怎樣特別,你要我唱他們的歌我還不會唱,但就是給人感覺很沒壓力且舒服,就可以放著然後做我自己的事,很適合當日常生活的背景音樂。

逸凡:我以前會聽演奏類型的音樂,而現在反倒會聽比較重節奏的,尤其這幾年 Rap 的歌越來越多,我會去注意他們背後的 Beats 長怎樣。其實麋先生某些橋段會有些念歌的感覺,或許之後有機會能用到這些元素。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夢行動物。 @maryseethefuture_official @slightly_numb #麋先生 #先知瑪莉 #maryseethefuture #夢行動物

麋先生(@mixerband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前陣子聽到你們和梁文音合作的《藍色眼睛》編曲和製作。像這樣將老歌重新編曲是你們擅長的嗎?而對於為他人製作是否有其他經驗,你們在製作他人的同時在乎的是什麼?

聖皓:以前有 Cover 別人的歌,但沒有正式發佈,通常都是在演唱會上表演,像是《舞孃》、《打鐵》、《愛情的模樣》等等,其實也沒有說擅長啦,就騙吃騙吃(笑)。不過這次《藍色眼睛》的確是首次正式製作他人的作品,而文音也真的很會唱,錄音不到一個小時就收工。當製作人是對自己的考驗,會知道原來自己要求東西會到什麼程度;有時候我們做自己東西的時候會當局者迷,但當製作人就不同了,反而會有機會反省自己平常哪裡可以更好。

談談此次造型和 Slightly Numb 這品牌。平常有這樣穿?對 Slightly Numb 經營音樂市場有何看法?

我們平常演出就有穿 Slightly Numb 的衣服了,身邊和多朋友和他們很熟,和這牌子的關係一直都很密切。重點是他們也很喜歡音樂,相信喜歡音樂的人做出來的東西不會離我們太遠,加上他們的設計很有個性,融合了搖滾和街頭元素,小小的設計感相當令人著迷。

若半年前的專場麋宮是幾年下來的成果,那這次「夢行動物」對你們來說又是怎樣的演出?當天會有什麼驚喜?

我們已經有將近五年沒和其他團共演了,更何況這次是和那麼優秀、優質、強大的 Mary See the Future 合作,真的很榮幸也很開心。相信樂迷朋友都了解,我們兩團的表演型態差很多,Mary See the Future 真的很厲害,竟然可以整場都不用跟觀眾互動,直接演完整場,這在麋先生演出中是看不見的,我們必定廢話,廢話佔我們演出有 75%(哈哈),所以這次合作是天南地北的結合,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當天會發生什麼事。也許我們會讓 Josh 上來唱唱跳跳講廢話,然後麋先生整場都不講話也不一定?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最後,作為這次主辦單位,Face To Face 負責人 Monte Liong 也前來分享之所以舉辦「夢行動物」的契機。

「FaceToFace 團隊最初是因為喜歡看表演,從小巨蛋到小地方,只要我們喜愛的,深受其音樂所感動,有演出時都會相約去看現場,也因此有了想自己辦表演的念頭,而剛好團隊裡成員有來自音樂、服裝甚至電影,再整合各方資源後,我們希望未來能帶給台灣更多精彩的現場演出。」

為何會想辦「夢行動物」演唱會?

「長期關注台灣樂團與獨立音樂的我們,一直都在想要如何帶給樂迷更不一樣的現場演出。近年來台灣的大大小小的 Live、Festival 蓬勃發展,樂迷完全不用擔心沒表演可看,或是需要長時間的等待愛團下一次演出。但我們也觀察到,拼盤類的表演似乎不多。因此我們設想,何不把從未合作過的樂團湊在一起?去架構與企劃雙方合作內容,讓拼盤式演唱會不只是一團接一團的聯合演出,而是有精心設計過橋段與製作的 Show,借此帶給樂迷更強烈的視覺、聽覺上的衝擊與驚豔。」

「有了這個想法後,我們便與相知音樂提案合作,也很幸運的得到他們幫忙並一同合辦這場演唱會,夢行動物由此誕生。」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為何會想把這兩團湊在一塊?你期待發生什麼碰撞?

我們最初也有討論好幾種組合,但發現似乎沒有一種組合能像麋先生與 Mary See the Futrue 如此迴異,一動一靜,完全符合我們設想整場 Show 的起承轉合,剛好兩團與相知音樂也有過各別合作,一切就水到渠成的進行下去。

至於兩團的碰撞?這邊可能暫時不能透露,畢竟這也是演唱會的彩蛋,要留給來現場的樂迷們最大驚喜!這次我們請閃靈樂團的小黑來擔任音樂總監,相信由他所安排的橋段與製作不會令大家失望!

與此同時,Monte Liong 也談到關於此次造型概念:

麋先生整體還是以比較一眾音樂、藝術家,以”無特定形式為形式” 依照個人強烈風格特色去做造型設定,而不以整體樂團風格去定位,概念就是以放蕩不羈為主吧。至於 Mary See the Future 的大家比較含蓄一點,所以我就以簡單不加以墜飾為主的概念去做。

以前因為喜歡聽音樂,就開始從音樂去發想新的服裝分享給大家,所以做了 Slightly Numb,但服裝只是一個部分。現在因為喜歡聽音樂,開始想把好音樂讓大家知道,所以開始辦了主題性的活動。

把音樂表演用成服裝的推廣方式,一直是我很想拓展的第二個事業。這是第一場 『FACE TO FACE 一步之遙演藝』,也是我們活動部門第一個舉辦的表演,辦過大大小小各種奇怪的活動,還沒有真的認真的直球對決用售票來跟大家見面過。當然,未來所有樂團,所有服裝還是經由 Slightly Numb 來造型與設定,意味著我們未來不只有音樂性的服裝,還有音樂性的表演。

結束只是另外一個開始,開始代表著某種象徵性的結束。總之,7 月 3 號 Legacy 見吧。

只因為喜歡,他們破天荒合作搞了場演唱會|HYPEBEAST 專訪 Mary See the Future & 麋先生

夢行動物 2019 夏日限定演唱會

時間:2019 年 7 月 3 日(20:00)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台北市八德路一段 1 號)

購票連結:點此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lightly Numb 2019 S/S Collection “NOOOOWAVE” Lookbook 這一個季度靈感來自於承接在70年代 龐克文化之後的一小段搖滾樂歷史 在70年代末期龐克式微後Post-punk逐漸抬頭 從而衍生出了更具流行感的New wave新浪潮風格 一小眾仍心懷龐克精神的創作者 反對當時靠攏主流的搖滾樂生態 這一眾異色份子透過藝術、電影與搖滾型式 以無調性為基礎創作 充滿粗野、不和諧、躁進的氣氛 在當代即被稱呼為NO WAVE(無浪潮) Slightly Numb取形自無浪潮的創作基調 以打破常規的技法進行設計 除了過往慣用的不對稱、不規則 與異素材結合的技法法外 更大量使用了將服裝內側的細節 刻意製作在外側的inside-out概念 營造出不遵循規則的無浪潮精神 “NOOOOWAVE”已經正式展開,系列單品販售中 喜愛的朋友們請務必前往下列直營點 線上通路與全省經銷點選購。 東區直營門市 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205巷29弄4號 連絡電話:+886-(0)2-8771-0158 中壢直營門市 桃園市中壢區中正路97巷7號之1 連絡電話:+886-(0)3-280-5679 #slightlynumb #2019ss #nowave

Slightly Numb(@slightly_numb)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閱讀全文

What to Read Next

潮流拜閱-《HYPER-BEAST》漫畫首回正式登場
Arts 藝文 

潮流拜閱-《HYPER-BEAST》漫畫首回正式登場

看看主角如何深入 HYPEBEAST 文化。

本日 6 款嚴選藍色短褲款入手推介
Fashion 時裝 

本日 6 款嚴選藍色短褲款入手推介

夏日短打着用度最高。

走進藝術家張權全新個人展覽「遊樂園 III – 兔子失物招領中心」
Arts 藝文 

走進藝術家張權全新個人展覽「遊樂園 III – 兔子失物招領中心」

同時由藝術家親自為大家解答本次展覽的概念。


Gucci 全新 GG Logo 印花丹寧夾克和絲質短褲上架
Fashion 時裝

Gucci 全新 GG Logo 印花丹寧夾克和絲質短褲上架

Anaglyph 3D 視覺效果呈現。

NBA 交易消息 − Kemba Walker 或將以 4 年頂薪合約加盟 Celtics
Sports 體育

NBA 交易消息 − Kemba Walker 或將以 4 年頂薪合約加盟 Celtics

雙方已達成口頭協議。

是好還是壞?Apple 全新 Mac Pro 產品將轉移於中國生產
Tech 科技

是好還是壞?Apple 全新 Mac Pro 產品將轉移於中國生產

但定價卻是美金 6,000 大元。

More ▾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