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刻板印象 - HYPEBEAST 邀請 5 組業內人士談論「LGBT 與時尚間的微妙關係」

包含品牌創辦人、設計師、攝影師、妝髮師及 KOL 等業內人士,試圖打破 LGBT 的刻板印象。

編輯 :
Fashion 時裝 
9,485 Hypes

今年 5 月 17 日,本是下著大雨的台灣,隨後天氣轉為放晴、陽光盡顯;而同一時間點,台灣也成為了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先驅,這無疑是歷史性的一刻,讓許多其他地區以及我們自身都有了更多繼續往前的勇氣與動力。持續多年的努力最終有了美好的結果,而天空的曙光就彷彿老天爺亦為此開心一般。

緊接而來的六月,更剛好是 Pride Month(同志驕傲月),有許多遊行活動舉辦,時尚品牌也推出相關商品一同響應。同一時間,巴黎時裝周也正如火如荼的舉行著;而說到時尚,其實時尚圈一直是與 LGBT 有密切連結的領域,無論是同性設計師又或是跨性別模特兒比比皆是,舉凡 Valentino Garavani、Yves Saint LaurentCalvin KleinKarl LagerfeldAlexander McQueenMarc JacobsTom FordJohn Galliano 等大牌設計師都是 LGBT 族群。

打破刻板印象 - HYPEBEAST 邀請 5 組業內人士談論「LGBT 與時尚間的微妙關係」

藉著台灣同婚法通過以及正逢 Pride Month 的時機,HYPEBEAST 今回邀請 5 組自身為 LGBT 或熱衷及支持推廣此相關議題的台灣業界人士,包括品牌設計師、攝影師、妝髮師、KOL 與品牌創辦人兼造型師等職業人選,談論關於時尚產業與 LGBT 族群間的高連結關係。不僅是與他們交流更多內心的想法,亦同時要傳遞一些必須打破的「刻板印象」。其中受訪者包括 plain-me 共同創辦人 Tim、知名妝髮師 OUR、時尚攝影工作者余惟、時裝設計師黃聖堯,以及新興 KOL Vernon 與其攝影師男友 Poyi。

plain-me 共同創辦人 Tim

選品店兼服飾品牌 plain-me 已深耕台灣十四年,創辦人之一的 Tim 更是業界的資深前輩,作為同是 LGBT 的一份子,Tim 坦言其實自己相當幸運,從學生時期發現自己的性向後,一路走來並沒有因此而遭遇到不好的對待,家人亦相當支持。在業內更是相處融洽,身份問題不須特別公開提及,反倒是自然而然的大家都會了解。

台灣成為亞洲首個同婚合法化國家,對此有什麼心情或看法?
Tim:老實說,意外多過開心。原因其一是因為經過之前公投的結果,讓我原本有點灰心,但沒想到這次的同婚法案很快就順利通過了。而另一個意外的點是,真的沒有想過自己可以跟異性戀一樣去做這些事情,或是擁有這樣的權利。當然,整體是非常的開心,因為身邊也有很多朋友(甚至是長輩的同性朋友)都去登記了,那些氛圍是讓人很開心、很幸福的。

是什麼原因驅使你對現在的行業感興趣並入行?
Tim:我大學唸的是日文系,不過因為我本來就對時尚很有興趣,畢業後來就進入相關產業工作,在創辦 plain-me 之前也待過服裝、保養品品牌等等,算是在同一個業界。後來機緣之下遇到共同創辦人 Akko,便決定要創立 plain-me 那時候台灣的背景是相當喜歡日本文化的,這剛好與我的專業相符合,一切就好像很水到渠成一般的開始發展了。

放眼時尚圈,有為數眾多的知名設計師或模特為 LGBT 族群,你認為是什麼樣的因素造就了這樣的連結?
Tim
我覺得人往往是在最孤獨、陰暗或憂鬱的時候,能夠激發出一些靈感,激發出看更多東西的不同角度與想法,這剛好與許多 LGBT 小時成長背景的過程多少有關係。因為成長過程受到的委屈、家人的不諒解等等,我們需要自己找出方式、管道抒發情緒,我們多半會把自己關起來,或是將注意力轉至其他地方。而我自己的猜想,或許時尚產業中的 LGBT 族群們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造就有許多天馬行空的想法,最後逐漸地在相對開放且多元化的時尚圈中找到一席之地。

不過我也必須說,相對來講可能時尚產業的 LGBT 數量確實比較多一些,但異性戀與 LGBT 的比例還是滿均衡的。其實每個產業都有 LGBT 族群的存在,只是相對於時尚、創意產業領域,別的業界因為環境關係因素而較少 LGBT 真正表現出來。

許多人認為 LGBT 擁有高敏銳度、心思細膩或特別有想法,對此有何看法?
Tim:
身旁有許多 LGBT 的朋友確實擁有這些特質,像我自己就很喜歡在走路、搭車時觀察別人在做些什麼或是看看路上的風景,而這亦是我生活靈感的來源。我認為 LGBT 的成長過程難免會比別人有更多需要早熟、需要思考的時機。然而,此題的答案與上一題很像,並不一定 LGBT 就真的都有像題目所說的那些特質。

LGBT 真的品味普遍較好、也比較會穿搭嗎?
Tim:
不盡然。我確實見過有許多品味很棒的 LGBT 朋友,但同時也見過很多對於穿搭一竅不通、不懂時尚的朋友,因此這並沒有一定,我平時看到許多厲害的穿搭型人也甚至都是異性戀。

未來打算結婚嗎?
Tim:
登記一定會去登記,不過對於有沒有要舉辦婚宴的宴客儀式等等就還在考慮中!

對於因為環境壓力或其他因素而未能夠坦然地公開性向或展現自己的 LGBT 朋友們,有沒有想說的話?
Tim
別擔心,當你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我們都在;而當你準備好的時候,我們也都會在。自己的狀態自己最清楚,不需要太急也不需要太擔心,因為我們這些已經先出櫃或已經先得到社會認同的人也會一直毫不保留的繼續為大家努力奮鬥。如果問說被認同這件事有沒有一個階段性或時間點?可能就是等到自己能夠為自己負責,身邊的家人、朋友也都不再操心時,那大概就是時候了。
其實很現實,當自己能為自己人生負責的時候,別人也不太好意思說什麼。

知名妝髮師 OUR

曾經替國際知名歌手 Björk 經手妝髮,現在為 Kiwi Lee 御用妝髮師的 OUR,早於 19 歲就已經進入業內。OUR 說他交往的第一任其實是女生,一直到國中快畢業時慢慢開始會欣賞一些韓星帥哥以及收集剪貼,那時候就開始懷疑自己喜歡男生,到了高中快畢業時才真正確認自己的性向。他也不諱言曾經受到欺負,但因為個性是不太在乎別人怎麼想,因此可以算滿自然、順利的走出陰影。

OUR 還提到:「高中時我有一個最好的朋友,是現在的知名插畫家子宮頸 Yen。當時我就問他:『你喜歡男生還是女生?』 他反問我說:『那你呢?』 我說:『我不知道,好像都喜歡?』,然後他說:『我跟你一樣。』那時候就突然有一種找到依靠的感覺,我覺得 LGBT 對於性別的認同真的是一點一滴累積疊加上去的。

台灣成為亞洲首個同婚合法化國家,對此有什麼心情或看法?
OUR
:雖然我自己本身沒有想要結婚,但對於同婚合法一定是感到開心,而我覺得這只是一個開始。其實早在討論這個議題的時候我就知道它會通過,這就像一輛列車行駛,最後終究會到站,問題只是在何時到站,還有中途會經過什麼樣的地方。現在同婚法過了,是一個新的起點,是教育下一代孩子怎麼正確看待性別的良好教材。

LGBT 能夠結婚固然重要及開心,但更重要的部分是在於大家如何看待平權的觀念。

是什麼原因驅使你對現在的行業感興趣並入行?
OUR
我有很多喜歡的設計師,但影響我最大且讓我對時尚產生興趣的就是 Dior 時期的 John Galliano,他在 Dior 的那段期間推出了很多很有張力的作品,讓那時候很小的我開了眼界,瞭解時尚這個東西是可以這麼的戲劇化、這麼的有想像力。

還有一點是因為我媽以前是知名的髮型評審,從小耳濡目染之下我也開始摸索這一塊,不然我以前曾經想當律師或服裝設計師。其實我媽也是影響我最深的人之一,我小時候做創作出來就迫不及待想拿給她看,但有一次她就只冷冷地回我說:「嗯,漂亮啊,但是不會被感動。」「你做一個東西不管漂不漂亮,重點是能不能夠傳達理念並感動別人,如果可以的話那才叫作品。」從那之後,我每一個創作或工作上的事情我都會想我要傳達什麼故事跟怎麼傳達,而不是單純炫技而已。

「文化與故事永遠都站在時尚的前面,時尚也是拿文化與故事當題材。」

放眼時尚圈,有為數眾多的知名設計師或模特為 LGBT 族群,你認為是什麼樣的因素造就了這樣的連結?
OUR
:可能 LGBT 心思特別敏感,看到的東西有時候跟別人不太一樣,加上我們的性向無法選擇,因此當我們到了可以決定自己要做些什麼的時候,就會往有更多機會可以展現自己的舞台去邁進(像是開放度高的時尚圈)。而這些人所產出的作品也好、貢獻也好,可能會是更加特別,且能讓人 Touch 到的。

許多人認為 LGBT 擁有高敏銳度、心思細膩或特別有想法,對此有何看法?
OUR
:因為我們光是想要把自己的性向公開或是跟其他人說,就已經會經歷很多「過程」,包含自我認同、擔心別人怎麼看、受到歧視等等,再到療傷以及最後的釋放。所以我們看到的與感受到的東西可能也會更不一樣,會有更多特殊的感觸,而心思也較細膩。

LGBT 真的品味普遍較好、也比較會穿搭嗎?
OUR
我覺得 LGBT 只是比較細膩,然後是看把那種細膩放在什麼區塊而已,可能放在穿搭、可能放在畫畫,也可能放在音樂等等,並不一定 LGBT 就真的比較會穿或品味比較好。

對於因為環境壓力或其他因素而未能夠坦然地公開性向或展現自己的 LGBT 朋友們,有沒有想說的話?
OUR
不要急著想要讓大家認同自己的性向,一定要走過自我認同的階段,但這個階段的長與短取決於你會不會太在乎別人的眼光跟看法。這就跟同婚法通過的概念一樣,它就像一輛列車,一定要有一個開始的起步,到最後一定會到達終點,而中間的過程、痛苦等等是一定要承受的,試著學習不要討過這個過程,不要把這個事情藏著,不然真的很容易生病。

時尚攝影工作者 余惟

非攝影本科出身的余惟,因為一次幫忙班上同學拍攝形象照的緣故,拍攝完的作品廣受校內同學與老師好評,讓她開始投入更多心力在原本只是興趣的攝影上。隨後因作品在網路上被看見,而被廣告公司邀請參與了一次大型拍攝工作,亦得到了很好的迴響,自此開啟她往後攝影的道路。作為一位時尚攝影師,余惟平時工作接觸到的人本就是各式各樣,身邊不乏許多 LGBT 的朋友們,甚至是朝夕相處,像 Tim 與余惟的好交情就是一例。而余惟本身亦相當支持及推廣平權運動。

台灣成為亞洲首個同婚合法化國家,對此有什麼心情或看法?
余惟
:是開心的!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在於人權問題,因此除了同性戀,我認為不管什麼性別,他們都值得擁有相愛的權利。我身邊有一位很好的同性友人,她跟我說她爸爸曾在網路上發表同性婚姻的言論,說到:「人與鬼都可以冥婚,為什麼同性不能結婚?只要不妨礙到其他人就好了。加油,Be True!」其實聽到的時候是很開心的,至少她的家人是非常支持她的,這也是社會在繼續進步、前進的象徵之一。

放眼時尚圈,有為數眾多的知名設計師或模特為 LGBT 族群,你認為是什麼樣的因素造就了這樣的連結?
余惟
時尚圈是一個相對很擁抱 LGBT 族群的產業,因此在這個領域裡面做事情的時候,他們就不怕展現自己,反而非常驕傲地表現自己最真實的樣子。因此會有這麼多人是很表明他們自己的性向,也才會有一種很多時尚設計師都是 LGBT 的刻板印象;但其他產業何嘗也不是有很多 LGBT 呢?只是環境的接受程度相對比較侷限。舉個例子,除了時尚圈之外,其實女籃也是個相對對於 LGBT 來說很自然的領域,不會有人特別去討論某人的性向或特別拿出來說嘴。

許多人認為 LGBT 擁有高敏銳度、心思細膩或特別有想法,對此有何看法?
余惟:這並不侷限於 LGBT。我覺得應該是說 LGBT 會因為特殊身份、成長背景而比較容易有機會養成特別敏銳的觀察力,能看更多的事情,也更有自己的想法。不過話說回來,這還是取決於個人,並沒有像大家想像的那樣。

對於因為環境壓力或其他因素而未能夠坦然地公開性向或展現自己的 LGBT 朋友們,有沒有想說的話?
余惟為什麼這麼多 LGBT 的人不敢公開性向?因為如果一旦公開、提及而會讓生活發生巨變,或讓身邊的人難以接受的話,那尺度就需要拿捏。因為愛你的家人可能不了解 LGBT 的環境與處境,他們會擔心你生活的好不好、過得好不好,會不會受到不好的對待等等,但是當你把一切都打理得非常好,已經是一個非常獨立、能照顧自己的成熟大人,不讓家裡擔心時,那麼我覺得就可以慢慢的去一步一步讓身邊的理解你是什麼樣的人,並且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因此大家不要急,不要很快地想得到認同,不用覺得為什麼大家都不懂我,蔣勳跟林懷民也是到了很年長的年紀才出櫃。重點並不是大家支不支持你,很多人已經知道自己的狀態是什麼了,那就用這種狀態好好去生活、好好去傳遞想表達的價值觀給身旁的人。因為我們自己都已經花這麼多時間才能走過這一段,身旁不了解的人一定得會花更多時間才能認同或理解。而即便距離目標的達成跟夢想的實踐還有很多路要走,但我們今天至少知道自己有這樣的動力、熱忱跟想法想去達成,當順水推舟到了一個緣分跟安排出現的時候,再去進行人生中那項你覺得不可能的任務。

新興 KOL Vernon 及攝影師男友 Poyi

來自澳洲的 Vernon 與來自桃園的 Poyi,兩人距離遙遠、年紀亦有差距,卻依然有了緣分而在一起,我想這就是愛的力量吧!不管距離、不管年齡、不管性別,只需要兩人的認同與默契。Vernon 其實是已退休的英語老師,Poyi 原先則是街頭藝人,因為一次 Poyi 至澳洲表演的機緣下,兩人認識並隨後成為伴侶。而原先對攝影就有興趣的 Poyi,某次突然興起替 Vernon 拍攝日常穿搭照片的念頭,慢慢開始經營 Vernon 個人 Instagram 帳號分享穿搭,沒想到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迅速累積許多粉絲,成了炙手可熱的新生代「大叔」 KOL。

這對可愛的情侶表示,兩人皆是在大約 14 歲左右體認到自己喜歡同性,Vernon 還提到他小時候居住的地方附近有著軍隊駐紮,而他會偷偷看著軍人出操演練,被他們的年輕樣貌、壯碩身材所吸引。那時便漸漸感覺到自己的性向,直到後來有機會去了倫敦五年的時間,那段期間裡除了眼界更加廣闊,也正式確立了自己的性別認同。

台灣成為亞洲首個同婚合法化國家,對此有什麼心情或看法?
Vernon:這非常的棒,大家其實沒有預想到會順利通過,對於我們來說確實很開心。而且這或許會是帶起其他亞洲國家跟進的起源動力,可能是日本、韓國,可能是菲律賓,又可能是馬來西亞等等,不管如何都是件好事。
Poyi:當然是很開心,這其實是很多台灣 LGBT 族群想要擁有的權利,雖然不一定說同婚法通過了就會想要結婚,但至少是一大進步,現在的社會已經大大地擺脫過去保守的想法,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放眼時尚圈,有為數眾多的知名設計師或模特為 LGBT 族群,你認為是什麼樣的因素造就了這樣的連結?
Poyi
多半我認識的 LGBT 朋友都有自己很厲害的專長,但也有很多並非如此。在這世界上 LGBT 的人數也相當多,我想今天許多時尚設計師為 LGBT 族群除了環境所致,也有很大部分是一個巧合,只是剛好在這個產業裡,他們能夠更加地做自己,因此大家腦中會有那種刻板印象在。
Vernon:時尚設計師是一個難度很高的工作,他們的作品能夠影響世人。而不管設計師是男或女,若他們剛好是 LGBT,我覺得這正可以帶來更多有趣的化學反應;他們可以既了解男裝又了解女裝,或許這是一個原因。

許多人認為 LGBT 品味普遍較好、較會穿搭,你是否也有同感?
Vernon
:這沒有一定,但人們會有這些想法或許是與時尚產業有關。LGBT 在世界上與異性戀相比算少數,同時其中又有許多 LGBT 待在時裝產業,而這些已表明身份的設計師或模特,他們的穿衣品味與格調本身就非常好,因此可能潛移默化中人們的腦海就出現了 LGBT  品味都比較好的印象。我身邊就有遇過一些是幾乎都穿同一套衣服的同性朋友,落差很大對吧?
Poyi:我並不覺得特別有這種現象,可以說滿多 LGBT 的人會注重自己的生活品質,會想打理好自己的外表,至少看上去是舒適的,也或是一種對自己的要求;但相反的,也有很多 LGBT 不是這樣,至少目前自身遇過的情況是如此。

未來有打算結婚嗎?
Vernon & Poyi:有打算!

對於因為環境壓力或其他因素而未能夠坦然地公開性向或展現自己的 LGBT 朋友們,有沒有想說的話?
Vernon:Be Brave!真的要堅強,勇敢面對,而不是一天到晚擔心他人怎麼看,或擔心說出來會如何。當然這不是那麼簡單,可以考慮一下現實生活的情況而有所拿捏,但前提是還是要勇敢,不要害怕表現自己,至少起身行動 Do Something。
Poyi:人一輩子只活那麼一次,不需要去背負人情壓力而隱藏自己是 LGBT 的事實。不管別人怎麼看你也好、討厭也好,沒必要去理會那些流言蜚語,而是積極活在當下。可能會有人說因為生活環境不同所以有人可以很大膽的出櫃、很自豪地表現自己的性向,但我想說的是,不要因為這些因素而去壓抑自己,再怎麼樣也會找到一個出路去解決,永遠記得要勇敢地做自己。

新銳時裝品牌 shen yao 設計師 黃聖堯

畢業於實踐服設的黃聖堯,在學期間便已經創立自己的品牌 shen yao,由於把自己的畢業製作作品整理至網站上,而被溫哥華時裝周相中邀請參加走秀,開啟了一段黃聖堯的時裝路。他堅信身體是張空白的畫布,任何美麗的事物都可以無所限制的在上面揮灑。因此,shen yao 不被傳統性別角色所框架,使用各種性別的元素和輪廓,以細膩的剪裁與精緻的細節,創作出高端、優雅且別具一格的服裝。而品牌在創立不到一年便於聞名國際的巴黎時裝商展 Who’s Next、Tranoi 和溫哥華時裝周展出,作品也曾刊登在 VOGUE Taiwan、ELLE Taiwan、Men’s UNO、自由時報等國內外媒體。

黃聖堯亦表示他的單品有許多是以正裝出發做改良,加入現代的元素作轉化,因為在正裝的世界中,讓他感受到有許多細節與版型的設定是非常有趣的。說到版型,這正好是黃聖堯做服裝時最看重的點,他說:「不管服飾質料再好,穿在身上好不好看是最重要的」。而曾任 Céline 創意總監的 Phoebe Philo 是影響黃聖堯最深的時尚設計師,她就是以製作出精彩服飾版型所著名。

大約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的性向?
黃聖堯
:想一想好像從幼稚園就有一些蛛絲馬跡覺得自己喜歡同性,因為會偷看班上的其他男生(笑)。但真正是要到國中才確定自己的性向,也才知道 LGBT 是什麼。

是否有公開自己的性向?
黃聖堯
:在時尚產業裡我並沒有特別公開,同事、同行之間也都有無須多說就知道的那種默契存在。

台灣成為亞洲首個同婚合法化國家,對此有什麼心情或看法?
黃聖堯
雖然我並不一定要結婚,但還是滿高興的,因為多了一個可以選擇的權利。我覺得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婚姻,而在現在的時代,不管是什麼性別也都沒有一定要結婚的必要。以前公民課本有學到家庭是組成社會的最少單位,而現在組成家庭的唯一途徑就是結婚,但這並不是唯一的選項,因為有時候可能就真的沒有遇到那一個適合對象,我也可以接受與一幫好友一起互相扶持到老。

是什麼原因驅使你對現在的行業感興趣並入行?
黃聖堯
:從小到大我媽媽給予我很大的空間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小時候她帶我去買衣服時都會讓我自己挑選、自己搭配,可能是潛移默化中讓我腦內開始有了特殊的思考模式,尤其是在服裝上,進而對於時尚有了一些興趣。後來大學亦幸運地大學進入了實踐服裝設計系,踏入時裝的領域一直到現在。

放眼時尚圈,有為數眾多的知名設計師或重要人物皆為 LGBT 族群,你認為是什麼樣的因素造就了這樣的連結?
黃聖堯
:當然時尚產業可能 LGBT 相對不少,但社會上有各式各樣的人,我們都是組成這個社會的一份子,並沒有哪一個性別在哪一個產業特別多。

你認為 LGBT 的敏銳度或獨到的想法、思路是如何產生?
黃聖堯:我認為是取決於每個人不同的成長背景,沒有標準答案,但或許多多少少一部份人是從傷害中所得到成長吧!那種心理壓力總是會逼迫著讓自己成長以至於能面對難關。

對於因為環境壓力或其他因素而未能夠坦然地公開性向或展現自己的 LGBT 朋友們,有沒有想說的話?
黃聖堯
:我小時候認為你是怎麼樣的人就該展現出來,讓身邊的人認識真正的你;但長大後漸漸覺得每個人有不同的苦衷與環境,因此而不能好好地呈現最真的自己。但不管如何,真的還是要持續加油,就算現階段還無法開誠布公,也至少要把生活過好並保持樂觀。


「為何時尚產業都是 LGBT?」、「同志們的品味好像比較好?」這些平時大家會有的疑問,在與受訪者聊過一輪後發現,每一位受訪者都認為,時尚產業並不一定就有比較多的 LGBT 族群,只是有比較多的 LGBT 公開且活躍。因為時尚圈的開放態度、自由氛圍,以及多元性及自信,它才不管你的性別為何,只要能勇於展現自我,這裡就是你發揮的舞台。而我們最終希望的,是不管在哪一個領域中,LGBT 都能得到認同,都能擁有自信,勇敢地去成為那個心目中想成為的樣子。

閱讀全文

What to Read Next

Apple 首席設計師 Jony Ive 確定出走並開設個人設計公司
Tech 科技

Apple 首席設計師 Jony Ive 確定出走並開設個人設計公司

未來仍會與 Apple 密切合作。

THE CONVENI x Arnold Palmer 經典之四色傘 Logo 商品化登場
Fashion 時裝

THE CONVENI x Arnold Palmer 經典之四色傘 Logo 商品化登場

經典設計實體化!

LeBron James 宣佈或將於下季恢復賽前「撒粉儀式」
Sports 體育

LeBron James 宣佈或將於下季恢復賽前「撒粉儀式」

且直到永遠。


mastermind JAPAN x SUICOKE 再度推出暗黑聯名 KAWS-VS 涼鞋
Footwear 球鞋

mastermind JAPAN x SUICOKE 再度推出暗黑聯名 KAWS-VS 涼鞋

配上「MASTERMIND」的經典字樣圖案。

A BATHING APE® 再度攜手 Montblanc 打造奢華皮具系列
Fashion 時裝

A BATHING APE® 再度攜手 Montblanc 打造奢華皮具系列

街頭品牌搭上高端奢華製作。

Nigel Cabourn x Timex 推出以 50 年代球證手錶為藍本的「Referee」別注錶款
Fashion 時裝

Nigel Cabourn x Timex 推出以 50 年代球證手錶為藍本的「Referee」別注錶款

一改以往多調之軍事風格。

More ▾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