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創作者,怎樣去定義從未存在的新概念?NIKE 流傳出神秘部門名為「D.O.U.」,名稱有着「Department of Unimaginable」的涵義, 也就是一個專門將無法想像的前衛意念化成實質設計的菁英部門。在這樣的背景底下,各地創作人試著突破想像空間。

今年新推出的 Nike Air Max 720,絕對是當中的好例子。全鞋 75% 由回收材料製成,史上最高、最大氣墊以及取材大自然的用色,無論你喜不喜歡,看不看得懂這種「美學」,Nike Air Max 720 打破了 Air Max 的常規復古感,躍上時光機向未來找尋球鞋設計的答案。

Nike 以最新「Throwback Future」系列為題材,配合今年「超越幻想(Unimaginable)」的主題,邀請不同界別的創作人、藝人、運動員出演外星主題「A.I.R. – Alien In Real Life」造型,以表達對未知美學的研究精神。攝影由柏林造型團隊 Crosslucid 完成,美術設計由藝術家 Jonathan Castro Alejos 負責,從未來視覺框架到抽像造型,讓大家以新角度理解 Air Max 的理念。我們亦藉此訪問製作團隊的理念與對於「超脫幻想(Unimaginable)」的想法。

Air Max 2019

Nike Air Max 720 「Throwback Future」系列

關於 Crosslucid:
來自柏林,擅於將實驗性訂製裝置融合時尚攝影的 CROSSLUCID 團隊,由 Sylwana Zybura 及 C. Toth 二人組成,肆意建構出抽象、甚至超脫於現實的原型。在《Landscapes Between Eternities》一書中,他們執意於用現實日常生活物件製成配飾,配合研究人物背景的化妝,拒絕以電腦後期,打造超現實的平面攝影。

關於 Jonathan Castro Alejos:
於阿姆斯特丹工作,秘魯藉的平面設計師 Jonathan Castro Alejos,從家鄉的民族傳統,到秘魯的地下朋克,都是他的靈感來源。Jonathan 涉及範疇廣闊,由派對海報到品牌合作,被雜誌如《032c》、《Tunica Magazine》及《Borshch Magazine》報導。

Air Max 2019

CLOT 共同創辦人 陳冠希

Air Max 2019

青年演員 周冬雨

01. 開始計劃前,你們對 Nike Air Max 系列的感覺是?

Lucid: Air Max 絕對是非常有趣的一個系列,我們一出生就希望擺脫空氣的限制,對運動員而言,空氣是朋友亦是敵人。把空氣注入球鞋入,嘗試反控制「空氣」,這系列的源由於一個不能想像的概念,打破了被定為「可能」的常規。

Jonathan: Nike Air Max 是充滿歷史的一個系列!卻一點都不守舊,而是破格及瘋狂的系列。

02. 你們看到 Air Max 720 的第一印象是?

Lucid: 最初一眼看上是,色調有點像 Vaporwave。後來更覺得像一種未被完成的美學,但整個鞋款的概念極具潛質的,大膽地在商業範疇上完成。從球鞋中我感到的,像看到磁電漿達到臨界點爆發時的美學。觸動到所有人的感官神經。

Jonathan: 我認為 Air Max 720 獨具靈性,有一道光從中散發,我亦相當喜歡大膽預測未來的設計,這往往是在推動創意,普及化而且提升美學水平。

Air Max 2019

Nike Air Vapormax 2019 「Throwback Future」系列

Air Max 2019

游泳運動員 歐鎧淳

Air Max 2019

MEGAJOULE 主理人 楊美界

03. 你們怎樣形容自己的創作風格?

Lucid: 我們的創作過程,像身處水族館進行一場創作遊戲,館內包含著所有靈感、脈動、喜歡的人和事。以我們的理解,彷彿如實驗性的把所有準備爆發的「創作分子」集合,進行一場超現實的感官交流。

Jonathan: 我的作品多發自情感,偏向於製作有靈性、帶上氣息的作品。從前我就一直專注於在無機物上注入情緒,作品沒有情感的話只是一個死物,要與人交流必須投放想表達的情感。最重要是能連結情感,令觀眾更能從中感受更多。

Air Max 2019

Jonathan Castro 筆下的 Nike Air Max 設計圖

04. 你們怎樣去理解「想像(Imagination)」以及「超脫幻想(Unimaginable)」這兩個詞彙?

Lucid: 「想像」是一個空間,這個空間永遠與新的可能性作互動。在這裡,故障(Glitches)及錯誤(Errors)都並非負面,而是一輪對話的開端。由其於與其他個體去合作的時候,當你努力的推向向現實界限的邊緣,「超脫幻想(Unimaginable)」這個概念就會暫時消失。

Jonathan: 幻想與不可幻想是主體的一部份,幻想是虛無的,不可幻想是推測的一個過程。

Air Max 2019

模特 司永岩

Air Max 2019

女足運動員 吳海燕

05. 你們今次創作的意念來自?

Lucid: 今次的合作基於我們之前推出的一本書《Landscapes Between Eternities》,混合上 Nike Air Max 的觸角。我們對 Nike Air Max 抽取所有的想法、情緒及喜好,以最好的方法去混合。再針對每個模特兒的人物個性進行參考,定製出配飾及造型,這是個流動性的思考過程,

Jonathan: Nike Air Max 是歷史悠久的系列,理解球鞋系列及其新作設計。在過程中更具一種從過去到未來的流動體驗,我感覺到為何我們需要推動創作的界限。完成設計後,我從中感受到這極有可能是未來外太空中,一次 Nike 的宣傳海報設計!

06. 對於其他創作者,你們有甚麼在「想像(Imagination)」及「超脫幻想(Unimaginable)」的提示?

Lucid: 當我們去執行一個「Unimaginable」的創意時,等於一個機會無限制的自由去創作看似不可能的東西,在感知頻譜的邊緣中,探索能重新定義現狀及排除錯誤記憶的想法。予我們而言,這是每天恆常的空想遊戲,與每個 Lucid 的玩家交流。

Jonathan: 雖然聽起來很簡單,但我會選擇以直覺去創作「超脫幻想(Unimaginable)」的作品。

Air Max 2019

Nike Air Max Dia 「Throwback Future」系列

Air Max 2019

Alice Lawrance 設計師 Will Lee

Air Max 2019

網球運動員 王欣瑜

Air Max 2019

短跑運動員 梁勁生

07. 人類會把未看過的東西歸類為「未知(Unidentified)」,你們相信有更高智慧或外星人的存在嗎?

Lucid: 當然!所有 Crosslucid 最後都會相聚,哈哈!從前我們會在有關外星人的概念催生了恐懼感,但同時引起了對第三類接觸的聯想。

Jonathan: 有一鼓能量比我們更大,大自然就是一種好列子,亦是我創作的靈感來源。

Air Max 2019

Jonathan Castro 筆下的 Nike Air Max 設計圖

今年新推出的 Nike Air Max 720,帶起了極具未來感的幻想美學。最近推出的「Throwback Future」系列一口氣帶來 Air Max 720、Air Max Dia、Vapormax、Air Max 97、Air Max 95 多個款式的特別配色。大家可以點擊以下連結到 Nike 網站了解更多詳情。

Loading
Tags
Share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