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在成立 Fear of God 以前,你知道他曾為 Kanye West 工作嗎?

Fashion 時裝  
9,377 Hypes

今天作客 Business of HYPE 的嘉賓,就算你不認識他的臉,也一定會對他的設計風格過目不忘。Fear of God 在時尚界自成一派,而他的創始人 Jerry Lorenzo 便是互聯網與時尚交鋒的代表人物之一,最近 Fear of God 與 Nike 聯名的鞋款震驚業界。就讓我們在這次採訪中共同領略他的設計風格,學習他職業生涯裏寶貴的經驗,以及最重要的 — 如何從失敗中吸取教訓。

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Jerry:我是 Fear of God 的創始人。同時是一名父親,丈夫,設計師,CEO。我的廠牌雇用了二三十人,所以我平時的工作主要是管理公司。

2018 年對你來說是很忙碌的一年,能給我們回顧一下你這一年都做了些什麼嗎?
Jerry:沒錯,我幾乎一心在工作上,整年都沒有給自己的廠牌發佈過新品,我一直專注於和 Nike 聯名設計球鞋的事。我覺得這個合作比其他的工作重要,我不希望因為我的關係讓這個新系列蒙塵,所以我要讓這個聯名系列達到一個足夠高的水平。成為設計師以來,這可以說是我過的最艱難的一年,既要帶領我的廠牌進軍「奢侈品」領域,又要讓我們的聯名設計不負眾望,而且作為 CEO,還不能放鬆對公司的管理。

但這一切的辛勞都在最後幾個月聯名款上市後的好評中得到了回報。我絲毫沒有對這一年的辛勞感到後悔,因為這都是達成目標的必經之路。我做好了準備,我希冀著它到來,那我有什麽理由後悔呢?再沒有什麽比大眾喜愛我設計的鞋款更令我開心的事情了。儘管我知道,這只是潮流的一時風向,但我仍然非常享受當下所受的讚揚。

你在 1 月 18 號之前就知道 Nike 要找你合作了嗎?
Jerry:當然,此前的一年中,我們就對這次合作有過許多討論了,整個設計周期差不多有兩年半。

買鞋的人肯定不知道這其中發生的事。
Jerry:對,他們喜歡的新鞋實際上是建立在我兩年半前的點子上設計出來的。

你肯定都對這個點子感到厭煩了。
Jerry:有一點吧,不過我們兩年來的工作也不是僅僅把已經形成想法的產品設計出來,而是在這個想法的基礎上不斷改進。把已經繪好草圖的產品做出來很簡單,困難的是如何讓兩家公司的設計師心意相通,共同合作。我們要先互相學習彼此的設計語言,再來設計鞋款,而這需要大量的時間。

他們有沒有說過「為什麽不直接拿 Air force 1 的版型進行二次創作?」這種話?
Jerry:那肯定有。不過我知道我擅長的領域在哪。我不擅於色彩的組合或者改變原產品的材質。我善於設計新版型,尤其是那種已經在市場上失蹤多年的類型。聯名合作一般會有商業和設計目標,所以當我和對方的設計團隊溝通時,他們和我說「我喜歡你的設計,但我們要怎麽把它擴充為一個系列呢?怎麽讓這種風格滲透到更多的產品之中呢?要效仿上世紀九十年代的設計嗎?」。我設計的球鞋一般要比現在流行的款式更強調性能,的確比較像 8、90 年代的款式。其中區別就好比 Lebron 和 Air Jordan 1。我關注的就是這種版型方面的設計。雖然說是復古,但老舊的設計已經不符合現代的需求,所以我們要把老設計現代化,做一個「2018 版」。現在想來,如果讓我從零開始設計一個鞋款,我可能會關注性能與日常穿著的結合。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Nike Air Fear of God 1

在這次合作裏你和 Nike Basketball、Nike Sportswear 都有合作對吧?
Jerry:對,我們和 Nike Basketball 一同發佈了兩款鞋型,其他都是和 Nike Sportswear 合作的。

那在設計中你們是如何讓性能和時尚交融的?
Jerry:Nike 很擅於做這種事。大公司裏不同團隊的共同合作已經是他們的日常,而我的工作就是把多個團隊叫到一起開會,我們合作期間的會議可能比他們正常工作需要開的會還要多。因為我需要學習他們的設計語言,並從中探求讓我們的設計融為一體的途徑。更重要的是,我得找出他們之中願意花時間和我探討的人。

這很重要,有些人只是朝九晚五地工作,認為其他一切事情都比工作重要。
Jerry:我很慶幸 Nike 的人都非常專注於工作。其實很多人會跟我說很羨慕我能跟 Nike 合作,但我並不是在跟這個 Logo 合作,也不是和 Nike 的股東合作,我是和熱愛他們工作的設計師們合作。所以當 Nike 來找我的時候,我很爽快地答應了。因為我覺得他們樂於接受新的設計創意,我也希望能從設計的角度來紀念過去的產品。

整個設計過程裏,你對新產品有過不安嗎?
Jerry:可以說我直到現在都未曾有過不安。因為我知道它一定會成功,消費者會喜歡這個的。我的一切工作都建立在我百分百的信念之上。我只有五年的設計生涯,如果沒有信念的話我是不敢做的。

所以你在鞋子還沒設計出來的時候就已經確信它會成功了?
Jerry:對,因為市場上這塊領域是空缺的。有人說現在售賣的鞋款都不是我想要的,那我們就從這個空缺出發來設計我們的產品。再說,整整一年我都在忙著籌備新鞋子的各種細節 — 版型上的細微差別、顏色、材質、設計、模特、廣告音樂、甚至鞋盒 ,我做的一切都假定它會成功,一直到現在我才有時間來思考這款鞋會不會有失敗的風險。

我們現在身處 Jerry 的設計工作室裏,這裏到處都是 Nike 的鞋盒,在這種環境中工作你會緊張嗎?
Jerry:當然會,我之前在另一間辦公室裏工作,那裏擺放著我們自己牌子的商品,因為我覺得在一間滿是 Logo 的工作室裏會讓我感到很焦慮。但我後來感受到了顧客們想要購買我們和 Nike 的聯名款商品的熱切心情,決定不辜負他們的期望,所以用這個環境來激勵自己。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ruck’s back on the road…

A post shared by jerrylorenzo (@jerrylorenzo) on

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一點,他們可能會被和 Nike 這種大牌合作的機會沖昏了頭腦,把最關鍵的顧客拋諸腦後。
Jerry:所以我很感謝他們,也很珍惜他們給我們這次聯名的機會,讓我在而立之年做出了一番成就。我感到自己非常的幸運,在我做好萬全準備的情況下,上帝給了我一個施展才華的機會。Nike 願意在我的設計方案上傾注如此多的資源,現在回過頭來想想 Nike 在消費者中的影響力,還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們現在來到了一個文化高度發展的年代,球鞋、街頭、奢侈品,這些領域都高度商品化,而你可以說在這些領域都是代表性人物,那你是怎麽給 Fear of God 定位的呢?
Jerry:我覺得 Fear of God 屬於奢侈品。因為如果你看向這個領域的其他品牌,你會發現我們的版型、設計、還有語言的闡述都對它們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而我們也對自己產品的品質有自信,就算是對上頂級的標桿產品也不遑多讓。我們傾注在產品的細節、生產、設計上的心血都是實打實的,可以說那些都是獨樹一幟的產品。在 Instagram 上,大家給我們的標簽也多是「American luxury」。我等這一天其實已經很久了,美國人一直都要去歐洲、日本之類的海外購買奢侈品,仿佛這能幫助他們提升自己的品味,像我們這樣的有色人種就更多了。現在終於有一個在美國設計並製造的,浸透著美式文化的品牌能夠代表美國了。

為什麽是這個領域呢?
Jerry: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基於我的背景的關係,我並沒有接受過系統式的設計培訓,以前也有想過從事賽車行業。但轉念一想,有色人種能夠揚名立萬,樹立風格的行業大都是音樂、運動和時尚界,我也希望能夠開創屬於自己的風格。很多人從開始都瞧不起我的設計,認為我這個半路出家的設計師只不過會對歐洲的設計稍加篡改,也不願意購買他的同胞所設計的產品,認為我還不如他會設計。但我們現在完全開創了自己的風格,有著專屬於我們的設計語言,即使某個人身上穿的衣服不屬於 Fear of God 的出品,他也完全可以穿出 Fear of God 的風格來。正是因為這種強烈的風格,我們才有底氣說我們屬於奢侈品領域。

你在洛杉磯從事多個行業,也有很多圈子,你也加入了奢侈品的圈子嗎?
Jerry:不,我沒有,因為我只是在做我自己想做的,而不是去遵循那些固有的行規。現在早已不是雜誌稱王的時代,不需要雜誌的推廣也能夠做好營銷,更不用說什麽時裝周,是否應季之類的。曾經就有人說我的某款產品不應季,不應該在那時發售,但事實證明這些對銷量完全沒有影響。我完全不要那些老牌平台來推銷,也完全不知道這個行業的規矩。無知一方面是缺點,但換個角度看卻是打破舊律的絕佳誘因。我是完全獨立在它們的世界之外的,我要組建的是自己的圈子。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IRFEAROFGOD

A post shared by FEAR OF GOD (@fearofgod) on

你說你的設計師生涯只有 5 年,那在此之前你的工作是什麽?
Jerry:我當時是一個策劃人,每周的晚上要籌備 4 到 5 個聚會,然後白天我在管理一家運動員經紀公司。我當時就開始想象如果我能和 Nike 合作,脫離這種夜生活該有多好。而且我高中的時候就一直在從事零售業,正是那段經歷讓我明白市場的缺口在哪,以及人們願意為了什麽樣的商品消費。這些知識構築了我作為一名設計師的根本。

很多設計師都沒有走進過銷售的一線,他們不知道消費者在購買到自己喜歡的商品時臉上幸福的表情,也因此不知道如何去俘獲這些感情。能具體描述一下你的銷售經歷嗎?
Jerry:我當時在芝加哥 Diesel 上了大概兩年班。我當時不懂潮流,覺得 Diesel 特別酷,覺得也許在那上班能讓我也變酷。這兩年的盡心工作讓我學懂了很多銷售的知識,比如門口隨便進來一個人,我就能說出他應該穿的尺碼,他想要什麽,喜歡哪種風格。這份工作給我帶來了時尚品味和這種市場眼光,我覺得已經非常有價值了。回頭看來,最重要的事情是一定要理解並熟知你的工作,比如我現在作為 CEO,我必須對公司的各個方面瞭如指掌。金融、工廠、銷售,然後再把這些組合起來,定制發展戰略。

你有提到當派對策劃並不是一份很好的工作,能具體說說嗎?還有,許多評價說你的設計受宗教影響很重,但同時也有夜生活的影子,你怎麽看?
Jerry:我的確覺得那不是一份好工作,尤其當時我父親是一位知名的棒球選手,他不希望他的姓氏和這種事情聯繫在一起。所以我開始用我的中名「Lorenzo」。關於我作品受什麽影響,我覺得還是宗教多一點,畢竟我是在教堂長大的,我也知道那種夜夜笙歌的生活是我不能接受的,即使我的工作就是籌備它,我不希望我的孩子看著我說「爸爸,你以前的工作是籌劃派對嗎?」。但我仍然覺得那是上帝的旨意,讓人們在忙碌之餘能夠在晚上盡情享受歡愉。後來我當設計師的時候,也正視了這段經歷,並將其融入到我的設計裏。我自覺不是精於算計的人,而是一個忠於誠信的人。

那你覺得那段日子對你有什麽正面的意義嗎?
Jerry:有,我當時曾經參加過一個聚會,不是別人喊我去的,是我自己想要參與到裏面去。這思想延續到現在,我希望自己所做的產品不會通過營銷來銷售,而是它本身就已經達到某種水平,大家都想擁有。我非常討厭強迫性的行為,所以我希望消費者能出於自願進行消費。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Kanye West in Fear of God Jeans on Met Gala, 2016

所以你將過去和現在的世界合二為一了。我非常喜歡你之前的那個廣告,看完讓我非常想知道後續,並喜歡上這款產品。
Jerry:我的目的就是這樣,如果你深挖這個廣告背後的含義,你會發現我們這支廣告的目的並不是誘導你去購買商品,而是展示商品的美,以及我們的誠意。

那你會從事商業計劃嗎,然後用 PPT 展示出來?
Jerry:不,我沒有,但對於展現自己的想法我一向都非常認真。我的創作一般都是很快就能誕生,然後我們花了六個月的時間再來將想法設計成六款產品的原型。這原型可遠不止草圖的精準度,而是像物理課上用的那種三維模型。將模型生產成樣品,再不斷地加以改進也要花費很多時間,最後還要將多個產品的設計語言統一。我們開始宣傳的時候都以為要趕不上原型鞋款生產出來,但最後還是趕上了,可以說是個幸運的意外。

年輕人有個很大的問題是他們從來不敢提問,因為他們害怕被否定,但事實上即便是你在提問的時候也不能百分百確定,對吧?
Jerry:事實上我一直以來獲得的否定遠多於肯定,比方說我剛創立 Fear of God 的時候,我的商業計劃書被很多投資者否決了,說這樣根本賺不到錢。所以基本上我都是在沒有計劃的情況下工作的。另外我花的錢也遠比我當時擁有的多,所以大家都跟我說這是沒希望的。但我只知道,作為一個設計師,我做的事情是對的。我的產品能夠填補市場的空缺,所以我不會在意他人的勸阻。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Justin Bieber in Fear of God during The Purpose World Tour, Candid Magazine

那在你跟 Kanye West、Justin Bieber 的合作裏有得到什麽經驗嗎?
Jerry:Kanye 是一個非常厲害的製作人,我在他身上學到了很多,但他的製作風格是專屬於他的,到其他人身上就會失效。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對工作的狂熱態度,以及對細節的極致癡迷。另外就是想到什麽就馬上行動,不要被原本的工作安排束縛,還有就是永遠不要想有什麽通用答案。

你為他工作了多久?
Jerry:3 年半左右。當時我剛發佈 Fear of God 的第一款產品,之前來過我辦的派對的人買了一件長袖 T-Shirt ,給他看見了,他就來聯繫我說:「能不能來亞特蘭大見一面,順便帶上幾件你的衣服?」當時他正好在那開巡演。於是我就去了,他對我生產的長袖 T-Shirt 愛不釋手,問我是否願意去他那裏工作。我當時無比震驚,一位我一直仰望的人居然跟我有著幾近相同的觀點。所以我就加入了 A.P.C.,但我完全不知道我的工作是什麽,可以說是提供創意吧,我還在 Yeezy 的組裏呆過。當時最困難的一件事就是構建和 Kanye 的關係 – 要將私人的仰慕情感拋開,構建對等的合作夥伴關係。那種感覺太奇妙了,你居然能為你的偶像帶來效益。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oon in ?

A post shared by jerrylorenzo (@jerrylorenzo) on

那麽作為兩個設計師,或者說藝術家,你們合作的時候會談費用嗎?
Jerry:我覺得我和他都不是一個合格的生意人,反之可以說成是比較感性的藝術家,任由靈魂驅使自己行動。但我們現在都有了家庭,不能像以前那樣將工作、朋友放在首位,要將家庭放在首位。我逐漸能理解 The Beatles 是怎麽解散的了。年輕時志同道合的事業夥伴最終不可避免地要分開,但我們留下的遺產卻足以緬懷一世。所以到頭來最重要的還是能夠認清自己的價值,以及你能為世界創造什麽。

那你和 Bieber 的合作呢,會很不一樣嗎?
Jerry:我當時剛離開 Kanye 那邊的團隊,雖然是我主動離開的,但心裏還是有些不好受。這時候遇見 Bieber,和他靈魂深處構建了緊密的聯繫。我能夠完全理解他想表達的理念,並相信只有通過我的設計才能幫助他展現出來。在此之前我曾有一瞬猶豫是否要跟他合作,因為當時我覺得他沒那麽酷,如果真的沒合作,那一年後的我要後悔一輩子吧。最終我的靈魂說服了我,一定要幫助他。我們合作的過程很愉快,我像幫助他做音樂一樣在做產品,他幾乎願意接納我一切的想法。而 Kanye 那邊的團隊基本上就是圍繞產品有無盡的爭吵。

你孩子多大了,他能理解你的工作嗎?
Jerry:他 8 歲了,我想他玩的那些 「2k」應該能讓他知道我平時在做什麽吧。現代人可不像我們年輕的時候,Nike 和街頭潮流這種東西他們要熟悉的多,我 8 歲的時候除了打球什麽也不知道。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Jerry Lorenzo, Teen Vogue

你覺得平衡家庭和工作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嗎?
Jerry:當然是,我經常希望自己的工作簡單一點,當一個單純的設計師,無需為公司運營煩惱。繁忙的事務讓我即使在面對家人的時候也無法放下,我希望能夠在離開公司以後就把工作完全放下。有時候我面對家人甚至會感到內疚,因為我不能完全參與到他們的活動裏去。但我想這是男人都有的苦惱,你需要為家庭提供支撐。而作為一個非裔美國人,我也希望我的多樣角色能讓我兒子看到他未來的可能性。我的爺爺也有多份工作,他當過廚師,理發師,就是為了讓我的父親能夠開心地打棒球。我希望我能像我爺爺一樣。

如果現在有人想創立一個新牌子,你覺得這是一份好工作嗎?
Jerry:這取決於他能不能填補市場的空白,如果市場正好缺乏他的產品,那就是一件好事。

你想對現在的時尚業界說點什麽嗎?
Jerry:我曾經聽過一句話,「成功的唯一道路就是用與眾不同的觀點看待事物。」我是用和業界不同的觀點來看待業界的,所以沒什麽好說。而對於想要入行的人也是一樣,如果你也能像我一樣,那這份職業對你來說會非常不錯,但如果你只是想成名,那還是趁早換一個職業吧。

這 5 年來,你有想要彌補的錯誤嗎,比如時間如果倒流會做出不一樣的選擇的那種?
Jerry:沒有,我認為與其想要改變過去,不如從錯誤中多汲取經驗,或者學習新的知識。饒舌歌手們的經歷大都成了他們創作的養份,而對於我們來說,這道理亦然。

想了解更多關於 Fear of God 或者 Jerry Lorenzo 的資訊,請繼續關注 HYPEBEAST 帶來的報道。

閱讀全文
Interviewer
Jeff Staple
Director
DANIEL NAVETTA/BYT.NYC
Producer
JADE CHUNG/HYPEBEAST
Editor
ROBERT MARSHALL/HYPEBEAST
More

What to Read Next

IVXLCDM 特別攜手 fragment design 及 uniform experiment 打造奢華限定版安全鉤
Fashion 時裝

IVXLCDM 特別攜手 fragment design 及 uniform experiment 打造奢華限定版安全鉤

為慶祝新宿 ISETAN MEN’S 重新開業而特別打造。

Kylie Jenner 成為世界最年輕的白手起家億萬富翁
Entertainment 娛樂

Kylie Jenner 成為世界最年輕的白手起家億萬富翁

「Jenner 小妹」把成就歸功於社交媒體的影響力。

日內瓦車展 2019-Bugatti 發佈全新超豪跑車 La Voiture Noire
Automotive 汽車

日內瓦車展 2019-Bugatti 發佈全新超豪跑車 La Voiture Noire

史上最貴新車,只生產一台!


《數碼暴龍大冒險》劇場版電影已定於明年春季上映
Entertainment 娛樂

《數碼暴龍大冒險》劇場版電影已定於明年春季上映

小伙子長大了。

Kris Wu 吳亦凡正式宣佈 2019 巡回演唱會日期
Music 音樂

Kris Wu 吳亦凡正式宣佈 2019 巡回演唱會日期

「天·地·東·西·ALIVE TOUR」

Nike 與丹寧品牌 3×1 合作推出聯乘 Air Force 1 系列
Footwear 球鞋

Nike 與丹寧品牌 3×1 合作推出聯乘 Air Force 1 系列

丹寧鞋款設計再現。

More ▾
 
訂閱我們的通訊

在我們的新聞通訊中獲得有關鞋類、時尚的最新資訊及其他創意內容。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