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工業?業內人士如何看待時裝周的可持續發展性

有報導說於女裝時裝周展示男女混合系列能賺取更大盈利,這是否意味著男裝時裝周正走向沒落?

Fashion 時裝 
3,507 Hypes

Vivienne Westwood 剛於倫敦時裝周發行 2019 年秋冬系列,她藉著時裝秀的伸展台宣揚自己一向堅守的環保理念。Camilla Rutherford 及 Rose McGowan 等名人均「披甲上陣」,一同在台上以舞台劇的形式向在場觀眾灌輸「Buy Less,Choose Well,Make it Last」的概念。《Vogue》時裝評論員 Luke Leitch 在秀後毫不忌諱地發表自己對此的看法:「我一直很敬佩 Westwood 的精神,但在一個說到底就是鼓吹大家購買衣物的時裝秀上宣揚可持續發展的概念,難以不讓人感覺虛偽。」的確,在衣物上印上「環保」一詞後倘若真能賣個滿堂紅的話,那又是否有本末倒置之嫌?我們應該支持這個訊息,穿上「環保」並走在街上作人肉廣告牌,還是該翻開那個塵封已久的舊抽屜,穿上棄置多年的舊衣物?倘若越來越多人選擇後者,那又是否意味著時裝產業的沒落?

夕陽工業?業內人士如何看待時裝周的可持續發展性

Daniel W. Fletcher FW19, Lillie Eiger/Woolmark

從製作衣物、舉行時裝秀,到購買、廢棄、迎來新一季的設計,時裝彷彿就是環保的最大敵人。為此,業界引伸出不同的解決方案。有說可以將男女時裝秀混合舉辦,減低每個時裝秀所帶來的損耗;有說可以製作可持續發展的環保物料,以減低人類耗盡地球資源的問題。到底時裝是否一門可持續發展的工業?HYPEBEAST 就這個問題訪問了 7 個不同時裝單位,探討時裝的可持續發展性。

有報導指出在女裝時裝周展示男女混合系列能為品牌賺取更大的盈利,你認為那會影響男裝時裝周的前景嗎?對於男裝時裝周的將來你有什麼看法?

Maxwell Osborne and Dao-Yi Chow
Founders of Public School

自我們開始展示女裝後便一直保持舉行男女混合時裝秀。男裝的確擁有一股自成一格的能量,但以一個全男裝的時裝秀來看卻又略嫌單調,因此混合女裝設計便有助於引伸出更多不同的話題。我們耳聞過不少人提議要舉辦一個男女混合秀,但我想那歸根究底還是要追溯至品牌自身的形象及方向。

Gert Jonkers
Co-Founder of Fantastic Man

我認為男裝倫敦時裝周的前景並不樂觀。因為兩者(男女時裝周)確實難以分割,所以唯一合理的做法就只有舉行男女混合秀吧。

Angel Chen
Fashion Designer

我相信這個趨勢對於男裝時裝周的影響並不會很大,因為畢竟將男女裝混合後會變相增加了設計師的負荷,同時雜亂的訊息亦會混淆消費者的視聽,減低接收能力,所以性別清晰的時裝周還是有其價值。再者,我相信男裝還是有一個專屬的市場。像我的設計偏向中性,比較著重整體系列的感覺和設計,而傳統男裝則對剪裁、物料等細節相對看重,大家的市場畢竟還是有分別。

夕陽工業?業內人士如何看待時裝周的可持續發展性

Angel Chan FW19, Lillie Eiger/Woolmark

Liam Hodges
Fashion Designer

雖然有些人說男裝的盈利不及女裝大,但我認為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我相信男裝依舊有其市場價值,也有很大的空間去趕上女裝的發展。光憑現階段的生態環境就去看貶男裝,我認為那些人實在太無知。的確,不少大牌也為了更可觀的盈利而舉行男女混合秀,但其實我想到頭來,男裝的盈利仍有機會佔著頗大的比重。

Matthew Miller
Fashion Designer

我認為男女混合秀所能展現的個性層面較單性別時裝秀廣,且觀眾亦更容易產生共鳴。反之,拘泥於單性別時裝秀是一個很守舊的行為。以倫敦男裝時裝秀為例,我認為我們正處於一個非常強悍且具創意的狀態,甚至有可能與其他地方的時裝秀匹敵。但時裝周的日程及季度性安排都讓設計師難以適應,如一月份的時裝周便接不上實際的生產週期。我想英國時尚協會絕對有需要正視這個問題,並進行調整,也許將男女時裝周安排在同月進行也是解決方法之一。此外,另一個在英國從事時裝的隱憂便是物價上漲的問題,不少品牌也因此面臨無處辦秀的「土地問題」。

Edward Crutchley
Fashion Designer

從我的個人觀點看來,我認為倫敦男裝周的前景十分樂觀,光看今晚同樣在場的 Daniel W. Fletcher 和 Nicholas Daley 所設計的系列便是最佳的例子。我相信假如倫敦男裝周要繼續走下去的話,它必定能茁壯成比巴黎更強大的秀場。

夕陽工業?業內人士如何看待時裝周的可持續發展性

Daniel W. Fletcher FW19, Lillie Eiger/Woolmark

Michael and Nicole Colovos
Founder of Colovos

雖然我們目前並沒有男裝系列,但亦確實有此計劃。倘若品牌推出了男性服裝,我們亦會選擇舉行男女混合秀。因為那不僅有助設計師更全面地分享自己的故事,更能讓消費者獲得更透切的理解。

你怎樣看待可持續發展時裝?你認為受可持續發展這個大趨勢驅使下,會否限制時裝的可塑性?

Maxwell Osborne and Dao-Yi Chow
Founders of Public School

「可持續發展」對大部分人來說是一個社會議題,可這對 Public School 來說則是關係到品牌發展的關鍵理念。我相信假如你沒有想清楚時裝對整個生態環境的影響,那你只是在規限這個產業及整個世界的發展。我們需要協助改變人類固有對消費時裝的心態,這是每個時裝業界工作者都必須肩負的責任。

Gert Jonkers
Co-Founder of Fantastic Man

我認為「可持續發展」至今仍是一個難以拆解的議題。那是一件時裝業界一直在討論的事情,卻從未得出叫所有人滿意的答案。縱然如此,我認為還是有引起討論的必要,即使大家都逐漸開始忘卻問題的本意。譬如說我們給商店發貨時正陸續開始以紙張取代塑膠作為包裝物料,那是否真的就是最湊效的解決方法?說到底,我相信解決這一切的最終方案就是減少購物,因為消費正正就是可持續發展的相反。從設計師的觀點來看,他們大概會辯解說自己的設計足以讓人穿上 5、6 季以上,但歸根究底,那還是要取決於消費者自身的心態。換句話說,「可持續發展」正要扼殺時裝界的未來。我們至今擁有唯一的合理方案,就是大家必須正視問題的嚴重性。

夕陽工業?業內人士如何看待時裝周的可持續發展性

Gert Jonkers, Lillie Eiger/Woolmark

Angel Chen
Fashion Designer

坦白說,在參加 Woolmark 國際羊毛標誌大獎賽以前,可持續發展的理念確實並非我會優先考量的一環。但在這次比賽後,我深信這將會成為我們品牌必須實踐的概念之一。自 Angel Chen 這個品牌於 2014 年正式成立以來,我們嘗試過在設計中混合如聚酯纖維、棉、紗及羊毛等特製物料。但這次因為 Woolmark 的關係,我們得以在設計中採用羊毛這類可生物降解的物料,並從而引伸出不同製衣技術 – 刺繡及防水物料等。我相信這將會是每個時裝業界工作者必須正視的問題。

雖然如此,我想要補充一點。時裝周本來的性質就與可持續發展的概念背道而馳,因此教育年輕一代的設計師去關注這個議題是必須的。只有這樣才可以將訊息傳遞到消費者的層面,從而達到減廢、減排污的最終目標。在這次比賽過後,我對於這方面的意識變得更強,也越能理解自己的責任。

Liam Hodges
Fashion Designer

我們正開始研究要如何邁向可持續發展的領域,我想那是每個品牌必須注重的一環。但要真的達成「可持續發展」則確實沒有所想簡單。我們正研究要如何改善生產線的運作,探討該如何重新處理並循環再用不同的物料。我相信倘若要達成持續發展的目標,只著重於改善布料的構造並不足夠,作為一名設計師,自身的檢討也十分重要。

Matthew Miller
Fashion Designer

我想無論你跟任何設計師說:「你要選好的還是壞的物料?」他們 9 成 9 會挑好的那個。在過去十年間,時裝業所面臨最大的問題,是環保意識及技術發展的速度遠遠追不上消費者市場對於可持續發展時裝的需求。我樂於見證布料工廠陸續研發出更多樣性的物料,這些發明都是時裝業需要的轉變。隨著大眾對於有機食物的要求越見提高,他們對於自己所穿著的衣物亦有更高層次的追求。我們需學會接納如羊毛般自然、可持續的環保物料,(羊毛)除擁有一個有機的製作環境外,更能與不同環保物料結合,以減低排廢。這正正就是我的品牌於 2019 年春夏季度所追求的理念,過程雖充滿難關,但我們仍達成了。

說穿了,時裝界仍有不少大張旗鼓倡導環保的議題需要業內的大家去解決。

Edward Crutchley
Fashion Designer

我想可持續發展對於每個近代設計師來說都必須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假如你沒有投放任何心思在這方面之上;第一,你對於自己這盤生意的發展前景想得不夠透切;第二,即使眼見地球正遭受的破壞你也無動於衷的話,那你真的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壞人。無可否認,我們一直都只是在製造浪費,幾乎已經到達無計可施的地步,目前我們唯一能做到的就只有減少製造更多的浪費。將此想法及心態結合在自己的生意策劃之中,便是我們這一代人最基本要做的事情。

夕陽工業?業內人士如何看待時裝周的可持續發展性

Edward Crutchley, Lillie Eiger/Woolmark

Michael and Nicole Colovos
Founder of Colovos

站在設計師的立場來看,我們的初衷當然是想要設計出漂亮的衣服。由此發展開來,科技逐漸進入大眾視野,現在大家可以從廢置塑膠中抽取纖維用以製作製衣物料,達到目標之餘亦能大大減低對環境造成的傷害。這次參加 Woolmark 國際羊毛標誌大獎賽,我們用上由 Woolmark 提供的羊毛物料。羊毛本來就蘊含生物降解的特質,因而提高可持續發展的可能性。在設計過程中我們亦受到正面的影響,並自行選擇從採取天然飼養及零污染加工技術的農莊中購入物料。再者,我們亦有顧慮到生產線的各個程序,並選擇與一家能夠將布碎製作成全新布料的工廠合作,進一步降低排廢的可能。

閱讀全文
Producer
Shireen Lee/HYPEBEAST
Videographer
Kendra Koh/HYPEBEAST
Photographer
Lillie Eiger

What to Read Next

Disney 最新主題樂園《Star Wars: Galaxy’s Edge》開幕日期正式發佈
Entertainment 娛樂

Disney 最新主題樂園《Star Wars: Galaxy’s Edge》開幕日期正式發佈

可以全家人一起坐上 Millennium Falcon 了!

苦候五年-Hamilton 正式推出《Interstellar》的「The Murph」手錶
Fashion 時裝

苦候五年-Hamilton 正式推出《Interstellar》的「The Murph」手錶

影迷終於等到了。

星戰迷注意!《Star Wars》知名武器「爆能槍」以天價美金拍賣中
Entertainment 娛樂

星戰迷注意!《Star Wars》知名武器「爆能槍」以天價美金拍賣中

已飆到 $46,000 多美金!


Marvel 製片負責人透露男同性戀超級英雄將於 MCU 中登場
Entertainment 娛樂

Marvel 製片負責人透露男同性戀超級英雄將於 MCU 中登場

最快或將在 MCU 下一階段中出現。

余文樂搶先曝光 MADNESS x WIND AND SEA 聯乘企劃
Fashion 時裝

余文樂搶先曝光 MADNESS x WIND AND SEA 聯乘企劃

看來快將公告天下。

揭秘 Tim Cook 為何將 Twitter 個人帳戶改名為「Tim Apple」
Tech 科技

揭秘 Tim Cook 為何將 Twitter 個人帳戶改名為「Tim Apple」

與美國總統 Donald Trump 有關。

More ▾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