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專訪 4 大 Rolex 改錶能手:Bamford Watch Department、Blaken、Pro Hunter 及 Artisans de Genève

腕表定製服務於近年逐漸進入大眾的視野,更成為不少手錶愛好者務必收藏的單品。在愛玩古董腕表的收藏家眼中,凡事求真實、原版的他們毫不意外地對經改裝的個人化腕表嗤之以鼻。即使在愛好者間飽受爭議,但亦有年輕一代,較晚加入戰團的後起之秀追捧這種個人化概念。在這個標奇立異的年代,每人都渴望突圍而出,正好就讓「Customisation」這股風氣乘虛而入。到底提供定製腕表服務的品牌要如何從一波反對聲中生存?而在腕表界坐享權威的傳統拍賣行又對這類新興玩意有何看法?HYPEBEAST 是次邀請到世界各地不同知名腕表定製單位聊聊這項服務的價值,更向我們率先透露與品牌的合作計劃。從家喻戶曉的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標榜 Made in Germany 的 Blaken、有 Rolex 界 AMG 之稱的 Pro Hunter 及紮根於腕表起源地 - 日內瓦的傳統品牌 Artisans de Genève,讓我們多方面參透這個行業為鐘表界所帶來的影響。此外,我們更邀請到 Christie’sSotheby’s 兩大拍賣行的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揭示個人化定製腕表與拍賣行業間的矛盾。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Rolex Paul Newman II, $248,000

你是因何進入手錶定製的行業?

Blaken 行政總裁,Alexander Klingbeil哈哈!我已經在腕表行業裏工作近 9 年了。曾經在 Richemont 集團旗下的腕表品牌中擔任外部工作的職務,後亦有幸能為如 Greubel ForseyRichard Mille 這類獨立腕表品牌處理德國及奧地利等歐洲國家的業務。至於為何會加入腕表定製的行列,那是因為曾經有客人要求我替他聯繫 Blaken 方面給他製作一枚獨一無二的腕表,更因而開始與品牌更緊密地聯繫。最終於去年年初獲得可以購入 Blaken 股份的機會,繼而成為品牌的行政總裁。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創辦人,George Bamford在 16 歲那年,我的父親給我買了一枚 Breitling Navigater 腕表。即使我知道它的指針並不準時,錶盤的玻璃也被我敲破了好幾次,但我還是非常愛這份禮物。在那完全破壞了以後,我花了一個星期時間將那枚手錶的所有零件拆開,後來又慢慢地將其重新組合。那次的經驗讓我對腕表產生了興趣,並開始蒐集珍貴手錶。我的系列裏有 Breitling、TAG HeuerOmega 甚至一些造工較簡單的腕表。

直到某天晚上在一次友人飯局裏發現很多人都在配戴外型相似的手錶,那才啟發到我想要擁有一枚與別不同的設計。那時候提供改錶服務之一的品牌 Jacob the Jeweller 以 Bling Bling 的耀眼設計為主,但那都不是我的風格,因此我才決定要自己定製一枚全黑的版本。我跟家族業務 JCB 的設計及工程部門商討,並發現了被採礦行業廣泛使用的 DLC(Diamond like Carbon)防磨擦潤滑技術。後來我開始將其應用在腕表定製的程序之中,並陸續受到廣泛的關注。

Pro Hunter 創意總監,Nikita Choraria Ribeiro那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在 Pro Hunter 成立以前,品牌的創辦人都正從事古董腕表的生意。那時候他們認識了一位屬狂熱狩獵份子的顧客,而他當時正在尋找一枚搭載兩項特殊功能的腕表:其一,耐用程度足以抵禦狩獵時的衝擊、其二,那需要是一枚來自傳統大牌但又不會像古董腕表般昂貴的款式。在完成這一宗生意後,他們頓時被這位客人的友人聯絡上,並藉此多成了好十幾宗生意,Pro Hunter(Professional Hunter)職業獵人亦因而得名。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顧問,Gilles Abenhaim定製服務現已伸延至不同行業之中,唯獨製錶行業至今仍未見大量提供個人化服務的公司。那是基於腕表製作的高度複雜程度增添了定製時的難度,因而才妨礙了這個行業的發展。我們想要給予鐘錶愛好者高質素的服務體驗,在保持品牌基因及準則之餘亦能趕上市場的供貨量。

  你認為是什麼促使手錶定製成為近年的新趨勢?

Blaken 行政總裁,Alexander Klingbeil我認為那是自然而然的發展趨勢。幾年前我開始發現近代人漸漸變得更捨得花錢在腕表之上;再者渴望與眾不同本來就是人類的天性,這一切都成為了定製腕表更受市場重視的原因。正正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尋找真我,而整體的製表行業亦是由此誕生,因而大家佩戴在身上的消費品其實都與用家有著某程度上的情感聯繫。基於這個信念,我跟自己說假如 Blaken 可以孕育出一種品牌獨有的風格,隨之所誕生的力量就會如用家為其心愛單品所投放的情感般強大。正因如此定製服務才得以在行業裏形成這麼強大的勢力,而且我相信更會在數年間持續增長。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創辦人,George Bamford在我剛開始創立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的時候,定製服務彷彿是一門早已被遺忘,並悄悄地回歸大眾視野的藝術。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因此我相信我們的衣服、珠寶及手錶都該充分地反映我們每人的獨特個性。在這個大家都在尋找高品質產物的時代,我相信定製也是高質素的其中一項十分重要的條件。宏觀整個鐘錶行業,定製服務所佔的比例越來越高,不少品牌也在生產定製錶帶、錶殼及錶盤等。從品牌 TAG Heuer 跟 Zenith 與我們之間的關係亦能反映出這個漸見成熟的新趨勢。

Pro Hunter 創意總監,Nikita Choraria Ribeiro在現時的腕表市場中,每個人都在尋找最能反映真我本性的獨一無二的設計,因而才萌生出定製腕表的念頭。我們的顧客都想要一枚由自己主導,不會跟坊間任何人撞款的個人化手錶,後來這便轉化為一股漸漸蓋過購買現成設計的新趨勢。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顧問,Gilles Abenhaim我想大家應該視鐘錶定製為一項服務而非潮流,我們的職責就是了解客人的需求並盡全力達到他們期望的水準。每個找我們定製錶款的客人對於腕表品牌本身都抱有尊重,因而在設計的同時我們亦會以保留品牌特色為設計方向。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近年不少高級腕表品牌如 IWC 和 Tag Heuer 也開始推出個人定製服務,你會視其為威脅嗎?

Blaken 行政總裁,Alexander Klingbeil當然不會!首先,我經常強調定製腕表行列的誕生正正就是基於尊重、情感及熱誠,威脅這種負面情緒都不適用於這裏。與其說威脅,我們對於其他同行抱有的更多是欣賞。我們互相欣賞對方的創意,以及將自己的概念轉移至設計上的方法。所以這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一種競爭。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品味,根本沒有所謂的對錯之分。此外,在定製腕表的世界,學會欣賞不同品牌的設計美學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因此除聽從顧客的意願外,如何從中保留品牌自身的設計特色亦是我們需考量的重要部份。藉此,我們更能學會對品牌甚至是同行的尊重。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創辦人,George Bamford不會,我樂於看見鐘錶行業的轉變。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很榮幸可以成為首家獲瑞士鐘錶品牌認可的英國定製公司,去年與 Zenith 及 TAG Heuer 所建立的關係更讓我們感到無比興奮。在行業中擔當領頭的位置當然讓我們感到高興,但其實早在 Bamford 以前高級品牌便與「定製」一詞扯上關係,像 BentleyNike ID 等都使我深受啟發。

Pro Hunter 創意總監,Nikita Choraria Ribeiro不會。腕表是最能直接反映每個人的品味、風格及取向的隨身物品。當你用上自己的創意,為品牌的設計進行個人化的定製改良,那與之所建立的關係都是無可取代的。我們相信購買腕表是很個人的體驗,因此當你找到了一個適合自己性格及造型的品牌後,都不大會多心留意別的品牌了。再者,Pro Hunter 只會提供 Rolex 腕表的個人化服務,因為我們已經處理了品牌的定製款式超於 30 年之久,每個概念都是按照品牌的古董設計的延伸。因此,其他品牌推出定製服務對我們毫無影響。

在行內頂尖的手錶定製品牌中,你們是怎樣突圍而出?有什麼服務或設計是品牌專屬的嗎?

Blaken 行政總裁,Alexander KlingbeilBlaken 是唯一提供腕表定製服務的德國品牌,這為我們提供了更多參與改裝瑞士製腕表的優勢。Blaken 的經營理念基於 3 大宗旨 - 品質、設計及科技研發。為了成為行業內的頂尖品牌,我們必須堅持產品的品質要求並致力達到顧客心目中的水平。但我們並沒有要與其他行家競爭的心態,因為大家所代表的信念及意義都不相同。換句話說,我們只是在為顧客提供更多元化的選擇。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創辦人,George Bamford我想最大的分別還是因為 Bamford 是唯一獲得官方認可的定製單位吧。我由衷相信以同行的角度與姿態工作遠比外行好,在配套及製作相應零件和設計上都能達到相得益彰的效果。

Pro Hunter 創意總監,Nikita Choraria Ribeiro首先,Pro Hunter 是全球第一家將 DLC 技術帶到 Rolex 個人化製作之上的品牌。那本身就是讓我們顯得與眾不同的最大特徵。我們採用與被航空業廣泛使用的相同等級 DLC 技術,因而不難明白那是業內最耐用的選擇。再者,我們只會在定製過程中選用由 Rolex 生產的零件,與機芯最為接近的錶盤更是我們首要堅持百分百原廠的部份。倘若用上非原廠生產的零件,定必會影響到腕表的表現,因此那是我們最為注重的細節。在 Pro Hunter 的系列中不難發現我們對 Rolex 傳統的尊重,由我們設計的定製錶款都離不開品牌經典型號的影子,設計團隊所做的就是在經典設計之上再添日常及現代感。此外,品牌從不進行任何推廣及宣傳,我們相信顧客就是品牌最好的代言人,生意上大多數的增長都是來自客人的口碑。客人對於我們從不宣傳的經營理念也特別欣賞,因為那有助我們建立一個更高質素的獨立社團。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顧問,Gilles Abenhaim我們發現有時候顧客想要的與我們所認知的有很大差別。到訪 Artisans de Genève 的顧客一般除了尋求產品品質外亦十分在乎設計概念化及腕表定製的生產過程。我們很榮幸能夠將生產線設於瑞士,並與很多過往曾為高級腕表品牌工作的工匠合作。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在手錶定製過程中的初期,請問客人是否都擁有百分百的自由度去決定設計細節?

Blaken 行政總裁,Alexander Klingbeil我們都會跟顧客緊密溝通彼此的概念,因為我相信了解他們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必須弄清楚他們對於手錶的需求、渴望表達的訊息及日常配合手錶的穿搭等細節才能給予他們心目中最完美的設計。我們儘量在消化顧客的需求後給他們帶來驚喜。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創辦人,George Bamford我們公司的經營宗旨就是「只要你能想像的,我們都能由此創造」。我歡迎客人在受到任何事情啟發後而找上我們製作定製腕表。光是在網頁上提供的定製選項便已數以億計,假如客人到訪 Bamford 的總公司來商討製作方案的話,我們更會有實體手錶供他們感受成品的效果,從而挑選最適合的設計。

Pro Hunter 創意總監,Nikita Choraria Ribeiro一般來說客人都不太會對自己想要的設計擁有一個很實在的概念,他們大多都會來尋求我們的意見。至於定製腕表的過程,我們都會先了解客人的喜好並讓他們清楚品牌的個人化服務範疇。在建立好這些基準後,我們便會開始提供個人見解。你可以視定製化腕表的概念為客人們種下的種子,而實體的成品就是我們為其默默耕宏的收成。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顧問,Gilles AbenhaimArtisans de Genève 的顧客一般都會抱有自己的想法和概念,但同時亦會相信我們的專業意見和品味。技師一般都會與客人們討論並提供不同建議,從而得出雙方滿意的最終設計。

有什麼腕表定製的準則可以告訴讀者們?

Blaken 行政總裁,Alexander Klingbeil我相信所有對品牌抱有基本尊重的設計都值得去嘗試。此外,Blaken 也有自己的一套設計原則,凡是不尊重品牌原有設計或是帶有政治色彩的概念都不會被通過。雖然我們還是致力堅持一套審美標準,幽默的設計都還是無任歡迎的。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創辦人,George Bamford沒有。對我們來說腕表定製的原意就是要為客人尋求個人且別具意義的設計。就算有客人詢問我們的意見,我們也只會與他們分享一些過去的設計,並希望能協助他們找到真正屬於他們的設計。

Pro Hunter 創意總監,Nikita Choraria Ribeiro當然!我們一定會謹記兩件事:第一,切忌將非原廠的零件融入腕表之中、第二,假如那是一隻日常穿戴的款式的話,我們都會建議客人盡量忠於腕表原有的設計,不要作偏離原本設計的大改動。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顧問,Gilles Abenhaim我們一直都在致力保留腕表品牌自身的特質與基因,那是 Artisans de Genève 每接到一個新案子時都必定會注意的事項。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Rolex DeepSea D-Blue, $210,000

假如要定製一枚 Rolex GMT 腕表的話,你大概會從何著手?

Blaken 行政總裁,Alexander Klingbeil坦白說,Rolex GMT Master 本來就是一個難以超越的經典設計,所以每當我們接獲這個型號的訂單時,設計師都不會專注美化或微調本來原有的細節。Blaken 是一家提供定製及個人化服務的公司,我們並不會調教或改良腕表的設計,因為縱然我對自己公司的出品充滿信心也好,任何外來的技術也不可能超越 Rolex 自身提供的品質。我們的角色只是在 Rolex 本來提供的服務範疇上再添一重創意,將客人的概念轉化為實體的設計。

Pro Hunter 創意總監,Nikita Choraria RibeiroGMT 是一個很適合個人化的經典設計,先前所說採用全新技術的 Rolex 定製腕表正正就是一枚 GMT。我們將本來的 GMT 型號改裝為一枚搭載 World Time 技術的設計,成品是一枚在功能上與 Patek Philippe 接近的手錶。製作過程中我們用上了無數小時以生產出設計的原型,而現在我們更選擇將這種定製體驗給予 Pro Hunter 的會員。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顧問,Gilles AbenhaimRolex GMT 不論在設計、配戴的名人、傳聞、每個人與之所發生的故事等都足以見證型號的歷史,那亦是品牌如此深得大家喜愛的原因。到頭來,這就是我們賣給顧客的產品,說穿了我們都是在販賣回憶而已。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哪個型號或品牌的腕表是最常收到定製諮詢的?

Blaken 行政總裁,Alexander Klingbeil當然是 Rolex 的 Daytona、GMT Master 及 Submariner。而且,女性的顧客亦陸續開始佔更大的比率,DatejustOysters 這類小錶盤的款式亦因而見有增長的情況。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創辦人,George BamfordBamford 並不會提供為客人定製私人腕表的服務。自我們跟 TAG Heuer 成為了官方合作夥伴後,Monaco 型號的定製款式便深受外界歡迎。此後,我們更推出了品牌首個自家製聯乘錶款,並以 Monaco 這個型號為原型,由此進行更多方面的創作。型號於本年 Baselworld 正式面世後獲得廣泛好評,為此我們特意感謝 Jean-Claude Biver 先生及其團隊的信任。這枚聯乘版本的 Monaco 保留了型號的經典元素,39 毫米的方形錶殼及設於左邊的錶冠都是最熟悉的標記,我們在此以上注入新元素,換上較輕身且耐刮的碳物料。腕表的計時盤上飾有 Bamford 招牌的水藍色夜光塗層於刻度及視窗之上,錶盤上的刻度與錶殼底部均刻有「Monaco Bamford」字樣,並配上黑色鱷魚皮錶帶襯托設計的主色調。

Pro Hunter 創意總監,Nikita Choraria Ribeiro雖然我們真的有提供這項服務,但客人一般都會偏向從 Pro Hunter 原有的系列中購入已改裝後的版本。我們的顧客一般都是已擁有自己一套收藏系列的熱衷份子,一直以來我們都集中為客人擴闊其收藏而非更改箇中設計。至於要數最受歡迎的腕表型號,那當然是 Rolex Daytona。那是品牌最經典的設計之一,配合 Pro Hunter 所提供的古董造型定製服務,更突顯品牌悠久的歷史。1290SQM 早前找上我們為其定製 Pro Hunter Daytona 腕表,以慶祝品牌的 15 週年紀念。設計團隊為品牌限量生產了 15 枚定製腕表,設計上我們用上了古董 Rolex Daytona 的 Singer 錶盤,在這個經典設計上增添了現代感。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顧問,Gilles AbenhaimRolex Daytona 及 Submariner 絕對是最受歡迎的腕表型號,那背後所蘊含的 70 年歷史就是最好的原因。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Rolex Explorer ‘3, 6, 9’, $105,000

在你個人的定製腕表收藏裏,哪隻是你的最愛?

Blaken 行政總裁,Alexander Klingbeil當然是 Daytona 了!我的定製版本改配了一條鱷魚錶帶及飾以特製的藍色錶盤。這枚 Daytona 的原身是一份別人贈送予我的禮物,那是在 1997 年高考剛過,正式考上大學的時候。我也是在沒多久前才將其進行定製翻新,每次看到這枚腕表的時候我都會會心微笑。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創辦人,George Bamford當下我的最愛就是 TAG Heuer Monaco。黑色固然是我的最愛,但同時錶面用上的 Bamford 招牌水藍色都跟設計十分搭調。細看你會發現錶盤上採用了好幾個不同色調的藍色,配以白與黑後恰到好處。從生意的角度看,藍色一直都是品牌的其中一種主要色調,將其用在 Monaco 這種經典設計之上更是我一直想要完成的心願。

Pro Hunter 創意總監,Nikita Choraria Ribeiro這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我想我會選擇兩隻吧 - Pro Hunter Military Subdate 16610 及 Pro Hunter Daytona Stealth MKI。前者是我的日常穿戴單品,已經配戴了將近 10 年之久但看起來依舊跟全新的無異;後者是幾年前的較新收藏,我為其更換上啞黑色的鱷魚皮帶,多於正式的場合佩戴。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顧問,Gilles Abenhaim對於 Artisans de Genève 定製的設計我都有一種情意結。因為與其他同行不同,我們所注重的並不在於數量,更非勢要在同一款型號上生產出千百種版本。每個推出市面的設計都經過數月甚至數年時間鑽研而成,每件產品都見證著工匠無數次的失敗及努力,因而 Artisans de Genève 的各人對每個設計都有特殊的聯繫。但若要說是什麼為我們生產的定製腕表注入生命力,那便不在於我們為設計所傾注的時間及心血,而是客人的認同。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反觀在拍賣行業的世界中,腕表定製服務一般都被冠以「叛徒」的罪名。在這些獲認證的專家眼中,非原廠生產、被品牌以外的製作單位觸碰腕表的行為就等同侮辱神靈般不敬。唯近年如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這種獲品牌官方認可的定製品牌終陸續登上拍賣行的寶典,到底兩者間的愛恨交纏是否終迎來一線曙光?我們邀到 Christie’s 及 Sotheby’s 兩大拍賣行的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 John Reardon 及 Sam Hines 為我們剖析個人化腕表於業內的名聲。

眼看個人化定製服務在鐘錶行業間日漸加強的趨勢,你認為那有否意味著個人化手錶在拍賣業的崛起?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John Reardon在腕表蒐集的世界裡,收藏家都特別鍾情於獨一無二的款式,這個趨勢在拍賣會中也顯得額外明顯,凡是稀有度及保存狀態達到他們要求的珍品都會獲得正面迴響。於最近的 Only Watch 拍賣會上,我們見證到市場對外型、造工特別的現代錶款的渴求,獨立腕表品牌亦正乘著這股潮流而享有前所未有的優勢,他們不僅製作產量有限的腕表,更會為特定客戶提供個人化定製服務。這些設計有別於基本款式的錶盤、機芯甚至定製錶殼都是在拍賣會及二手市場上炙手可熱的收藏品,雖然這些設計一般也不會落入二手市場上。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Sam Hines定製腕表的熱潮現正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我相信這股潮流仍會持續待上好一段時間。雖然如此,與原版腕表相較起來我認為兩者還是無法雙題並論。因為定製的腕表款式始終欠缺品牌自身的歷史及其於鐘錶界所象徵的價值,有好些型號於品牌而言確實有著等同里程碑的意義,而這些正正就是鐘錶收藏家所覬覦的。

是什麼阻止個人化定製腕表在拍賣業中成主流?你認為那有可能在短期內成新趨勢嗎?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John Reardon我們永遠不會看到定製化腕表成拍賣業的主流,那是因為產品的供應量本來就很低。這些個人化腕表一般都屬原買家所有,落在二手市場甚至拍賣行的機會可謂微乎其微。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Sam Hines如 Rolex 這種傳統腕表品牌一般都不會為那些經改裝的錶款提供售後保養服務,這變相降低了定製腕表的投資價值。縱使傳統鐘錶品牌開始局部接納甚至授權予某些定製錶款也好,我相信個人化手錶依舊會被視為時尚單品而非具有收藏價值的產物。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Rolex Vintage Submariner, $137,000

定製化及原版腕表於拍賣市場上的價值一般有多大的差別?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John Reardon那要取決於市場需求、生產商及腕表罕有度。有時候即使是稀有款式也不一定代表能售出一個好價格。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Sam Hines原廠出產款式一般比個人化定製手錶更容易在拍賣會上售出較高價格。雖然如此,個人化定製手錶仍然是近年最受鐘錶界歡迎的產品之一,拍賣價格亦有見超出估價。

請問「定製腕表」在拍賣市場上有一個特有的定義嗎?對於收藏家而言定製腕表跟重新收復的古董錶有何分別?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John Reardon「定製腕表」一詞在拍賣市場中並不常見。行業內主流的腕表生產商如 Patek Philippe 和 Rolex 等都會偶爾生產個人/公司定製限量款式,於前者而言,這一般都會被稱為獨特腕表(Unique Watches)。而就 Rolex 而言,紀錄上便有記載品牌曾為個別單位製作一次性的特別版腕表,唯那些均是絕無僅有的限量生產,可一不可再。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Sam Hines暫時在拍賣行業中仍沒有為定製腕表而設的一個專屬類別,因為行業中的各人一般都較注重由品牌原廠生產的腕表,不論是古董還是全新現代款式亦同樣有價有市。定製腕表與收復後的古董錶兩者間最大的差別是前者的腕表零件及細節均按照用家的個人喜好而定,與原版設計沒有任何直接關連;反觀後者則著重保留原設計的精髓及概念,一切從忠於原著的角度出發,從而保留了原版的原汁原味。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如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這種獲官方認可的腕表定製公司會受到拍賣行的認同嗎?請問有哪些評核準則去鑑定一家腕表定製公司的可信性?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John Reardon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是獲一般拍賣行認可的品牌。市面上有好些腕表定製公司將從售後市場中獲得的鑽石鑲嵌於定製手錶上,那些都是拍賣行選擇敬而遠之的對象。整體來說,拍賣行都會偏向接受由原廠生產的原版腕表,即使是經改裝的款式亦需獲官方廠商製作及記錄。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Sam Hines是的,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這類定製公司都獲得拍賣行的認可。每款獲官方認證的時計都會獲頒印證其真偽的相關證書。

鐘錶收藏家一般都怎麼看待腕表定製服務?有選擇排斥這項服務的收藏家嗎?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John Reardon唯一獲得全球大眾認同的腕表定製服務就只有更換錶帶,在這以上的其他改裝一般都不被認可。收藏家依舊比較看重鐘錶市場的獨立性,在廠商製作的原版設計以後的定製款式都不被大眾所接納。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賣負責人,Sam Hines對於活躍於拍賣市場的腕表收藏家來說,定製腕表一般都被視為時尚單品,並不會如傳統錶款般被視為收藏界的聖物。雖然如此,現今還是有不少年輕收藏家為進入拍賣圈子而開始涉獵定製腕錶的領域。但是按照一般行規來說,時尚感較高的定製腕表與收藏錶款都會被視為兩個不同派別,不會混為一談。

 
訂閱我們的通訊

在我們的新聞通訊中獲得有關鞋類、時尚的最新資訊及其他創意內容。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