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BEAST 專訪《Starboy》MV 導演 Grant Singer

志不在拍 MV 卻又憑《Starboy》獲得 13 億點擊率是什麼心態?

Arts 藝文  
1,553 Hypes

若要總結 The Weeknd 的 MV 在 YouTube 的點擊率,可說是當代 R&B 歌手中絶無僅有的。2016 年,The Weeknd 憑藉《Starboy》在全球 80 個國家及地區 iTunes 榜單上登頂,橫掃第 60 屆格林美音樂獎,收穫 YouTube 高達 13 億的驚人點閲率,而去年的《The Hills》以及《Can’t Feel My Face》則分別收穫 12 億 與 9 億的點播量,新歌《Call Out My Name》MV 人氣依舊不減當年,讓觀眾不得不好奇 MV 背後的操盤手是誰。

Grant Singer 由此走進了大眾的視野中,幾乎首首點閲率過億的 MV 作品,是 Grant 本人最直白的介紹,毋庸置疑,他已成為當今最熱門的音樂 MV 導演之一。本次,HYPEBEAST 採訪了這位才華橫溢的導演,探討其在音樂、視覺創作、合作藝人方面的獨特見解。
HYPEBEAST 專訪《Starboy》MV 導演 Grant Singer

What’s Meant to be, Will be

雖然已有相當多口碑極佳的 MV 作品,這位年僅 33 歲的導演卻直言,自己最初的夢想並不是拍攝 MV,而是電影配樂。自孩童時期起對音樂與電影的深深著迷,是後來創造一切的起點:「我一直對音樂和電影懷有深深的熱愛,從我記事起,音樂和電影就在我的生命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它引導我體驗這個世界。」

轉折點在 Grant 大學時修的一門電影歷史課上,教授在台上播放電影,而底下作為觀眾的 Grant 卻思緒萬千:「我已經忘記了是哪一齣電影,但某個瞬間我開始意識到自己想要更多,不僅僅是替電影配音樂,而是像上帝一樣,創造出所有視覺畫面。」幸運的是,Grant 很快就得到了一個與樂隊朋友合作的機會,為樂隊 Starred 製造了人生的第一支正式的 MV「Call From Paris」,那是他作為導演身份的起點。

談起首支作品,Grant 有種恍如隔日般的興奮:「製作第一部 MV 的經歷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我至今仍可以清楚地記得拍攝時的那種欣喜若狂的心情。我當時正在擺弄著相機,極其享受拍攝的過程。我喜歡構圖的過程,把控場景中的每一項事物,以及看著鏡頭裡所有事物按照既定的安排發生的瞬間,這使我由衷地覺得快樂,至今我一直都在追逐這種幸福感。」

The Power Duo

Grant Singer 與 The Weeknd 的輝煌戰績自不必說,兩人的強強聯合在格林美、Billboard 瘋狂「屠榜 」斬獲多項重量級獎項。說起合作的契機,The Weeknd 與經紀人也算是 Grant 的伯樂。「Abel(The Weeknd 原名)和他的創意總監 La Mar 看了我為搖滾樂隊 Ariel Pink 拍攝的 MV 之後感覺挺不錯的,並邀請我拍攝《The Hills》的 MV。」一經發佈,《The Hills》不僅在 Billboad 榜單拔得頭籌並於榜首停留足足六週,一個月後,《Can’t Feel My Face》再度佔領榜首,大獲成功。「首支 MV 的反響很不錯,但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最終會變成一段非常有創造力的合作關係的開始,與他的合作是一段奇妙且受益良多的旅程。」Grant 如是說。

2016 年底,亦是 The Weeknd 風頭無兩的一年,他以第三張個人專輯《Starboy》,完成個人音樂風格向舞曲和電子樂的順利過渡,不但剪掉一頭標誌性「盆栽頭」意味「重生」,這支轟動的 MV 更一舉獲得 MTV 歐洲音樂獎授予的「最佳流行視頻」獎,二人迎來合作的巔峰。

今年 4 月,The Weeknd 攜全新 EP《My Dear Melancholy》回歸,盛傳包含著許多個人情感的主打單曲《Call Out My Name》的 MV 交由 Grant 量身打造。然而,鋪天蓋地的關於 MV 表達意義的打探,讓 Grant 倍感無奈:「我不喜歡談論 The Weeknd 的 MV 是怎麼製作出來的,或是背後有什麼含義這種問題,但我知道我們兩個都很喜歡這些 MV,怎麼解釋取決於觀眾怎麼看,雖然有點陳詞濫調但道理是相通的。」

The Soul Transmitter

如果說《Starboy》是 Grant 見證著 The Weeknd 對自己過往形象的顛覆,那麼在 Lorde 和 Troye Sivan 全新風格轉型的作品中,我們亦可一窺他在視覺上替歌手向觀眾轉達靈魂突破的延續。闊別四年,新西蘭天才歌手 Lorde 攜新專輯《Melodrama》回歸,Grant 被委以重任操刀導演序幕篇《Green Light》以及尾聲《Perfect Places》,無論從音樂製作、視覺效果、抑或是情感的角度都飽滿得讓人不可思議,不負 David Bowie 盛讚為「音樂界的未來」。
HYPEBEAST 專訪《Starboy》MV 導演 Grant Singer
MV 裡的她在燈紅酒綠中徹夜狂歡,在車頂盡情地赤腳跳舞,青春在仲夏夜中肆無忌憚地瀰漫,嗑藥般的囈語、不斷切換的鏡頭如午夜夢迴的記憶。而 Lorde 將兩首打榜單曲交由一人之手,可見對導演的信任與默契。「無論從藝術還是為人處事的角度,Ella(Lorde 的原名)總可以帶給我無數啟發,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感覺非常合拍,有時我會突發奇想提出新靈感,她會樂於揉進自己的作品裡,她偶爾冒出的新想法我也樂於嘗試。」Grant 對於年僅 20 歲的 Lorde 讚不絕口。

Lorde 曾表示製作這張新專輯時讓她飽歷痛苦,諸多反覆推倒重來的細節,甚至數度因情緒過於投入而崩潰。回憶起這段合作的經歷,Grant 承認二人都對細節十分執著:「這就像是一場非常有默契的對話,我們不斷地精益求精,塑造出想要實現的東西,我不得不說 Ella 是一個富有詩意與頭腦聰慧的人。」

今年初,Grant 助 Troye Sivan 打造的全新單曲《My My My!》的音樂錄音帶,從在《Blue Neighborhood》中的清新少年,蛻變成能帶起電閃雷鳴的魅力化身,從畫面裡近乎自戀式的瘋狂與張揚的舞姿便可知。在問到這些自由灑脫的瞬間是否導演根據視覺效果刻意安排時,Grant 否認了這一點:「我喜歡捕捉音樂人直擊靈魂深處的瞬間,因此我會創造讓藝人感到舒適放鬆的環境,這樣我才能記錄下那些真實且觸動人心的時刻,那些自由灑脫的瞬間,都是在不自覺中產生的。」

The Chameleon

從流行樂、R&B、搖滾、電子樂元素,絶非主攻單一音樂風格。Grant 一直受到眾多流行、搖滾歌手的青睞:Taylor SwiftZayn MalikAriana Grande、Camila Cabello、朋克樂隊 Ariel Pink,搖滾創作歌手 Sky Ferreira……為他們創下非常亮眼的點播率。此外,Grant 在嘻哈圈亦同樣出彩,2014 年執導 Travi$ ScottYoung Thug 合作的單曲《Mamacita》;美國說唱歌手 Future 的單曲《Wicked》,以及 Kanye West 與 Vic Mensa 的合作單曲《U Mad》。

跟說唱藝人合作相比起流行樂歌手有很大的區別,Grant 直言:「Rap 是當下最有影響力的音樂形式之一,至少在文化上是這樣。與說唱歌手合作的時候,他們會非常有自己的一套想法,這或許是一種自我保護,但我想說這是難能可貴、絶無僅有的。」不僅如此,2016 年執導 J. Balvin 與 Pharrell Williams 合作單曲《Safari》,配合玩轉 Hip-hop、Reggae、jazz、Funk 多種曲風;被六座格林美獎獲得者、著名 DJ Skrillex 欽點製作《Red Lips》、《Burial》的 MV……

年紀輕輕便已為眾多重量級音樂人製作 MV,Grant 對此卻表現得非常冷靜:「大部分都是他們帶著自己的音樂作品找上門來,我們一起商量互相靈感碰撞,但我從來不會預先設定好怎麼拍,如何展現我的個人風格,而是怎麼把當下那支 MV 拍好。」

Subconscious

Grant 的作品不乏令人稱嘆的標誌性視覺元素:空曠寂寞到近乎詭異的場景,科技感十足的超現實氛圍、斑駁陸離的光效,俐落鋒利的光影、如致幻劑般的色調,肆意地自由律動,每一幀如同籠罩著厚重而攝人心魂的迷幻之美。這一切並不是刻意為之,Grant 認為自己難以具體描述拍攝出這些視覺元素的方式,他將自己的審美總結為潛意識的引導,是在工作過程中的一系列具有創造性的、本能的決策。「我認為自己的審美和拍攝技法是自然而然地形成的,就像一個人如何學會走路,或自己的嗓音從何而來,這一切都是渾然天成的。」

而我們所看到的那些高度風格化的畫面,實際上源於 Grant 腦海裡的畫面:「通常在拍攝前,我會走進拍攝的空間裡環顧四周,去尋找適合的拍攝角度,隨即我的腦海中會出現 MV 的畫面,之後我會花很長一段時間去儘可能接近、甚至是複製我腦海中所設想的場景。」
HYPEBEAST 專訪《Starboy》MV 導演 Grant Singer
Grant 曾說過拍片最吸引他的地方,是影片本身是誠實、透明且直白的。他承認自己是個很有野心的人,即便是以往的成績不俗,卻依然在不斷挑戰自己,對每一個細節都思慮周到。「每一份工作於我而言都是一次很棒的學習經歷,它幫助我一步步形成如今的工作模式,每時每刻告訴我在工作中應該優先考慮哪些事情。」而說到未來的動向,Grant 依然保持著一顆愛電影的初心:「不是有句老話說,那些最成功的人,往往擁有最短暫的記憶,不管是好是壞,人不能總是停留在過去,而是不斷向前看。現階段我還是在製作 MV,並努力做得更好,希望能為將來拍攝真正的電影做準備。」

閱讀全文
資料來源
HYPEBEAST CN
Writer
Karen/HYPEBEAST
More

What to Read Next

FIFA 宣佈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將聯合承辦 2026 世界盃
Sports 體育

FIFA 宣佈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將聯合承辦 2026 世界盃

參賽隊伍也將擴大到 48 支!

Z ZEGNA 2019 春夏系列 Lookbook
Fashion 時裝

Z ZEGNA 2019 春夏系列 Lookbook

網球靈感的「意式風情」。

男主角竟然復活?《Wonder Woman 2》首波劇照正式公開
Entertainment 娛樂

男主角竟然復活?《Wonder Woman 2》首波劇照正式公開

情侶檔有望重新合體?


Kanye West 或將為《Deadpool 3》打造電影主題曲!?
Entertainment 娛樂

Kanye West 或將為《Deadpool 3》打造電影主題曲!?

飾演 Deadpool 的 Ryan Reynolds 也在網絡公開回應。

鬼修女恐怖現身 - 驚悚片《The Nun》首回預告正式發布
Entertainment 娛樂

鬼修女恐怖現身 - 驚悚片《The Nun》首回預告正式發布

看預告已經感到毛骨悚然!

誰是紫幫?他們有何企圖?HYPEBEAST 專訪解密
Music 音樂  

誰是紫幫?他們有何企圖?HYPEBEAST 專訪解密

「這首歌暗指誰就請他好自為之。」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