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 Justin Bieber 能插隊?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從 AJ 到 YEEZY,由他改造的球鞋最少要價 $2,500 美元。

Footwear 球鞋
20,604 Hypes

從今年 2 月開始,行業的 OG 級人物 Jeff Staple 正式成為 HB Radio 的特約「主持人」,開展他的全新系列欄目 Business of HYPE。Business of HYPE 第一季將有 13 期,在每期節目中 Jeff 將邀請一位業內大人物進行訪談,重點關注潮流行業的「生意現狀」。

本週 Business of HYPE 來到第七期,Jeff Staple 邀請到全美最頂尖的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主理人 Dominic Chambrone 來談談他的「潮流生意經」。這位「球鞋外科醫生」首次接受 HYPEBEAST 的採訪,他所從事的是關於科學和平衡的藝術,他用雙手創造了一系列的形象。當然,最吸引我們的一點還是它的商業模式。這種商業模式並不需要特別巨大的創造力,但是需要你有一定的跨界思維。因為你既是改變者,也是市場調研員,還是銷售人員。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大家好,我是 Dominic Chambrone,The Shoe Surgeon 創始人。我從事球鞋個性化設計工作,我是一個球鞋製造商,設計師,藝術家,跨界人士… 還有很多頭銜,比如企業家(笑)。」

很明顯,球鞋是你主要的事業重心。從頭說起,你是從小就是球鞋愛好者嗎?

「我從初中開始接觸球鞋文化,那時候我的堂姐有一雙 1985 年的 Air Jordan,她讓我在上中學的第一天穿上它,但那時候我還不知道 Air Jordan 是什麼。我上初中的第一天,非常害羞、安靜,但因為我穿的是 Air Jordan,很多高年級的學生和很酷的年輕人都來向我打招呼。那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後來我知道了。那時我第一次愛上了球鞋文化,因為球鞋可以讓你不說任何話就表達出一種很酷的態度。」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那時我第一次愛上了球鞋文化,因為球鞋可以讓你不說任何話就表達出一種很酷的態度。

你在哪裡上中學?

「在加州北部,離 San Francisco 大概有 1 小時的車程。」

其他喜歡球鞋的同學呢?他們當時還穿了哪些球鞋?

「那時候大概是 2001 年或 2002 年吧,當時很酷的球鞋大多數都是 Air Jordan。我穿的是正代,有的同學穿的是復古版等等。我們都覺得 Air Jordan 很酷。」

所以說 Air Jordan 對你影響很大對吧。那麼,你是從那時開始客制 Air Jordan 嗎?

「一開始我買了很多 Air Jordan 來穿,因為那時 Air Jordan 給我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後來我開始認識了一些倒賣 Air Jordan 的人,購買並著用這些鞋子後讓我感覺很好,什麼都不用說就會感覺很好。」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這很有意思。所以說擁有多少球鞋不是重點,成為最早擁有鞋子的人才是重點,還有那種特別的感覺也很重要。剛才你提到自己是一個天生內向的人,你不喜歡大聲喧鬧,你喜歡安靜地用腳上的球鞋來表達自己。

「是的。那感覺就像是,你在跟別人打招呼並且對他們說『嘿,看看我』,但實際上你沒有說話。」

剛才我猜你從那時就開始客制 AJ 了,卻遭你否認;但其實你現在的工作看起來跟那時還沒有多大的聯繫。你現在的工作太特殊了,即使是 Nike 也沒有開展這樣的業務,假如他們想要開拓私人定製的業務便必須要聯絡上你。所以這種想法是從那時開始產生的嗎?

「我也沒想過這個問題呢。因為那時我的生活一團糟,還不知道第二天會發生什麼事。現在好好回想一下,我應該是一開始先為自己製作球鞋,然後再慢慢開始給其他人製作球鞋吧。」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讓我們一起回到 2000 年那個時代,那時候球鞋文化是剛剛起步的東西,當時很多年輕人都會在自己的球鞋上畫一些屬於自己的圖案,你有這麼做嗎?

「我也這麼做過,我就是從那起步的。在我穿上 Air Jordan 之後,很多同學也開始穿 Air Jordan 了,後來大家都會預先溝通要穿哪雙鞋,結果多次發現大家都一樣。後來那種特別的感覺就沒有了,再也不能依靠比別人早穿上 Air Jordan 球鞋來獲取那種感覺了。」
「於是在高中的時候,我開始使用噴槍修飾球鞋,但這之前我都不知道有鞋子繪製這回事,我只是出於一種自覺。我在自己的純白色 Air force 1 上繪製,然後第二天就穿著去學校,所有同學的反應都非常瘋狂,於是我意識到我能做到一些事,這種感覺讓我更加自豪。這就是我進入鞋子繪製和私人定製領域的開始吧。」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那時你有想過繪製完這雙球鞋然後賣掉嗎?

「沒有,完全沒有。」

所以你就是純粹想擁有一雙獨一無二的球鞋?

「是的,那時我只是想要一種很酷的感覺。然後當我繪製完球鞋之後,有朋友就過來問我:「可以幫我繪製一雙嗎?我也想擁有一雙只屬於自己的鞋子。」於是,我就幫他們在球鞋上繪製一些專屬於他們的 Logo、字母之類,幫助他人也讓我感覺很好。」

所以之後你就開始做這類工作了。

「是的,從那以後。」

那你有收費嗎?

「沒有,我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收費。」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為什麼呢?

「那時我覺得我做的事是有藝術性的,並沒有想過要收費。我大概是從 8 年前才開始收費吧,對那時的我來說,跟朋友要錢有點困難,我也不知道賺取他們的錢是什麼感覺,儘管我消耗著自己的創造力和時間。在高中,我從來沒有因為球鞋定製而跟朋友要過錢,那時候我有其他更好的掙錢手段。

是什麼手段呢?

「那時我仿製各種入場券,也仿製畢業典禮的入場券。我會仿製這些東西然後賣出去,拿我們的學校來說,畢業典禮的入場券都是有限的,只對畢業生和他們的家人開放,於是我們決定自己做一些。」

你們仿製了畢業典禮的入場券?

「是的,我們賣 $15 美元一張,然後掙了好幾千美元,那對高中生來說可是一大筆錢。」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你是高中的每一年都做嗎?

「我是高二做了一年,然後高三做了一年,之後因為我有個弟弟也在上高中,所以畢業之後我又做了一年。那時候我的弟弟說他也想做,那我就答應了,我們負責印製,他負責到學校裡去兜售。那是仿製畢業入場券的最後一年。那時候仿製入場券和繪製朋友的球鞋是我發揮創造力的方式。」

讓我們再談談噴槍的事情吧,我記得你說過你是從 8 年前才開始收費的對吧。其實在 2009 年、2010 年的時候,已經出現了一些做球鞋繪製的人了,他們當中有的靠這門路來賺錢,你看到這些人了嗎?你那時候有想過像他們一樣售賣繪製的球鞋嗎?

「那時的我想要在人群中保持獨特,我想以自己的產品而自豪,想著如果賣東西就賣一些可以永久保留的東西,這是我其中一個想法。2004 年高中畢業後,我跟家人一起去了北卡州,在那裡的一家書店裡我看到了關於球鞋文化的書籍,那是我接觸到的第一本關於球鞋文化的書籍。我從中瞭解到面料的知識、噴繪的知識、藝術方面的知識,我看到了很多私人訂製的鞋子,我覺得非常酷,我不想只做噴繪了,我想做更多。之後,那時在北卡州南部的一個商場內,我看到一個藝術家正在 Air Force 1 上做噴繪,我在加州可從來沒見過在商場裡直接噴繪鞋子的。」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那時的我想要在人群中保持獨特,我想以我自己的產品而自豪,想著如果賣東西就賣一些可以永久保留的東西,這是我其中的一個想法。

北卡州南部確實做定製的人比較多,很多東西都可以定製,像夾克、牛仔褲等等。

「是的,我在加州的時候都沒有感受過這種文化,而且在商場裡人們都願意為這種繪製付費。之後我就去找了那個繪製鞋子的藝術家,那時是 2004 年吧 ,我們建立了不錯的關係,同時我也開始鑽研那本書,之後我就徹底喜歡上了這種定製文化。那時候互聯網還不發達,沒辦法找到太多的網頁,我就開車走遍了 Charlotte 的各大商場。」

你去這些商場做什麼?

「我主要是去找尋靈感,那時候去商場是很有動力的,我要去商場看看繪製鞋子的藝術家都是怎麼做的。

你是什麼時候決定要自己操刀對球鞋進行改造呢?

「那時候我在 Charlotte,我開始學著繪製、黏貼不同的材料等等,但對於這些設計我都不是特別滿意。」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等一下,你是用自己的錢買鞋對嗎?然後做出了一些自己不滿意的設計?

「是的,我在鞋子上面花了很多錢。人們一般會把錢花在學費之上,而我把錢都用在這上面了。」

你有上大學嗎?

「沒有。」

你知道很多大學生也是把錢花在鞋子上嗎?

「這我知道,我們也算是殊途同歸。那時我真的是在鞋子上面花了太多太多錢了。」

那時你靠什麼生活呢?

「我給我的叔叔在庭院做一些工作。那時我還經常去參加 Party、經常喝酒,有時候也很懶,在人們眼中我是這樣的,但是我其實去了很多地方,吸取了很多靈感。後來我就去了一家小店打工,那是我第一份正式的工作。」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全職的對嗎?

「是的,雖然我可以告訴你那時候掙多少錢,但還是不說了。後來我就經常換工作,從店員到公司職員等等。最後我在 Charlotte 的 No Fear 店舖裡找到了一份工作。那時我覺得這份工作很酷,因為我可以直接在那個商場裡購買球鞋,然後直接改造並展示這些球鞋。」

是在 No Fear 裡面嗎?

「是的,在 No Fear 裡展示由我定製的 Air Force 1。」

那時你一雙賣多少錢?

「大概是一雙 $120 美元吧。」

但是你還得自己買球鞋對嗎?

「是啊,所以我也就賺 $20 美元一雙。但我覺得沒有關係,因為付出努力也得到回報還是很好的。這是我定製鞋生涯的開始。」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太精采了。

「這是一條非常長而曲折的路。」

在 No Fear 工作時你就開始積累粉絲了?

「沒有,那時還沒有粉絲,但是我積累了很多繪畫的經驗,學會了如何跟人打交道,如何跟客戶溝通等等,那奠定了我的一些基礎。」

那時候社交網絡還不發達,也還沒有 Instagram 這回事對嗎?

「是的,完全沒有。那個時候我們就是在線下聊天,然後我經常去其他的藝術家那裡,看他們的定製生意如何展開。後來我到了一個名叫 Niche Market 的地方工作,那裡跟其他的店舖完全不一樣,他們定製更高端的街頭穿搭單品,我在那裡學到了很多品牌知識。」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他們一開始還是讓我負責 Air Force 1 的定製,但是我說任何鞋子都可以,於是老闆就給了我一雙斷碼的白色 Vans SK-8 Hi,我說 Ok,然後我想了幾種設計方案,最終選擇了 Tandy 皮革,並且使用了激光蝕刻技術把他需要的 Logo 給印上去。我把設計好的鞋子拿到了店裡,問別人,在不想太多的情況下,你覺得這個鞋子怎麼樣?他們覺得還不錯。之後我就把鞋子拿到了 Niche Market ,它成為了一雙暢銷的皮製 Vans 鞋子,因為大家沒有見過這樣的鞋。」

一款使用了 Tandy 皮製的 Vans SK-8 Hi?

「是的,擁有激光蝕刻技術的 Tandy 皮革版 Vans SK-8 Hi(笑)。這是我最早期的定製作品,使用了很多激光蝕刻技術製作的圖案,我那時非常喜歡激光蝕刻製作出來的東西,也很受啟發。對於一個球鞋迷來說,這一刻對我非常重要,因為我當時非常喜歡一些定製球鞋的藝術家,這一刻讓我覺得自己也是他們其中之一。」

對於一個球鞋迷來說,這一刻對我非常重要,因為我當時非常喜歡一些定製球鞋的藝術家,這一刻我覺得我也是他們其中之一。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縫製球鞋了?

「祖母在我高二的時候送了一台縫製機器給我。那時我在繪製鞋子,也在剪貼拼接材料,也在縫製一些東西,那是我最開始縫製鞋子的時刻。」

你在 No Fear 店舖裡賣過鞋,也曾在 Niche Market 工作,後來你是怎麼去到下一個地方的呢?

「我離開了北卡州之後,就想去更多的球鞋店裡偷師,學習更多機械的操作。我很幸運地遇上了一名高人,我告知他我想學習關於修鞋和製鞋的知識,他告訴了我各種機器的運作和作用,他帶領我找到了製作高端鞋子的機器。我跟他說想要向他學習,他說他不認識我,這可能會造成一些法律責任。你知道的,在加州很多人都因此遭到起訴,所以他沒有教我更多了。」

「第二天我就在一個角落裡頭通過觀察來學習,我對修鞋店的機器運作非常著迷,我學習到除了激光蝕刻之外的知識,並瞭解到在這方面我還是太無知。後來他覺得實在受不了,就讓我走過去,近一點看著了。」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你當時是那種每天都會去煩著人家的孩子吧(笑)?

「是的,正是那種人。這位啟蒙老師看我是嚴肅認真的,而且他也是個紳士,發現這個小孩是真的想學習,於是他給了我一次機會,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有人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因為你知道的,很多人都會叫我滾開。」
「那家修鞋店的機器都是為高端鞋子服務的,也就是我現在主要接觸的鞋子。後來我就到了紐約,修一些 Gucci 的鞋子,之後也有修 Vans 的鞋等等。這就是我學習修鞋的經歷,但是我仍然有很多知識需要學習。」

那麼,你開始在定製球鞋方面掙到錢了,而且也很有激情?

「是的,非常有激情。那時候我跟朋友們一起聚會、製作 T-Shirt,我去買鞋,然後自己定製。我用的是我爸爸買給我的機器,大概是 $3,500 美元的機器,它帶給了我商業方面的計劃和成功,我就跟隨著我的激情,拚命創作。那時候 Instagram 開始興起了,我就把皮革等材質的球鞋都放到 Instagram 上,那是很早期的照片了。」

然後你就開始給朋友們做鞋了嗎?

「是的。不過後來我還給我在拉斯維加斯當 DJ 的朋友幫過忙,還曾經送過壽司,但主要精力還是放在鞋子上。我希望用好每一種材料,讓鞋子看起來是好看的,實現鞋子的「重生」,這就是我想要的品質。」

我希望用好每一種材料,讓鞋子看起來是好看的,實現鞋子的「重生」,這就是我想要的品質。

你那時把這些東西品牌化了嗎?

「嗯,那時我就已經有自己的品牌了。」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那時你就命名自己的品牌叫 The Shoe Surgeon 了嗎?

「實際上 The Shoe Surgeon 這個名字當我在 Charlotte 的時候就有了。在東海岸跟在加州有很大的分別,因為從東海岸出發去很多州都非常近,我們想去紐約就去紐約,我們在紐約受到啟發,那時我的兄弟和朋友都覺得我應該有一個我自己的品牌名。我們當時在紐約時代廣場很貴的旅店裡想到了 The Shoe Surgeon 這個名字,因為我們覺得外科醫生是很掙錢的。後來我跟我當時的朋友失去了聯繫,但是我還是保留了這個名字。慢慢地,就開始有名人、DJ 來找我定製鞋子了。」

我們當時在紐約時代廣場很貴的旅店裡想到了 The Shoe Surgeon 這個名字,因為我們覺得外科醫生是很掙錢的。

那時你已經對整個球鞋的工業體系很熟了,對吧?

「是的。」

所以你的商業模式就是由他們買鞋,然後你投入時間幫他們定製,然後再賣給他們,對嗎?在意大利人的鞋子修理店裡。

「是的,那個店幫了我很多。那時我 21 歲,我想著能夠成為百萬富翁。」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為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那時我有一個很大的夢想,但那時有很多困難是要克服的,我知道只有克服了這些困難,我的事業才能發展下去。」

那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把這個車庫打造成工作室的?

「建立這個工作室是定製業務和鞋子都做得很好的時候,因為過去很多人會擔心出現假貨、質量問題等等。」

曾有一段時間,定製變成了一種文化。

「是的,尤其是 Air Jordan。雖然東西海岸的習慣不同,但是喜歡 Air Jordan 的人很多都喜歡這種定製服務。我首先是使用父母的車庫,囤積比較高級的球鞋,並在裡面做設計。我嘗試過多種風格,試著讓設計變得更有趣,而不是簡單地把材料拼接在 Nike 的球鞋上,我想用我的設計引領潮流。我用很多客人的球鞋製作出了不錯的設計,包括定製的 Vans。我們賣定製的 Vans,大概是 $750 美元的樣子。」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我得承認我們的定製服務還是處於非常初級的階段。我是對客人非常挑剔的人,如果有一個邀約定製,我們已經做過了,那我是不會再接受的。後來我在 Facebook 上發佈了一個我想學習設計的消息,因為我想讓我的設計更加特別,後來就有人把 Justin Bieber 的設計師介紹了給我。接著我就給他們定製了鞋子。」

我是對客人非常挑剔的人,如果有一個邀約定製,我們已經做過了,那我是不會再接受的。

「也是從那之後我就開始覺得,那就賺一些錢吧。當然,給 Justin Bieber 做鞋還是很酷的,我還給 H. Lorenzo 等名人做球鞋。在那一個月我掙了一萬五千美元,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結果那個月還沒到月底我就把錢全花光了(笑)。」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是買了更多的鞋嗎?

「不是。是拿來開 Party,、買食物,也買了一些新球鞋等等吧。那時我覺得一切都是無限的,小時候我玩電腦時就覺得,很多東西是無限的,你失去之後還可以再賺回來。但實際上,很多東西都是有限的,我花光了所有錢之後才發現,我還有房租沒有交。而且生活還是起起伏伏,我也不知道我下一份工作會做什麼。」

也就是說你幫 Justin Bieber 他們做完了鞋之後,你卻付不起房租?

「是的。」

那現在好點了嗎(笑)?

「現在好多了。我看著我的財務狀況,心想,我應該去上一所商學院好好學一學。當然,我知道那不是屬於我的道路,但是對於我的兒子,我至少想得讓他試一試。」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你現在在銷售和轉賣的時候有沒有覺得收入很驚人?

「是的。當時我正在跟我的妻子,當時的女朋友約會,那一段時間收入非常好,做事情也非常順。當時我有一個朋友是做市場的,他建議我做 Air Jordan 4 的定製。之後我就創作了一個方案,把圖片發到了 Instagram 上,很多人看到之後都說他們也想訂一雙。那時我們在 Facebook 上面有粉絲交流群,於是這一款的生意做得非常好,訂單很多。 」

人們向你下訂單?通過 PayPal 嗎?

「是的,PayPal。我很喜歡 PayPal,沒有它我就成為不了現在的我。」

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那樣嗎?就是人們把錢打給你,然後說我想要做某款鞋,是這樣嗎?

「是先付一半定金,然後交貨再付一半這樣。當時我定製一雙鞋收取 $500 美元。」

你做一雙鞋大概多久?

「我做一雙鞋有時候需要好幾個月。」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人們付了定金,然後等幾個月嗎?

「是的。不過 Justin Bieber 第二天就拿到了,因為他第二天就需要,他有一個演出。而其他人,我們就是一個接著一個訂單這樣排隊,後來我們開發了不同的定製產品,慢慢發展成為了一個生意。」

那麼,這個產業裡面有多少人能做的好?

「讓我說的話,這個產業裡沒有人做得好。即使我自己也不夠好,其他人也是。人們都愛在 Instagram 上發帖,這就形成了關於如何製作好鞋的競爭,但是我並不是多麼喜歡定製 Air Jordan。我把注意力慢慢從製作只想要賺錢的 Air Jordan 轉移到了如何做出更好的產品上,後來我就是思考如何以合適的方式作出更好的球鞋了。」

讓我說的話,這個產業裡沒有人做得好。即使我自己也不夠好,其他人也是。

所以你在做生意的同時,也很注重自己的理念對吧?

「是的。我不想追隨任何人。」

「這就是我想教別人的原因,我想把正確的方式教給某個人,讓他比我發展得更好更優秀。我的目標就是促使他們的前進。當有人真正想設計一款好的球鞋時,我不介意把我的工具給他使用。但是必需要先學好設計,再去賣產品。」

這就是我想教別人的原因,我想把正確的方式教給某個人,讓他比我發展得更好更優秀。我的目標就是促使他們的前進。

你現在高興嗎?你曾經說過對自己的產品也不滿意,那麼你現在滿意一些了嗎?

「始終還是不夠好。」

我覺得可能你餘生都會這麼說吧?

「也許吧,我同意,我設計和試穿自己做的東西時,一般我都不會滿意。我是那種非常挑剔的人。」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你總是能發現產品的缺點。

「是的,產品的缺點、我不想穿的原因。例如有一次我看著自己設計的鞋子,感覺非常不滿意,於是我就走掉了。人們問我為什麼,我說是因為鞋子的問題,我現在就要重新設計我的鞋子。我想要創造一雙我真正喜歡的鞋,能讓我因此出名的鞋子。」

現在的價格是多少?比如說 Air Jordan 4 的定製。

「$2,500 美元,這不包括購買鞋子的錢。」

現在在線上等待的客人有多少?就是還沒有拿到鞋的朋友有多少?

「現在線上預訂等待的顧客得上百吧?很多的一個數字。我想很多朋友都知道我的狀態,我一直也在尋找想要加入這個產業的人,因為在美國,真正做定製球鞋的人幾乎沒有。所以說這件事,大多數的工作還是得我自己來做。」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你跟 Jordan Brand 的合作,是以怎樣的形式呢?是他們把鞋子從總部寄給你使用嗎?

「我跟他們的合作很多次了,我經常去他們芝加哥總部,也在那給他們講一些課,我算是他們的代理商之一吧。」

這是件很瘋狂的事,而且他們還叫你去芝加哥總部講課。

「這就是有點強迫的意思吧…」

什麼?強迫(笑)?

「其實我是有一點討厭這個品牌的,從年輕的時候就是這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有時候他們設計的球鞋很無聊。所以我就想,我能不能重新創造,產生新的產品呢?他們就覺得,我這樣的人很關心他們的品牌設計吧。」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好的,談談他們是怎樣聯繫上你的吧?你們第一次溝通,是通過電子郵件、傳真、還是電話呢?

「我在與 Jordan 合作之前跟其他品牌合作過,他們看到我們 The Shoe Surgeon 有做他們的鞋,就通過我的朋友找到了我,想跟我談談。我當時很忙,這是一個很長的過程,因為他們那邊要求的事情有些多,我甚至都不記得第一場談話是什麼了,因為第一場談話結束之後緊接著就是第二場談話,跟每個人談話的話題都不同,談一些關於預算之類的東西,後來我收到一個電子郵件合同,我們就在定製和藝術設計方面展開了合作。」

提到錢的問題,他們是給你重新設計的費用嗎?

「取決於作品的受歡迎程度。我覺得從我創立了 The Shoe Surgeon 到跟這些知名品牌合作是非常棒的一個過程。我們也有一些面向校園的合作,幫助這些品牌設計出適合學校的產品。」

這很有趣。

「是的。Instagram 對市場影響力很大,現在已經成為鞋文化的一部分了。」

Instagram 對市場影響力很大,現在已經成為鞋文化的一部分了。

現在你跟大的公司簽約了,你有自己的商業經理人了嗎?還是仍然是你自己管理著所有的事情?

「之前是我一個人,現在我開始接受一些商業建議了。我始終覺得我不喜歡商業,也不認為自己在商業上有什麼能力,我更喜歡藝術的那一部分。但是我得懂得客戶的郵件、懂得設計流程,得懂得幾乎公司的所有事。現在我終於找到了一個能讓我更有計劃做事的人,他能幫我從更好地處理事情。」

就是三天前聘用的那一位嗎?

「是的,三天前,所以我就不用自己做所有事了。我很感謝我妻子和朋友在背後的幫助。」

就像團隊那樣的幫助。

「是的,就像是團隊。現在我開始僱人了,去年可不是這樣。」

僱的人都是設計鞋子的嗎?

「不全是。現在我有一個全職的設計師,還有產品視頻照片的攝影師,還有我們的商務經理人,我們就像一隻創業型的企業。」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有沒有公司找你為他們的工作。

「有的。他們想讓我給他們工作,adidas 也給了我很多工作的機會,但是沒必要停下我現在所做的事。我可能從來沒有真正得到一個工作,只是我需要自己進行創做,而且我也沒辦法給別人工作。」

你有自己的家庭,你得顧忌到家庭的穩定、健康保險等等對嗎?

「我兩年半前搬去洛杉磯,前半年生活非常困難,連續好幾晚也不睡覺,就為了付薪水。當時我太太懷孕了,我想要穩定點。」

你太太懷孕了,你要維持生計,你要不停的賣鞋子對吧?

「鞋子當時其實也幫了我的忙。最後我終於接到了來自 adidas 的第一個邀約,來自布魯克林的。」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太瘋狂了!位於紐約布魯克林的 adidas 設計室非常有名。我知道他收到了從三萬封求職郵件,然後選擇了你。

「是的。我覺得事情是接二連三發生的,移居到 San Francisco 是一件大事,期間越來越多的人想買我做的定製鞋也是一件大事。我只是抓住了生活中發生事,終於在最後也抓住了我想要的生活。」

所以說下一件事就是你自己的球鞋品牌了,對嗎?

「是的,我正在做自己的品牌,當然我也會繼續做定製的鞋子。所有的這些產品都是以 The Shoe Surgeon 命名的。如果自己的品牌做成了,可能會成為一個獨立的業務。」

具體的計劃是怎樣的?

「計劃是 9 月做出來,但是我也不確定準確的時間。我們要看看時間、空間、產品都是否合適,具體還有待確定。」

所以以後就是既有自己的品牌又有定製,對嗎?

「是的。不過我從小就是一個經常變來變去的人,前一天我想買鞋子練武術,但是第二天可能主意就變了。雖然我也喜歡穩定的東西,喜歡有一個安靜的空間,但同時我也非常喜歡變化、變革,喜歡不同的機會走進來。當然,我想把這兩點都做好。」

2018 年有大新聞啊!

「是的,2018 和 2019 可能都有。」
HYPEBEAST 專訪美國頂尖球鞋定製單位 The Shoe Surgeon

你現在引入合夥人了嗎?

「沒,還沒有合夥人,只有商業顧問。」

所以說現在還是你個人擁有整個公司?

「我曾經有過一個合夥人,他是我家鄉小鎮的一個朋友,他上過商學院。雖然我有了自己的企業,但是我不太懂商業,我一直就是想專注於藝術這一面的那種人,然後讓有商業頭腦的人來幫助我。有人推薦了他,我認為他很懂商業,但事實證明讀商科不代表就懂商業,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教訓。後來我從他手中把公司股份給買回來的。能買得起他手中的股份,讓我感覺很不錯。」

可能很多人都會覺得,買回來就代表我沒合作夥伴了吧?

「我妻子就是這麼覺得的,她認為我這個決定是錯誤的。但是我覺得買回來還是很好的。」

是的,因為有時候事情會跟你想發展的方向是相反的。我也知道很多企業家會從其他的合夥人手中失去自己的企業,合夥人有時候把股份給「偷走」了。

「是有這種情況。但是對我來說,我從未失去,我不會輸,因為我從不放棄。所有想到我品牌的人,都知道我就是 The Shoe Surgeon。」

閱讀全文

繼續閱讀

閃亮稻妻-The Shoe Surgeon 迎來限量定製 fragment design x Air Jordan 1
Footwear 球鞋

閃亮稻妻-The Shoe Surgeon 迎來限量定製 fragment design x Air Jordan 1

更獨家在巴黎 Nous 店舖販售。

變廢為寶 − The Shoe Surgeon 打造 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 1 聯乘定製版本
Footwear 球鞋

變廢為寶 − The Shoe Surgeon 打造 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 1 聯乘定製版本

做夢都想擁有。

The Shoe Surgeon 再獻新猷帶來「Lux」訂製 Air Jordan 1 鞋款
Footwear 球鞋

The Shoe Surgeon 再獻新猷帶來「Lux」訂製 Air Jordan 1 鞋款

神秘黑魂感。


Golden State Warriors 攜手 The Shoe Surgeon 打造定製聯乘 Air Jordan 1
Footwear 球鞋

Golden State Warriors 攜手 The Shoe Surgeon 打造定製聯乘 Air Jordan 1

全球限量 6 雙,可惜當家球星 Stephen Curry 沒機會穿上了。

Levi’s x Karla Welch 限量聯乘系列慶祝 501 誕生 145 週年
Fashion 時裝

Levi’s x Karla Welch 限量聯乘系列慶祝 501 誕生 145 週年

荷里活著名形象指導 Karla Welch 主理!

Apple 公佈 2018 年首季已賣出 600,000 部 HomePod
Tech 科技

Apple 公佈 2018 年首季已賣出 600,000 部 HomePod

何時才到亞洲區推出呢?

日本手機遊戲「星のドラゴンクエスト」找來成龍當廣告主角?!
Entertainment 娛樂

日本手機遊戲「星のドラゴンクエスト」找來成龍當廣告主角?!

99 級武鬥家出現宣傳感謝祭!

Vans 將為夏日推出全新「Desert Embellish」系列
Footwear 球鞋

Vans 將為夏日推出全新「Desert Embellish」系列

以沙漠的景觀去啟發靈感。

PORTER「BILL BRIDLE」系列-馬具皮革小物香港上架情報
Fashion 時裝

PORTER「BILL BRIDLE」系列-馬具皮革小物香港上架情報

貴族工藝展現。


ASICS Tiger GEL-Lyte III「Neon Suede」鞋款配色將於香港上架
Footwear 球鞋

ASICS Tiger GEL-Lyte III「Neon Suede」鞋款配色將於香港上架

夏日淺色系列登場。

樂此不疲?Samsung 再度推出廣告揶揄 Apple iPhone 機能
Tech 科技

樂此不疲?Samsung 再度推出廣告揶揄 Apple iPhone 機能

大戰一 Joke 即發。

球鞋設計師 Jake Danklefs 打造「New Balenciaga」定製鞋款
Footwear 球鞋

球鞋設計師 Jake Danklefs 打造「New Balenciaga」定製鞋款

將玩笑變成了現實。

近賞 adidas Consortium Ultraboost Mid「Prototype」鞋款
Footwear 球鞋

近賞 adidas Consortium Ultraboost Mid「Prototype」鞋款

配色大混集。

Converse Japan 為 Chuck Taylor All Star Hi 推出全新 GORE-TEX 版本
Footwear 球鞋

Converse Japan 為 Chuck Taylor All Star Hi 推出全新 GORE-TEX 版本

更以三種色調拼接呈現。

More ▾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偵測到廣告攔截。

我們僅向廣告商收費,而非讀者。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請將我們納入廣告攔截程式的白名單中,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