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人品牌?解構正宗 Skaters 不再追捧 Supreme 的原因

元祖滑手都認為 Supreme 開始變質了嗎?

編輯 :
Fashion 時裝 
59,060 Hypes

1994 年,James Jebbia 選擇在曼哈頓下城 Lafayette 街上開設首家 Supreme 門店,品牌的傳奇篇章便從此開啟,同時這家滑板店的開設亦改變了紐約的滑板環境。

紐約由於天氣惡劣、交通混亂、人口太多、滑板公園稀缺等關係,當地的滑板人只能如亡命之徒般進行著滑板活動,他們白天聚集在布魯克林,晚上轉移到齊格菲爾德劇院,由於兩地相隔太遠,Astor Place 則成為了中間的休息點。 Supreme 開店之後,空蕩蕩的 Lafayette 街頭成為了一塊理想之地,這裏成為了年輕滑手的聚集地,是當地滑板文化的中心地帶。隨後無論是洛杉磯還是英國倫敦等地,都因為 Supreme 門店的進駐而促進了整個街區的發展,Supreme 亦逐步確立它「至尊」的地位。
解構正宗 Skaters 不再追捧 Supreme 的原因
2017 年 Supreme 被估值高達 10 億美元,獲得私募股權投資巨頭 The Carlyle Group 的入股;品牌與 Louis Vuitton 的合作不僅在潮流領域引爆,更獲得時尚界的高度關注,實現了雙贏。但在 Supreme 獲得更多 Hypebeast 追求的同時,筆者卻發現街頭品牌的核心用戶「Skaters」對品牌的認可度有了變化,例如 Palace 創始人 Lev Tanju 就在接受《Freeskatemag》的專訪中提及傳奇滑手 Jason Dill 曾經主動聯系希望加入 Palace Team。

我們當然不能因此便以偏概全地說 Supreme 被滑板人厭惡了,但品牌在普通滑板人的心目中產生了何種變化,也的確值得探討一番。

The Skateboarding Spirit lives on?

解構正宗 Skaters 不再追捧 Supreme 的原因
據 Jason Dill 的回憶,90 年代初紐約的生活就與 Larry Clark 的《Kids》影片中如出一轍:「我周圍的朋友都是整天滑板、派對、還有 Do Drugs。那時我只有 17 歲,影片在 Angelica 電影院上映的時候,我只能讓已經成年的朋友作為「家長」,陪同我一起去看。有趣的是,在《Kids》影片上映之前,我已經和裏面的演員們打成一片。所以在觀影的時候,那是另一番感受。而且,我的生活與電影有很多交集。我剛到紐約的時候經常住在朋友家,晚上就睡在沙發上,包括 Danny Supa、Mike Hernandez、Gino Iannucci,都幫了我很大的忙。其實在來到紐約之前,我在舊金山就是這樣生活的。還有 Chris Keeffe、Peter Bici、Gio Estevez 等第一批在 Supreme 工作的滑手們,我總是和他們泡在一起,消遣也好,滑滑板也罷。最後,不能忘了 Keith Hufnagel 與 Maurice Key,他們對我的影響也很大。」而《Kids》甚至可以說是「記載」了《A Love Supreme》(1995)滑板短片之前品牌最初始的創建理念與文化。
解構正宗 Skaters 不再追捧 Supreme 的原因
此外,出演《Kids》電影的 Gio Estevez 可以說是 James Jebbia 了解紐約滑板文化的啟蒙導師,James 在回憶起 Supreme 開業第一天的情景時這樣說到:「因為 Gio 在這裏工作的緣故,包括 Justin Pierce、Jeff Pang、Peter Bici 、Harold Hunter 等一群滑手來到店鋪捧場,但我卻從不認識他們。」由於 Gio 參與其中,讓紐約的滑板人很快接受了這個當時與眾多家具店成為左鄰右裏的 Supreme 滑板店。

根據 Supreme 達人 Ross Wilson 的回憶:「1994 年的 Supreme ,只是一間在曼哈頓下城的小小滑板店。對於獨立滑板店來說最棒的事情就是,這不只是一個購物的地方,亦是一個可以聚會、消磨時間的聚集地,成為當地滑板文化的中心。Supreme 凝聚了這股能量,把它充分發揮,其實裏頭並沒有太多客人,只有幾位滑手在裏面而已,聊些廢話、抽煙、喝酒、玩滑板。在人們透過社群得知好友近況之前,人們是真的要出去與朋友見面的,這家在 Lafayette 街上的小店如同每個滑手必混的俱樂部般,可能對外界來說會稍嫌恐懼,但這就是滑板人真實的樣子。」

Lafayette Street, New York City 1994 ?@ocularge

A post shared by Supreme (@supremenewyork) on


所以,當問到滑板人們認為「滑板文化的核心體現在什麽上」時,「滑手」是絕對避不開的兩個元素之一。正如 VANS China 的職業滑手王匯豐所說的:「因為這些東西都是由真正的老滑手們創造的,包括品牌、視頻、照片等等,這些都在無時無刻中影響著新的滑手。」現時,他亦開始經營自己的滑板品牌 BOARDHEAD 。

The Classics

而另一個元素則是「滑板影片」,例如對 Jason Dill 滑板風格影響最大的一部影片是 Alien Workshop 的《Memory Screen》:「第一次看到它時我才 12 歲,毫不誇張地說,裏面的每一個畫面、每一個鏡頭都讓我們瞠目結舌,沒想到,滑板竟可以如此瘋狂!以上所有這些影片都對我拍攝 Fucking Awesome 的視頻影響很大。像《Hockey Street》,就是在向《Video Days》致敬。」
解構正宗 Skaters 不再追捧 Supreme 的原因
近年台灣被外國滑手譽為「滑板天堂」,不少外國滑手都會選擇在台灣取景拍攝滑板視頻,從 8 歲開始接觸滑板的台灣職業滑手柯家恩(Kyle Ke)覺得 Supreme 的影片是證明品牌沒有離開滑板文化的關鍵所在:「在《Cherry》放出之前,其實我一直對 Supreme 的感覺一般般,也不怎麽滑板了。但是《Cherry》之後其他的滑板影片也一部接著一部出來,加上在法國開店,以及圍繞著 Supreme 的滑手們開始創立滑板品牌如 Fucking Awesome 及 Hocky 等,讓我感覺到 Supreme 的滑板核心猶存。」

毋庸置疑,《Cherry》從視覺方面將滑板 DNA 重新帶回給品牌,並確保 Supreme 和它的滑板根基不會漸行漸遠,Jason Dill、Mark Gonzales、Dylan Rieder 等一眾傳奇滑手的個性都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現,成為影片一大亮點。

除此之外,Supreme 常年贊助年輕的滑手、擁有自己的滑板團隊、Lookbook 的模特都由滑手擔當、出品滑板配件…… 從這些角度來看,作為 Supreme 核心的「滑板文化」的確並沒有遺失。

The Reselling Era

回顧 Supreme 的發展史,2002 年是其中一個轉折點,這年 Supreme 與 Nike 首度聯名推出的 Supreme × Nike SB Dunk Low 炙手可熱,球鞋巨頭的湧入給 Supreme 帶來了巨大的關注;2012 年 Supreme 與 COMME des GARÇONS 的聯名,被 James Jebbia 視為了轉捩點:「我認為 2012 年和 CdG Shirt 聯名開啟了很多機會,也帶來非常多的關註。」

解構正宗 Skaters 不再追捧 Supreme 的原因

The Comme Des GarÇons Shirt X Supreme 2012 Collection, Supreme

在獲得更多的關注之下,Supreme 在轉售市場上的利潤越來越高,位於唐人街的 Unique Hype Collection 甚至可以說是靠著售賣 Supreme 發跡的。品牌在這幾年間的爆發,亦令更多 Reseller 盯緊 Supreme,「現在我身邊有些人會購買 Supreme 的原因已經不是因為覺得它『有型』,而是轉賣出去會賺到錢,這時候 Supreme 就只是一件很純粹的商品而已。」於 HKIT 滑板店工作的 Kit 這樣補充道。

最近,Jonathan Graham 更特別開設一個名為 Strictlypreme 的平台,集中轉售 Supreme 商品為主,從中賺取手續費。

Who’s To Blame?

於大眾層面得到普及,無可避免的就是穿 Supreme 的群體開始變得越來越繁多,它不再是某一特定群體的「專屬」品牌了。玩滑板的人穿它、不玩滑板的人也穿它、明星穿著它上節目…… 更甚至乎在坊間出現大量假貨,在街上已經難辨真假。
解構正宗 Skaters 不再追捧 Supreme 的原因
柯家恩身邊的朋友中,既有 Supreme 的忠實粉絲,也有不喜歡 Supreme 的:「有些朋友是 Supreme 的死忠,收藏很多,連 LV × Supreme 的也有;當然也有不喜歡的,問他們為什麽不喜歡,可能就是跟風的人太多了,穿 Supreme 變成了『那些不懂的跟風一族』。」

品牌的形象影響著受眾,同時受眾的形象也或多或少影響著品牌的形象,這是相對的。所以《THRASHER》雜誌主編 Jake Phelps 就曾經表示不希望自家出品的 T 恤被不了解滑板文化的消費者穿著;Jason Dill 也在我們之前的采訪中表達:「我不會給這些所謂的公眾名人寄自己的產品。但我也有一個底線,如果像 Kim KardashianKendall Jenner 穿 Fucking Awesome 的服飾出鏡,我會非常厭惡:『拜托,請不要穿我們的品牌。』」
解構正宗 Skaters 不再追捧 Supreme 的原因
而 Supreme 在把「生意」做大的時候,增加消費客群是其中一種手段。

So… Do we love it or hate it?

William Strobeck 與 Supreme 之間的合作從 《Buddy》開始,《Cherry》是他單獨完成的第一部全長滑板影片,至今兩者已有 5 年之久的合作關係。William 在 Supreme 的工作內容之一就是記錄年輕滑手們的成長過程,並通過自己的視角呈現出來。「對我來說,滑板並不是一項運動,它是一種生活方式(Lifestyle)。」William 說。

而知名滑板店 flystreetwear 主理人 Jeff 的中立態度,亦是筆者接觸到的大部分滑板人的想法:「不討厭 Supreme ,但也不是它的狂熱愛好者,就是把它看作是滑板世界裏的其中一個品牌,我身邊的朋友大多和我的態度差不多。」
解構正宗 Skaters 不再追捧 Supreme 的原因
歸根到底,Supreme 原來也是由一間滑板店化身而成的品牌,甚至乎連 James Jebbia 也曾表示,「我向外介紹自己都是『我經營一家滑板店』。」而事實上,無論 Supreme 在滑板人眼裏是否仍屬於核心的滑板品牌,它也的確將滑板文化帶到了新的高度、新的領域,讓更多人開始了解滑板文化、追求滑板文化。

閱讀全文

What to Read Next

SUNTORY 透明水「藍莓優格」口味亮相
Food & Beverage 飲食

SUNTORY 透明水「藍莓優格」口味亮相

新口味喝起來如何呢?

Nike Air VaporMax Moc 2 現已加入 NIKEiD 的行列
Footwear 球鞋

Nike Air VaporMax Moc 2 現已加入 NIKEiD 的行列

一同打造獨一無二的 VaporMax Moc 2 吧!

上海時裝周回顧-2018 秋冬最值得關注的 5 個設計師系列
Fashion 時裝 

上海時裝周回顧-2018 秋冬最值得關注的 5 個設計師系列

中國設計新勢力早已擺脫稚氣,日趨自信。


傳言 Kanye West 或將完成最新專輯?
Music 音樂

傳言 Kanye West 或將完成最新專輯?

是捕風捉影或確有其事?

是日 5 項注目潮流精讀
Fashion 時裝 

是日 5 項注目潮流精讀

務必留意 The North Face Urban Exploration 的全新系列!

天價估值-抽象大師 Pablo Picasso 名畫《Le Marin》即將舉行拍賣
Arts 藝文

天價估值-抽象大師 Pablo Picasso 名畫《Le Marin》即將舉行拍賣

大師的自畫像?

More ▾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