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別指望在互聯網上看看圖片就能讓你變專業」

CLOT 的兩位創始人分享自己的生存之道。

編輯 :
Fashion 時裝 
50,074 Hypes

眾所周知的是陳冠希和 Kevin Poon 於剛過去不久的紐約時裝周上發佈 CLOT 2018 秋冬系列,這也是他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舉辦時裝秀。在籌備時間只有六週的情況下,陳冠希和 Kevin 得到了不少好友和知名品牌的幫助,比如 Nigel Sylvester、Aleali May、Dr. Woo、Nike、Fear Of God、Sacai、Expert Horror 等。Edison 和 Kevin 還聊到兩人是怎樣相識於籃球場,以及 CLOT 在新的一年將有怎樣的計劃等一連串事宜,這對讀者來說或許也有不少啟發。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第一次來紐約辦秀的感受是什麼?

Edison:我覺得一切都發生得非常突然,事實上,在去年年底的時候,我們才被通知要在紐約時裝周辦秀。在我看來,這是一次很有挑戰性的嘗試,比如構想一個概念,組建一個新團隊還有就是製作一批用來走秀的新衣服等等。而這次紐約時裝周的整個過程也讓我們更加了解自己並突破極限,還有就是給予了 CLOT 新的目標。我們以前就常常在想要如何去拓展我們的品牌,現在 CLOT 到達了一個新的高度,我們很感激能在紐約時裝周上擁有這樣的一個機會。

Kevin:我們只有大概六週的時間去準備這場秀。總的來說,我們有一個很棒的團隊,這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不管是概念的實現,造型還是到創意等各個方面,整個團隊都能很好的融入在一起。當然,也很高興聽到大家都很喜歡和享受我們給大家帶來的這場秀。

你們有很多好友和合作夥伴,所以這次有誰來到現場支持你們?

Edison: 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自己,我們對模特的要求也是這樣,所以我們不想要專業的模特步伐,我們只想讓他們在秀場上按自己平時走路的方式去走秀。這就是讓我覺得這場秀是成功的原因之一,因為大家都覺得很好玩。從模特到造型師,到花卉藝術,到選角等環節我們都有朋友在幫忙,像 Azuma Makoto、Janae Roubleau、Eugene Tong、Sean Wotherspoon 和 Aleali May 等等。你知道這樣的好處在哪裡嗎?就是我們彼此已經認識了很多年,不再是第一次見面並試圖去融入彼此的階段,雙方都已經很清楚知道能帶來什麼樣的幫助。所以這對我們來說已不止是一場時裝秀,更像是家人的聚會。我們有很多的朋友是第一次走秀,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像 Dr. Woo 和 Cali Dewitt ,這群朋友給我們帶給了很多正面的能量和積極的氛圍,讓我們更像是一個大家庭,他們是有史以來最好的團隊。

我和 Kevin 也沒有常常見面,也正好借這個機會聚一下,說說笑笑地一起工作。我們一直以來共同經歷了不少起起落落,這場秀也讓我們感到很大壓力,但總的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有趣,非常棒的經歷。讓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像「無論你們彼此隔多遠或是有多久沒見過面,友情永遠都會在那裡等你。」這一句話所說的那種感覺。

「我們有很多的朋友是第一次走秀,也可能是最後一次。」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你們準備這一場秀的時間想必也非常緊迫,那你們在這個過程中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Kevin: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正式進入過時裝秀的秀場,所以需要在一段非常有限的時間內把所有想到的東西都視覺化,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我記得我們兩人在東京的時候,早上只是一起喝了一杯咖啡,然後問彼此在紐約時裝周上想要做什麼,那時我們的靈感就「boom」的一下跳出來了。討論了 10 到 15 分鐘左右,我們就把標誌設計、展示形式、模特選擇、走秀方式等方向確定了下來,Edison 考慮到這場秀的時間正是中國農曆新年來臨之際,因此他提出讓所有的東西以我們最喜歡的花卉藝術家 Azuma Makoto 所搭建的櫻花樹枝為中心,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點子。

Edison:對我來說,最有趣的部分是把所有 CLOT 的聯名合作都放在一個秀場上去展示。我一直告訴我的粉絲們,要有鴻鵠之志,當我知道有這個秀的時候,我告訴別人我要在這次的秀場上把我的夢做得非常大。幸運的是,我們得到了朋友們的幫助和支持,否則我們不能做好這場秀,像我們做品牌已經有 15 年了,而很多人認識 CLOT 也是通過 CLOT 和 Nike 多次的聯名合作。我們也同樣很感激 Sacai、Cali Dewitt、Fear Of God、John Elliot、Medium Rare、Dr. Woo、Expert Hoor、VLONE 等朋友和品牌的支持,當我詢問他們是否要參與我們在紐約時裝周的時裝秀時,他們明確地告訴我:「我們要一起做這場時裝秀,你就直接告訴我們什麼時候是截止時間吧。」當我對他們說:「三周內吧。」時,他們都感到很震驚,而這麼短的時間讓他們也倍感壓力,但最後我們還是成功為大家呈現出來了。

「我一直告訴我的粉絲們,要有鴻鵠之志。當我知道有這個秀的時候,我告訴別人我要在這次的秀場上把我的夢做得非常大。」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那你們在秀場上一共有多少個造型?

Edison:我們一開始想要 36 個,最後變成了 45 個,這其實是很瘋狂的,因為有很多人根本都不知道我們的牌子,甚至是因為這次紐約時裝周才第一次聽說 CLOT。我認為現在的人不會再像我們以前這樣做牌子了,現在的人只會堅持經營一個品牌約三至五年,從而便會選擇放棄且轉而投入另一件事,但是我們卻堅持了十五年之久。

是什麼啟發你們來到紐約時裝周,並以此作為品牌發展的下一步?

Edison:我們通常是在自己的店裡和網站進行銷售,並沒有很寬闊的分銷渠道。這次和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CFDA)合作是個很好的機會。CLOT 是其中一個被選擇在紐約時裝周「China Day」發佈新系列的四個品牌,剛開始我們就在靜態展示和走秀兩者之間猶豫不決,但當我們在挑選秀場音樂的時候,音樂讓我們感覺到很戲劇化的張力,我們就不想朋友們只是站在那裡了,而是想要添加一些情感在裡面。當我們邀請的很多人都在問我能不能在前排給他們安排一個位置時,我的壓力真的很大,因為當時頭排位置非常搶手(笑),所以在最後有點遺憾的是很多人最後都沒能看到我們的時裝秀。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在 2006 年你們首次與 Nike 合作,這次再度和 Nike 一起合作新的 Air Force 1 有什麼感受?

Edison:我們很幸運地能和 Nike 合作超過十年之久,我還記得我們第的一個合作項目是 2006 的 Air Max「Kiss of Death」。回想第一次的合作,我並不知道那時候是不是人們還沒有準備好,還是東方文化沒有那麼強的影響力,所以反應並不如這次成功。

Kevin:但我覺得自 2006 年後,球鞋文化經已漸趨普及。

Edison:所有人都在追逐球鞋文化,連我之前不怎麼關注球鞋的朋友,也會問我要去哪裡購買球鞋,我想這也反映出球鞋市場現在存在着泡沫。我們在不久以後還會有更多和 Nike 的合作將要發佈。

「所有人都在追逐球鞋文化,連我之前不怎麼關注球鞋的朋友,也會問我要去哪裡能買到球鞋,我想這也反映出球鞋市場現在存在着泡沫。」

我們在網絡上看到了你們的辦公室內有一片「球鞋墳墓」,可以解釋一下到底什麼是 CLOT 的「球鞋墳墓」嗎?

Edison:我不知道「球鞋墳墓」是怎麼讓大家都知道的(笑)。因為我之前和 Kevin 住在一起,朋友來到我們的房子,就會被一大堆的 DVD 和鞋子圍繞着,他們一直在說這很瘋狂,因為我們有堆積如山的球鞋和 DVD。接着我們搬進了辦公室,就把所有鞋子都放進了一整個區域。你們如果進入到這片「球鞋墳墓」,可以看到很多很厲害的東西,但它們都被閑置太久了,比如第一代的喬丹等等。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你們是怎樣認識彼此的?

Edison:我們以前在同一所學校上學。

Kevin:Edison 過去很喜歡打籃球,正好他們隊伍缺少一名替補隊員,他就很想我加入。雖然我上場的次數不多,但我都會在替補席上坐着。我覺得是一個正向的能量,讓他感覺得到我在那裡支持他(笑)。

Edison:在我 15 歲左右離開香港的時候,我就告訴我的一群朋友:「在大家上完學以後,一起出來做點事。」其中一個就是 Kevin。

Kevin:我們當時就是不想要一份成天坐辦公室的工作,整天穿着西裝上下班,這和我們想做的事情恰恰相反。我們過去都很喜歡黑幫和賭場等等題材的電影,然後就都想做一些很酷的事情,既能以此謀生,也不用天天把自己套在西裝裡面,這是我們當時給自己的承諾。

Edison:在我們剛開始做品牌的時候,我們必須自己負責所有事情,包括包裝衣服,計算財務和配送發貨。恰恰是這份工作也教會我們所有的事,包括是如何去製作衣服。我們並不打算騙大家,說自己是時裝學院畢業之類的,我們在做第一件 T-Shirt 的時候真的經歷了一個很困難的時期。幸運的是,合伙人和合作夥伴在那個時候都幫了我們,比如在他們的店鋪裏賣 CLOT 的東西。
我想要是在 10 年前,紐約時裝周邀請我們去辦秀,我們應該會敗得很慘。其實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時間去醞釀,我們在整個過程中也出過很多差錯,但經歷過這些錯誤後才找到了能讓我們發光的方法。
「其實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時間去醞釀,我們在整個過程中也出過很多差錯,但經歷過這些錯誤後才找到了能讓我們發光的方法。」
Kevin:在我們剛起步的時候,其實是玩具文化蓬勃發展的時期,像搪膠玩具在當時就很受歡迎,這也是讓我們能進入這個行業的關鍵,然後就是球鞋。另外,我想我倆都深受日本潮流文化的影響,最後把這些元素結合起來,就成為 CLOT 的根基。

Edison:我以前就在原宿的 NEIGHBORHOOD 店外輪候了兩個半小時,這就是為什麼在成立之初我們首先建立了 Juice 而不是 CLOT。我們是想用 Juice 在香港來推進這些品牌,而不是去承擔經手經銷商後的價格。

Kevin:我們當時就想為什麼香港沒有一個商店能涵蓋所有我們喜歡的東西呢?我意思是在同一家店內售賣球鞋、玩具、T-Shirt 和牛仔褲等所有東西。

Edison:我猜時至現在這些東西都還在流行,這感覺很奇妙。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那你們第一件製作的 T-Shirt 是什麼樣子的?

Edison: 15 年前,我們的第一件 T-Shirt 是和 Madsaki 一起合作的,Madsaki 現在是一個老闆,他簽下了「KAIKAI KIKI 」,和村上隆一起辦展。

Kevin:我們當時其實並沒有想要做一個品牌,但卻發現有些品牌會直接從店裡偷取我們的設計。於是就想如果我們做一個自己品牌,就沒有人能直接把我們的設計抄襲過去了,這算是一個開始的過程。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因為你們的總部位於香港,那你們是怎麼樣把客戶群定位在西方市場的?

Edison:我們從沒想過要怎麼博取別人的關注和了解,而很幸運的一點是我們曾與很多具知名度的單位合作,從 Nike 到 Hiroshi Fujiwara、 A BATHING APE®、NEIGHBORHOOD 等等。如果對這些單位有所了解,就會思考 CLOT 為什麼和它們合作,而經過這些年,我們也逐漸證明了自己。

Kevin:我想因為我們是全球化的第二代年輕人,我們有全球化的思想。像 Edison 在溫哥華長大,我則在洛杉磯上過學。我們很榮幸能成為中西方文化之間的橋樑,嘗試去尋找這兩者之間的一個平衡點,去不斷挖掘不同文化之間的交匯點。

Edison:以前,互聯網不像現在這麼發達。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是,我們是「沒有互聯網的最後一代人」,所以當我們開始做牌子的時候,我們並不知道怎麼運用互聯網。我們感謝互聯網的同時,也痛恨它。因為身邊所有人都在說你們應該用這個社交媒體,你們應該用那個軟件,但我就想說:「我有點受夠了,我到底應該去選擇哪一個?」回到以前,我們從沒想過可以做到像現在這種程度,這在以前並不是一個很正常的事情。現在一個新的牌子可以在本國之外的地區變得很流行,這永遠不可能發生在十五年前。在以前,如果你真的很想要一件東西,你必須親自尋找,或是問你的朋友這家店在哪裡,因為那時候並沒有手機地圖之類的東西。人們現在不可能意識到這點,就是現在你有錢就幾乎能買到任何東西,但以前就算你有錢,很多東西你想買也買不到,有些東西你可能連圖片都見不到。我常說,你不能只是去看一個東西,你要真正親身體驗它們、了解它們,而非只是上網去搜索他們的資料。我不是說我反對互聯網,我只是說科技越來越發達,人就會越來越缺乏內涵。

「我常說,你不能只是去看一個東西,你要真正親身體驗它們、了解它們,而非只是上網去搜索他們的資料。我不是說我反對互聯網,我只是說科技越來越發達,人就會越來越缺乏內涵。」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你們克服了哪些難題才能把多重文化主義帶到這次的秀場?

Edison:在國外很多人都不了解中國和中國的消費者,因為兩地市場與互聯網的互動不一樣,人們消化信息的方式也因此各異。對我們來說,我們大致了解中國市場及其消費者想要什麼,我們找到了一個進入這個市場的媒介。除了購買昂貴的衣服,衣服背後其實也有其文化元素,我們不能在不了解我們想要提供和想要表達的東西之前,就只是一味地向中國消費者說這是最新最貴的衣服。
「除了購買昂貴的衣服,衣服背後其實也有其文化元素,我們不能在不了解我們想要提供和想要表達的東西之前,就只是一味地向中國消費者說這是最新最貴的衣服。」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穿着 Gosha Rubchinskiy 的 T-Shirt,但他們連 T-Shirt 上單詞的發音都不會,甚至連意思都不明白。你會覺得人們穿着一件設計概念和他們出生國家完全不同的衣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嗎?

Edison:我覺得現在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其實最重要的事情是你自己怎麼想,是什麼影響你做出這些決定的,還有是什麼左右了你的想法。而互聯網幾乎摧毀了我們的情感,和我們的標準,尤其是在生活方式上。有些人在網上看到有人去了一個餐廳,看到別人說這餐廳很棒,就也認為這間餐廳的食物很美味之類的,但他們其實從來沒去過,這讓我感覺很不舒服。
「互聯網幾乎摧毀了我們的情感,和我們的標準,尤其是在生活方式上。」

Edison:可能我是一個保守的人吧,也可能我現在已經老了,我只會承認我自己覺得好的東西。我能體會到現在年輕人的壓力,例如在 HYPEBEAST 上面看到六家公司在做同一樣類似的東西,他們就會想「這個很流行,我們也要做這個」,但這並沒有體現出他們的創造力,如果你像其他人一樣,做一些一模一樣的東西,就沒有人會關注到你。他們做的是告訴大家你的靈感來自什麼東西,而不是在表達你個人的想法和觀點,你所做的一切,都應該是發自內心和能夠表達自我的。這是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最重要的事情,他們一方面擔心他們會迷失,但是他們另一方面卻選擇在互聯網上尋找答案,而互聯網並不會告訴你所有答案。我認為應該做的是從內心深處去搜索自己,和屬於你自己的文化,從而找到答案。

「他們一方面擔心他們會迷失,但是他們另一方面卻選擇在互聯網上尋找答案,而互聯網並不會告訴你所有答案。我認為應該做的是從內心深處去搜索自己,和屬於你自己的文化,從而找到答案。」

Kevin:在消費者至上的大環境下,我們嘗試去建立一個積極的影響,然後盡量在任何狀況下都能傳達一些正能量給別人,比如嘗試去幫助一些流浪漢,嘗試每天做一件好事… 我覺得我們的核心更趨向於貼近現實生活。

Edison:比如說,我們在設計 Air Force 1 的時候,在底部有第二層鞋底,這並不是僅為外觀而設計的。你必須要思考它背後的含義以及原因,我們不想因為你覺得某件東西好看,就直接把設計抄襲過來放在另一雙鞋上。我們要做出具有代表意義的東西,而不是簡單的顏色組合,這個色調有它存在的意義,它的靈感可能來自一段故事,又或是一個鮮活的人。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和 Nike 的合作一般花多久可以完成?

Edision:這個要根據鞋型來定,短的話應該是六個月,長的話可能需要十五個月。因為我們做鞋,別人也做鞋,有時候我們做好了樣品,但其他人早就已經做了類似的鞋子。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就只能直接丟棄這雙鞋,然後去做下一雙。

Kevin:與此同時,你必須要去學會保護你的設計。有時候,有些人可能會偷看你的電腦屏幕,然後就會做出差不多的東西,但他們可能都沒有意識到這一眼會影響到自己的設計。這其實很難,因為當你做出一個設計以後,你就會很激動,很想與身邊的人分享。

Edison:我們現在不能再給別人看了,我們的項目很有可能因此就會被終止,但這對我們是有好處的。現在我認為宣傳是至關重要的,宣傳期可能是兩星期至四個月,你也可以只用兩天就把東西趕緊賣掉。我覺得宣傳就像你的設計本身一樣重要,就像你設計了一雙很普通的鞋子,你的宣傳非常到位,鞋子依然可以賣光。但如果你設計出一個非常棒的鞋子,卻幾乎沒有什麼宣傳,你的鞋子就會賣不出去,這就是事實。

「我覺得宣傳就像你的設計本身一樣重要,就像你設計了一個很普通的鞋子,你的宣傳非常到位,鞋子依然可以賣光。但如果你設計出一個非常棒的鞋子,卻幾乎沒有什麼宣傳,你的鞋子就會賣不出去,這就是事實。」

Edison:我覺得這很有趣,所以我們每一次都會找不同的方式去宣傳我們的產品,有時候我們用快閃的方式,有時候會做長期的宣傳。通過這些經驗,我們學會了哪一種宣傳和推廣手段是最有效率且具效果的。我們也嘗試去做一些發人深省的產品,像是在年末我們打算發佈「神秘盒子」,在你收到它之前你是不會知道裡面有什麼東西的,但你一定會喜歡它。

HYPEBEAST 專訪陳冠希 & Kevin Poon

你們覺得 CLOT 的未來會變怎樣?

Kevin:我們一直都在與粉絲分享自己的故事,很多人都會說「我想要做自己的品牌,但我不知道要怎麼開始做起。」我們給的建議就是從小規模開始做起,然後一步一步的發展。很多人看到一些品牌就會覺得很羨慕,因為他們發展的很好,名氣也很大,但他們卻不知道這些品牌的創始人在背後付出多少努力,例如可能他們曾擔任其他品牌的實習生,但你只知道他們光鮮的一面,卻不知道他年復一年的努力和辛勞。另一點是,我們一直告訴大家不要害怕去幫助朋友,因為我覺得最後大家都是在互相幫助而已。

「不要害怕去幫朋友,因為最後大家都是在互相幫助而已。」

Edison:在三、四年前,我和 Kevin 就很想去創造和推廣一種文化,我們也高興地得到了一個業界朋友的幫助。在這次的秀場上,有一個造型設計是通過私信方式發給我們的,然後它的設計師還將樣品寄送過來,問能不能加入我的團隊。我看了他的樣品,我覺得很不錯,但是圖樣可能不是太專業。我就告訴他我們可以在圖樣上給他提供幫助,而且會在時裝秀上用到他的設計,就只是想要去幫他一把。我們真的很想去帶領下一代年輕人,也想要和他們一起成長,我想他們可以從我們這裡學到很多東西,我們也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的東西。

Kevin:在我們成長的時期,我們的父母沒有教導我們要有創造力,他們只是說你去上學就好,然後從事會計師或律師等穩定工作。但現在人們開始意識到創造力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他們可以去成為藝術家或是設計師。對中國年輕人來說,這或許也是為他們打開一扇更有創造力和接受更好教育的窗口。

你們對年輕人的建議是什麼?

Edision:不知道不是一件壞事,有不知道的事情是給你提供一個學習和提高自己的機會,這會讓你自己變得更強大。每天都去學習一樣新東西,而不是假裝知道任何事。我的建議就是別假裝知道任何事,也別指望天天在互聯網上看看圖片就能讓你變成一個專業人士。

「我的建議就是別假裝知道任何事,也別指望天天在互聯網上看看圖片就能讓你變成一個專業人士。」

那你們對彼此的建議是什麼?

Edison:我只想讓 Kevin 對我好一點(笑)。認真來講,我只想說做你自己就好,堅持做自己。

Kevin:我的建議是開始一件事很容易,但堅持下去才是最難的。一開始做一件事情必定是有趣的,但你需要堅持每天都做下去而不是輕易放棄,然後就是相信自己,信任自己,對自己做的事情充滿自信,這才是成功的關鍵。

閱讀全文
Image Credit
Nike,clot
Photographer
Eddie Lee/Hypebeast
Interviewer
Madrell Stinney, Ben Roazen
Editor
Jade Chung

What to Read Next

外國用家測試 iPhone 6s 換電前後的效能表現
Tech 科技

外國用家測試 iPhone 6s 換電前後的效能表現

是舊 iPhone 用家樂於見到的結果。

是日 5 項注目潮流精讀
Fashion 時裝 

是日 5 項注目潮流精讀

撥打 Balenciaga 2018 秋冬系列「+33 156528799」熱線你將聽到?

攜手社會企業-IKEA 推出限量 INNEHÅLLSRIK 系列
Design 設計

攜手社會企業-IKEA 推出限量 INNEHÅLLSRIK 系列

由印度女工匠巧手製作。


Mr. Bathing Ape 2018 春夏 Lookbook 釋出
Fashion 時裝

Mr. Bathing Ape 2018 春夏 Lookbook 釋出

正式中又不失街頭玩味。

日本鹿兒島和牛名店 Beefar’s 登陸香港
Food & Beverage 飲食

日本鹿兒島和牛名店 Beefar’s 登陸香港

全日本第一和牛登場,攜「4% 奇跡之牛」神級和牛首登海外!

劇透慎入 −《Avengers: Infinity War》預告中的 Hulkbuster 究竟由誰駕駛?
Entertainment 娛樂

劇透慎入 −《Avengers: Infinity War》預告中的 Hulkbuster 究竟由誰駕駛?

玩具商再次劇透,《Avengers: Infinity War》無可倖免。

More ▾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