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BEAST 專訪 Sean Wotherspoon: 有了更多磨損和傷疤,鞋子才會永遠存活在世上

談及與 Nike 合作的背後故事,Round Two 開店至今的有趣經歷,並分享對於轉售市場和青年消費文化的看法。

Footwear 球鞋
4,069 Hypes

2017 年球鞋圈出現了一個你可能不熟悉,但是又不得不記住的 90 後,那就是知名古著店 Round Two 的主理人,也是去年 Nike「Vote Forward」球鞋設計比賽的勝出者 Sean Wotherspoon。雖然 Virgil Abloh 和「The Ten」才是去年球鞋界搶走所有風頭的設計師和聯名企劃,但 Sean 所設計的 Air Max 1/97 也出人意料的在二級市場上表現強勢,甚至有一雙 Sample 在 eBay 上拍出了將近 $10 萬美元的「天價」,這件事引發了全球媒體的大肆報道並讓他一夜成名。對此 Sean 坦言自己非常震驚,卻也表達了些許疑慮:「說實話我懷疑這次拍賣很有可能是虛假競拍,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願意花珍麽多錢去購買一雙球鞋,但無論如何這都是一件瘋狂的事情。」

HYPEBEAST 專訪 Sean Wotherspoon: 有了更多磨損和傷疤,鞋子才會永遠存活在世上

去年 11 月震驚球鞋圈的一次 Sample 拍賣

夢想與 Nike 合作「球鞋百科全書」

且不論這次拍賣是否作假,這雙 Air Max 1/97 在進入 2018 年之後仍保持在 $800 至 $1,000 美元的高價區間之中,足以見得 Sean 這次大膽設計的成功。除了將 Air Max 97 的鞋面和 Air Max 1 的鞋底巧妙結合之外,它最特別的地方在於採用了燈芯絨這種球鞋設計中很罕見材質。「我一直很愛燈芯絨材質的衣服和褲子,這種材質的觸感非常特別,你能感受到上面的細小顆粒,況且燈芯絨很少出現在 Nike 的球鞋設計中,於是我想為什麼不採用它作原料呢?」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其實燈芯絨曾是一種非常珍貴的棉料,在過去只有皇室貴族才可以使用它。希望通過這次合作之後,Nike 會將它應用到更多鞋型之中,或許未來你會見到 Nike Air Corduroy Pack 的面世。」除了混搭鞋身與復古感極強的燈芯絨材質外,這雙鞋還有很多有趣的細節,比如鞋舌上可以替换的「海浪」魔術貼,鞋墊上以 Swoosh 重塑的「笑臉」圖案,以及後跟上的「VA->LA」刺繡,總之它絕對是今年最值得入手的鞋款之一。當然,如果你想用原價買到這雙鞋,恐怕要在今年的 Air Max Day 經歷一番「惡戰」了。

HYPEBEAST 專訪 Sean Wotherspoon: 有了更多磨損和傷疤,鞋子才會永遠存活在世上

除了 Air Max 1/97 之外,Sean 頭上這頂配套的帽子得到了廣泛好評

在 Round Two 的官方介紹裏,赫然寫著 Sean「從十歲開始便追尋自己的球鞋熱情」,更自封「球鞋知識百科全書」的名號,但私下裡他並非一個自大的人,而是一個真心熱愛球鞋並一直飽有熱情的 Sneakerhead。即使這段「夢幻經歷」已經過去一年多的時間,他仍然對於自己被 Nike 選中而感到異常激動:「當我最開始知道我可以參加這次活動的時候,我正在開車,然後接到我在 Nike 一個朋友的電話邀請我參加這個比賽,我急忙將車停下路邊仔細收聽電話細節,不然我很有可能會經歷一場車禍(笑)。」

機會永遠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事實上這對我而言意味著一切,我爲這一刻准備了很久,基本上每年我在過生日時都會通過 NIKEiD 爲自己設計鞋子,並且每次都會加入一些新的點子。」自豪的神情始終洋溢在他臉上:「當我最終贏下比賽,並能看到自己的設計面向全世界鞋迷的時候,這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夢想成真,這種感覺真的難以置信!」此外他還表達了想要再次與 Nike 合作的意象,並透露自己腦中還有很多瘋狂的創意尚未實現。

我最喜歡燈芯絨的一點就是它會隨著時間變得更有味道,並在鞋面留下自己專屬的球鞋記憶。就像我所收藏的幾十雙 1985 Air Jordan 1 一樣,有了更多磨損和傷疤才能呈現其最有魔力的一面,也只有這樣鞋子才會永遠存活在世上。

說到這裡想到一件趣事,在我們幫他拍攝 Essentials 的時候,工作人員找來一雙全新的 Nike Air Max 1/97 用作道具,而站在一旁的 Sean 卻主動表示要脫下自己腳上那雙,只穿一雙襪子站在冰冷的地面上:「我最喜歡燈芯絨的一點就是它會隨著時間變得更有味道,並在鞋面留下自己專屬的球鞋記憶,所以我希望能讓我腳上的這雙出鏡。就像我所收藏的幾十雙 1985 Air Jordan 1 一樣,有了更多磨損和傷疤才能呈現其最有魔力的一面,也只有這樣鞋子才會永遠存活在世上。」

HYPEBEAST 專訪 Sean Wotherspoon: 有了更多磨損和傷疤,鞋子才會永遠存活在世上

Sean 對中國的一切充滿好奇心,他總是拿手機拍下照片或視頻分享到 Instagram Story

玩不轉手機的社交媒體「炒作」達人

好奇心可以說是他可以保持「創造力」的源泉之一,這兩天他一直在 Instagram Story 中分享自己在上海所見所聞,從高檔餐廳裡的精緻美食,到街邊充滿特色的小攤小販,即便去年十月他曾來到這裡參加 Innersect,但他依然對這個神秘的東方世界充滿好奇,然而手機不離手的他卻聲稱自己不是一個鍾情科技的人:「我覺得球鞋領域的技術革新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也是這個時代發展的趨勢所在,但我本身不是一個鍾情于科技的人,我甚至玩不轉我的手機。」隨後他拿起幾個活動現場貼有 Nike Logo 的塑料杯,詢問身旁的工作人員可不可以帶走,因為他想要帶回去收藏:「我還是喜歡簡單的東西,像是 Nike 很多老的設計都非常有味道,有時甚至只是簡單的加一個 Swoosh 就能打動我。」

其實 Sean 一直深諳社交媒體上的「炒作」秘訣,很多鞋迷第一次知道他是從 2005 年那雙使用油漆浸泡的 Supreme x Air Jordan 5 開始的,那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社交媒體的巨大影響力。相信大家都很好奇他是怎麼忍心對一雙重磅鞋款下如此「狠手」,而他則輕描淡寫的回憶道:「當時店裡有一雙 US15 碼的白色 Supreme x Air Jordan V,我心想這麽大的尺碼應該永遠也賣不出去,所幸找來一桶油漆,並把鞋頭伸進了紅色的油漆之中,這樣可以形成一種有趣的撞色效果。」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社交媒體的巨大影響力,並列舉了一些在他之後推出相似設計的品牌,包括 D&G、Louis Vuitton 和 Nike 等等,並笑稱:「說實話我不確定他們有沒有借鑒我的創意。」

很多去過 Round Two 的人都曾見識過這些紅頭白身的「裝置藝術」,這家店也是很多街頭愛好者在 LA 必逛的「景點」之一,而在經過幾年的發展和擴張後,Sean 跟合作夥伴 Chris Russow 和 Luke Fracher 終於在去年將 Round Two 帶去紐約。在談到這東、西岸兩大城市消費者的購物喜好時,他認為現在美國各地的年輕人喜好都很相似。「不過由於天氣的緣故,紐約的顧客會在店裡購買更多適合冬季的單品,比如運動衫、衛衣、長袖、外套,而在洛杉矶一年之中基本只有兩個月的時間需要這些禦寒單品,因此他們對于短袖、短褲這些夏天的服飾更有需求。」

Migos 第一次來 Round Two 的時候,三位老兄都在我的店裏面抽大麻,搞的整個店裡烏煙瘴氣,所以我只好把他們全部趕走,甚至臨時決定關掉店鋪,等到煙霧全部散掉之後才重新營業。

永遠保持初心的古著店「商人」

Round Two 從 2013 年開業至今已經在業內樹立了不俗的口碑,無論市場環境如何改變,他們始終保持初心,從二手市場中挑選最能代表 90 年代美好時光的 Vintage 商品,就連 Travis Scott、A$AP Rocky、Lil Yachty、Kendall Jenner 和 Virgil Abloh 等響當當的大人物也常來 Sean 的店裡消費。「店裏確實常有很多名流前來光顧,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 Angelina Jolie 帶她的孩子們來店裏的時候,她是我少年時期的女神,所以我當時真的手足無措。還有就是很多職業滑板手也會來我店裡,因爲我從小喜歡滑板,所以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我的偶像。」而在回顧店裡發生過的最瘋狂的事情時,他苦笑道:「Migos 第一次來 Round Two 的時候,三位老兄都在我的店裏面抽大麻,搞的整個店裡烏煙瘴氣,所以我只好把他們全部趕走,甚至臨時決定關掉店鋪,等到煙霧全部散掉之後才重新營業,那次真的很瘋狂!」

在街頭領域 Reseller 永遠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他們的存在讓人又愛又恨,一方面他們的存在大大擠壓了普通消費者公平購買的機會,另一方面只要轉售價格不太離譜,便可以為你省去排隊等繁瑣的步驟。作為全球最有名氣的轉售店鋪的店主之一,Sean 對這個的觀點表達了贊同:「如果你想做一個好的 Reseller 或是 Resale 店鋪,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定價要合理,這也是我們 Round Two 一直在嘗試的事情,如果你的定都高到離譜,那麽所有人都會憎恨你,畢竟每個人都值得擁有自己喜歡的東西。」

HYPEBEAST 專訪 Sean Wotherspoon: 有了更多磨損和傷疤,鞋子才會永遠存活在世上

專為 Sean 兒子 Nash 特製的 mini 版 Air Max 1/97

而在談到現在很多年輕人習慣大手筆刷父母的信用卡,並一擲千金購買時下最 HYPE 的單品時,已經是一名父親的 Sean 如是說道:「如果你的父母足夠有錢,並且願意讓你花他們的錢,那麽盡情揮霍吧。從一個父親的角度而言,我會加倍努力掙錢,從而能讓我的兒子能夠享用他所渴望的一切,這是一個父親的本能。」隨後他又補充道:「但他並不能把這一切看作是理所當然,現在很多年輕人的這種想法是不對的。當然啦,我更希望他門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去賺錢。」

其實中國的街頭氛圍很棒,我很喜歡中國和日本正在發生的事情,因爲某種程度上你們已經領先美國了。

這兩年對於 Sean 來說體驗了太多新鮮經歷,包括升級為球鞋領域的 KOL,推出服裝品牌 Round Two,並以設計師身份與多和品牌開展合作,而他最近又多了一個新的身份,那就是作為「走秀模特」參加了 CLOT 在紐約時裝周的發布會。「其實這是我第二次擔任模特了,上一次是 VLONE 在洛杉矶的首個系列發布會,不過這是我第一次登上時裝周的舞台。當時陳冠希找到我,問我要不要參加這次走秀,我心想竟然讓我去走 T 台?好吧,爲什麽不呢!」而在談到對於中國街頭設計的看法是,Sean 給出了讚許的評價:「其實中國的街頭氛圍很棒,我很喜歡中國和日本正在發生的事情,因爲某種程度上你們已經領先美國了。」

HYPEBEAST 專訪 Sean Wotherspoon: 有了更多磨損和傷疤,鞋子才會永遠存活在世上

Sean 以模特身份參加 CLOT 紐約時裝周走秀

最後在下樓拍攝 Streetsnaps 時,一向自嗨的 Sean 主動提出要給我們表演一個飛越欄杆的高難度動作,而他也輕易贏得了周圍所有人的關注,就像他在社交媒體上做到的那樣。如果你現在才認識他,那麼真的要好好關注一下這位鍾愛古着的「球鞋狂想家」了。

HYPEBEAST 專訪 Sean Wotherspoon: 有了更多磨損和傷疤,鞋子才會永遠存活在世上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