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Bad Rap」到好萊塢,Awkwafina 如何堅守著亞裔移民的 Hip-Hop 美國夢
從「Bad Rap」到好萊塢,Awkwafina 如何堅守著亞裔移民的 Hip-Hop 美國夢?
Awkwafina 談論個人音樂之路與全新作品,以及如何應對亞裔身份偏見。

我打電話給 Nora 「Awkwafina 」Lum 的時候,正趕上她回到位于紐約的住所休息,身旁的寵物貓「試圖」一次次打斷我們的談話。這樣的閑暇時光對于現在的 Awkwafina 來說,實屬難能可貴。今年,由她參演的兩部影片《Ocean’s 8》與《Crazy Rich Asians》將迎來上映。前者更被認為是 2018 年度最被期待的一部佳作,看看它的領銜主演陣容你就會明白原因: Rihanna、Sandra Bullock、Cate Blanchett、Anne Hathaway。我和大多數人一樣,知道 Awkwafina 這個名字是因為其在 2012 年引爆網絡的單曲《My Vag》,但要說真正開始關注她,得歸功于 2016 年上映的音樂紀錄片電影《Bad Rap》。

Awkwafina 在紐約皇後區長大,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韓國人。但因為母親在她 4 歲時就離世,是奶奶將其撫養成人,並在音樂方面給予她莫大支持。「奶奶經常告誡我要相信自己,堅持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高中的時候,自己非常喜歡百老彙歌劇,因此希望去學習唱歌。在告訴奶奶之後,她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並叫爸爸給我報名。甚至在我辭掉工作後決定全職做音樂,她也一如反顧地支持我。」Awkwafina 回憶道。

然而,和大多數華裔家庭一樣,父母希望子女從事律師或醫生這樣穩定、高薪的職業,Awkwafina 亦遇到了傳統觀念的困擾。「爸爸其實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接受我走上音樂道路。在他的認知裏,這不是一份穩定的職業。直到《My Vag》的走紅讓我登上《New York Magazine》,他在看過文章後,才真正相信我可以在音樂方面有所作為。」她說。

值得一提的是,Awkwafina 所就讀高中名為 Laguardia High School,這裏走出了 Nicki Minaj、Jennifer Aniston 等耳熟能詳的音樂及演藝圈人物。盡管從 11 歲就開始學習小號,且在高中期間一直參加古典及爵士音樂班,然而對于那時的 Awkwafina,音樂僅僅是一大愛好,而非為之奮鬥的事業。甚至在高中之後,她還來到北京遊學,並沒有即刻踏上音樂之路。「當時去中國學習是因為朋友的緣故。她是一個白人女孩,在 NYU 學習中文,她邀請我是否想一起去北京學習。順便說一句,她的中文真的很好。我猶豫了片刻,便決定和她一起去到北京語言大學,沒記錯的話,是在五道口附近。如果不是為了回來追求自己的說唱夢,也許自己現在還在北京生活(笑)。因為我太喜歡那裏了!當時我還經常去愚公移山玩,好好體驗了一番中國獨立音樂的發展。」她和我興奮地講起。

在北京生活兩年後,Awkwafina 回到紐約開始了自己的大學生涯。而在 SUNY(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Albany )的經曆,正為她之後的音樂生涯起到了至關重要的奠基作用。「那時,我不分白晝的整天在家裏制作 Hip-Hop Beats,但想到這些 Beats 制作出來如果沒人唱,相當于徒勞無功,于是便自己 Rap。如果你說我是一個很差勁的 Rapper 的話,我不在乎,但你如果批評我制作的 Beats,這會讓我很難接受。」她強調道。

如果你說我是一個很差勁的 Rapper 的話,我不在乎,但你如果批評我制作的 Beats,這會讓我很難接受。

當然,那已經不是 Awkwafina 第一次嘗試說唱。這位從小聽 Mos Def、Talib Kweli、A Tribe Called Quest、Gang Starr 長大的皇後區女孩早在 11 歲就開始 Rap(Awkwafina 稱 Gang Starr 的《Above the Clouds》是她最愛的歌曲之一)。「那時我經常和朋友們在公園裏 Rap,還從 Radio Shack 買了一個老式大型手提式錄音機(Boom Box),並配上麥克風,放入空白磁帶,便開始錄制。」她回憶道。

2012 年,單曲《My Vag》讓 Awkwafina 名聲大噪,但鮮有人知道,這其實並非一個一夜成名的故事。「《My Vag》是我音樂生涯中第一首真正意義上錄制的歌曲,是我用 Garage Band 軟件在臥室完成的。當時我 19 歲,但歌曲走紅的時候我已經 24 歲。」她說,「我錄制《My Vag》的時候,並沒有期望它能獲得多大反響,更沒有想過是否可以憑借它讓自己成名。坦白講,我真的沒有去奢望太多。你也許不信,我第一張專輯(《Yellow Ranger》)中的所有歌曲都是在臥室錄制的。」

從「Bad Rap」到好萊塢,Awkwafina 如何堅守著亞裔移民的 Hip-Hop 美國夢

的確,身為一名女性 Rapper,在美國音樂圈立足絕不是一件易事,更別說名聲大噪。再加上亞裔 Rapper 的標簽,可謂難上加難。雖然 Awkwafina 是土生土長的紐約客,但和其他美裔亞洲人一樣,她並沒有融入非黑即白的二元社會,因此身上的異類感愈發沈重。 5 年前,美國音樂圈甚至存在這樣一種偏見——「亞洲人不會 Rap」。在由 Salima Koroma 導演的紀錄片電影《Bad Rap》中,說唱歌手 Rekstizzy 就曾抱怨道:「就因為我們是亞洲人,怎麽做都會有人指手劃腳,他們就認為亞洲人說唱會讓人不舒服。」在那部電影中,Awkwafina 亦是 4 位主角之一,與 David「Rekstizzy」Lee、Jonathan「Dumbfoundead」Park、Richard 「Lyricks」Lee 一同出鏡,講述每人的坎坷說唱之路。

「坦白講,《Bad Rap》並沒有對我的音樂事業有很明顯的幫助。它對我的真正意義在于激勵我繼續做音樂。老實說,我最起初認為自己的說唱生涯只能延續一年。因此我每逢看到《Bad Rap》,或聽人討論起它,都頗有感觸,甚至是有些激動。它記錄了我身為一名歌手的成長經曆,我真的要感激上天,讓我現在仍可以做自己熱愛的事情。」Awkwafina 說。

老實說,我最起初認為自己的說唱生涯只能延續一年。因此我每逢看到《Bad Rap》,或聽人討論起它,都頗有感觸,甚至是有些激動

但正所謂前人植樹後人乘涼,《Bad Rap》的影響力讓後輩亞裔 Rapper 受益匪淺。畢竟,它的出現讓美國音樂圈、甚至是全球範圍內都更加重視亞裔 Rapper 的動向。一定程度上講,包括 Keith Ape、Rich Brian、KOHH、Higher Brothers 的名聲大噪都是其間接作用力的結果。而 Awkwafina 亦和我談及當下亞裔說唱新星在美國大獲成功的現象:「Rich Chigga(Brian)的個性是他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其幽默感讓他獨樹一幟;而對于 Higher Brothers,我首先要說,我是他們的超級粉絲。他們的風格前所未見,其所展現出來的激情和能量代表了最純正的 Hip-Hop 精神與文化。你無法將他們歸類于之前出現的任何亞裔 Rapper 類型,他們是獨一無二的。另外,我未來想與 Yaeji 合作,她真的太棒了!」

說到這裏,Awkwafina 向我透露自己的全新單曲《Pockiez》將在 2 月底面世,其 MV 將會一並發布。此外,她還計劃在之後的每個月都發布一首新曲。「我的很多新粉絲甚至不知道我最先是一名 Rapper,而對于我的骨灰粉絲來說,他們在 2014 年之後就幾乎沒有聽到過我的新歌。因此,這次推出新曲對我來說具有實驗意義,我想知道現在的 Awkwafina 處在 Hip-Hop 圈的什麽位置?她如何在新的大環境下保持自己最真實的風格?和之前的作品相比,新的歌曲並沒有太注重于幽默感。總之,我很期待大家的反應。」她說。

我其實一直都沒有離開(音樂圈),相反,這段時期對我的音樂事業來說是一個蓄力、緩衝的階段。演藝事業的發展讓更多的人認識了我,也在經濟層面上給予我很大幫助,比如我可以負擔起更好的錄音設備。這都是我之前沒有辦法去實現的。

Awkwafina 口中的 2014 年對其個人而言的確是分水嶺。雖然音樂方面比較沈寂(只有與亞裔傳奇女演員 Margaret Cho 合作拍攝《Green Tea》MV),但卻踏入演藝領域,並大展宏圖。2015 年,她獲得了登上 MTV 娛樂節目《Girl Code》的機會,並成為脫口秀《Girl Code Live》的主持人之一;2016 年,她還出演由 Zac Efron 與 Seth Rogen 領銜主演的喜劇電影《Neighbors 2》,這亦是其銀幕首秀。Awkwafina 這樣解釋道自己「暫別」音樂圈的原因:「我其實一直都沒有離開(音樂圈),相反,這段時期對我的音樂事業來說是一個蓄力、緩衝的階段。演藝事業的發展讓更多的人認識了我,也在經濟層面上給予我很大幫助,比如我可以負擔起更好的錄音設備。這都是我之前沒有辦法去實現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Awkwafina 被《Ocean’s 8》導演 Gary Ross 一眼選中,令其有機會參與到這部擁有超豪華陣容的大作中。「至今我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我想我太幸運了。在見到他們之前,別提我有多緊張了。我甚至都會做惡夢,夢到自己在片場說一些很愚蠢的話。說真的,我都患上恐慌症了。但當我在開拍儀式上見到每個人的時候,我的緊張情緒減弱了不少。尤其是在開拍後,我們處得像家人一樣。」她說道,「雖然他們是偶像,是 ICON,但也是普通人。例如與 Rihanna 的合作,外表酷酷的她是我見過的最風趣友善的人之一,片場休息的時候,我們甚至會因為一個笑話笑到在地上打滾。整個經曆就像是小時候在朋友家過夜的聚會一樣有趣。」Awkwafina 補充。

從「Bad Rap」到好萊塢,Awkwafina 如何堅守著亞裔移民的 Hip-Hop 美國夢

那麽,相比起亞裔移民歌手在美國音樂圈發展的千萬阻力,想必闖蕩好萊塢亦需要劈荊斬棘。如果回顧亞裔好萊塢演員成功史,要不就是憑借功夫征服業界,或是通過「怪咖」風格闖出一番名堂。對于不少演員,甚至只有跑龍套的角色罷了。更為嚴重的是,亞裔種族歧視問題仍舊存在。就在 2016 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主持人 Chris Rock「下意識」地拿三位亞裔兒童開玩笑,帶有非常明顯的種族歧視色彩。可悲的是,觀衆習以為常地就當笑話聽。

一些韓國本土 Rapper 在歌詞中用帶有 N 的詞語,美國業界卻以偏概全地將矛盾指向我們。因為他們對 Hip-Hop 根基文化的無知,我們這些華裔 Rapper 成為被攻擊的對象,這簡直太不公平了。

「在美國,亞洲人的身份標簽很多時候的確不利于事業發展,不光是電影、電視行業,其他領域中都有這樣的現象存在。也許有一部分人在質疑我通過怪咖風格來取悅別人,或者說讓自己在演藝圈立足。其實並不是這樣,因為這就是最真實的我,在私下生活中,我也是一個愛搞笑的人。」Awkwafina 就此談起,「很多時候,我們這一代亞裔演員也好,Rapper 也罷,其實在為其他人犯的錯誤買單,成為其他人的替罪羊。我舉一個例子,一些韓國本土 Rapper 在歌詞中用帶有 N 的詞語,美國業界卻以偏概全地將矛盾指向我們。因為他們對 Hip-Hop 根基文化的無知,我們這些華裔 Rapper 成為被攻擊的對象,這簡直太不公平了。」

即使這樣,在采訪結束前,Awkwafina 依舊告訴我自己堅信一切都會好起來,而且已經在慢慢改觀。她不想把自己定位成「榜樣模範」,只是希望為更多人建立「做自己」的信心。這亦是個人所堅守的亞裔移民 Hip-Hop 美國夢之真正價值所在。

從「Bad Rap」到好萊塢,Awkwafina 如何堅守著亞裔移民的 Hip-Hop 美國夢


Credits
Creative
SAM CHEUNG / HYPEBEAST
Image Credit
COURTESY OF AWKWAFINA
Tags
Share
 
訂閱我們的通訊

在我們的新聞通訊中獲得有關鞋類、時尚的最新資訊及其他創意內容。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