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TALKS | Jeff Staple、Grailed 執行總裁、StockX 創始人、OG MA 談轉售業的意義

相信大家最在乎的還是 Supreme 的二手銷情吧?

Footwear 球鞋
3,314 Hypes

今年的 HYPEFEST 不僅有獨家單品發布,現場演出,還有內容吸睛的行業精英圓桌對談。這一期的 HYPETALKS,旨在討論街頭品牌對轉售行業的愛恨情緣。由 Jeff Staple 主持,請到了 StockX 的創始人 Josh LuberGrailed 的執行總裁 Arun Gupta,來自 Unique Hype Collection 的 OG MA,以及北美地區 adidas 銷售主管 Leo Rodriguez。討論的話題涉及了:二級市場和轉售商從最初的不被認同到至今演變成為巨額利潤的轉售產業。並以 Supreme 為例,聊到了供求是如何影響轉售行情,從大型電商到私人商鋪,在這個產業裏有各式各樣的角色,本期 HYPETALK 希望能從不同角度來剖析當下的轉售產業,談論重塑轉售的可能性。

HYPETALKS | Jeff Staple、Grailed 執行總裁、StockX 創始人、OG MA 談轉售業的意義

Josh Luber:StockX 創始人,執行總裁。2012 年創立了球鞋數據分析網站 Campless。於 2016 年創立 StockX,最初是一個球鞋交易平台,於 2017 年擴張到各類服飾,在 2018 年二月獲得六百萬融資。

Arun Gupta:Grailed 執行總裁,Grailed 於 2013 年創立,是知名男裝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2017年 Arun 發行了針對女裝的姐妹網站 Heroine,並於 2018 年獲得 Index Ventures 一千五百萬融資。

OG MA:紐約唐人街潮店 Unique Hype Collection 「店長」,Instagram 上擁有眾多粉絲的網絡紅人。

Leo Rodriguez:現任北美 adidas 銷售主管,曾是球鞋買手,並擔任過 Puma 紐約地區的市場經理。

Jeff Staple:當下的轉售行業是怎樣一個狀況?

Josh Luber:我認為人們終於開始接受轉售行業的不可逆性了。相比起 33 年前,也就是 85 年一代 Air Jordan 發行的時候,總經銷商們控制著市場,雖受益於二級經銷商,但卻一直有意忽視。就是到了 2012 年,我成立 Campless 之初,與品牌之間關於代理零售的對話也通常不了了之。而如今,人們終於意識到轉售行業的重要性和其所佔市場份額,所以也從對抗競爭變成了友好合作。這種趨勢和當下票務網站已變成了承辦大型演出賽事門票的官方單位很相似。

Jeff Staple:Arun 你和 Josh 不同,長期直接與消費者打交道,你是如何看待當下的轉售行業及其加價售賣的行為?

Arun Gupta:我很同意 Josh 的觀點,也承認人們在這種饑餓營銷下幸運地搶到了單品,並加價轉賣的行為確實普遍。但還有一種情況是,有些人不再想要某個單品時,他們就會低價轉售出去,這也是各種品牌如 BalenciagaCDGvisvim 等出現高低價都有的轉售原因。我認為服裝轉賣和球鞋轉售很不相同,但都同樣令人興奮。這個產業很好的反映了資本主義的概念,你花了時間去排隊,然後加了點價轉賣給別人,讓那些原本買不到產品的人可以有機會購買,如果沒有二手市場的存在,那專賣店裏的產品一旦售完,就再也買不到了。所以不管是全新的單品加價轉賣還是二手的出售,都有其存在的原因。

HYPETALKS | Jeff Staple、Grailed 執行總裁、StockX 創始人、OG MA 談轉售業的意義

Josh Luber

Josh Luber:我想補充一點,我們之所以創立 StockX 也是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買到他們想要的產品,很多時候和產品是否「Hype」無關,而是為那些想要買三四年前產品的人們提供途徑,因為在官方渠道早就買不到了。

Arun Gupta:確實如此。而且如果我知道 6 個月以後我能以原價轉賣出去一件昂貴的皮夾克,那我買的時候可能就不會猶豫。我覺得這和音樂有點像,我聽音樂的時候,不會只聽最新的歌曲,我甚至可能會去聽 50 年前的歌。當我在 Saint Laurent 購物時,我不會只買當季的產品,我還會買 Hedi 擔任創意總監時的產品。所以,我覺得能夠買到品牌不同時代的產品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Jeff Staple:我想聽聽 OG MA 對於轉售行業的看法。

Brian(OG MA 的侄子):我將代表 OG MA 發言。我認為轉售行業將一直存在,且不會消亡。大家都知道 OG MA 移民來到美國,但我們血液裏流淌的東西不會改變。我們還是會繼續努力招攬生意,繼續做轉賣。我們想要在這行業裏分一杯羹,想要掙錢。你去紐約中國城的 Canal St.(堅尼街)上,總會遇到那些向你兜售商品的亞洲人,他們想要掙你的錢。所以我覺得轉售行業不會消亡,因為這已經變成了一種文化。而且我們給那些錯過發售的人們一個機會,如果你錯過了周四的 Drop,你完全可以在當天來我們店購買,我覺得這是我們成功的原因。我們從商場底樓的一家小店,慢慢擴張,且還在不斷成長。

HYPETALKS | Jeff Staple、Grailed 執行總裁、StockX 創始人、OG MA 談轉售業的意義

Jeff Staple

Jeff Staple:你們愛好這種文化嗎? 還是說你們做這行就是為了掙錢?如果只是為了錢,也沒有關係,你可以告訴我。

Brian:我們不是只為了錢。OG MA 本人一直都在收藏 Supreme 的衣服。

Jeff Staple:所以 OG MA 本人其實真的很喜歡 Supreme 是嗎?

Brian:對啊,她很早就開始收集 Supreme,她的有些收藏很多人都不知道竟然有發行過。現在來我們店的小孩,通常一進店就會說,我要 Supreme 最新的 Box Logo,這在當時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Jeff Staple:OG MA 最喜歡哪一件 Supreme?

OG MA:我喜歡身上這一件,因為有 Box Logo。你可以問問大家,有誰不喜歡 Box Logo 嗎?

Leo Rodriguez:我同意。我從小就在 Unique Hype 買衣服,他們店裏的款式太齊全了!

Jeff Staple:那 Leo 你現在作為大型企業的代表,是怎麽看待轉售行業的?

Leo Rodriguez:我想分享一下個人想法。我認為當下的轉售熱潮對品牌來說,是一種肯定,說明我們的產品很受歡迎,同時也說明我們的產品已經變成連接街頭文化的情感寄托。所以於我們而言,我們知道其存在並尊重他們。但最終,重要的還是其文化和品牌消費者。

Jeff Staple:會有這麽一種說法,大公司們認為當下的這種轉售熱潮只是一時的,是泡沫經濟嗎?

Leo Rodriguez:我認為這會是一種循環,有時候市場會被炒的很熱,但也有的時候,市場會很冷清。我覺得我們現在處於溫熱狀態並在逐漸變冷。

Josh Luber:我覺得對 Yeezy 和 adidas 來說是在變冷。我沒有 diss 他們,單純是對數據進行分析。去年,adidas 佔了轉售市場的 60%,但今年,只有 30%。這些數據雖然來自 StockX,但如今的 StockX 也可以映射整個市場的情況。adidas 的市場份額之所以降到了 30%,是因為 Off-White™️Yeezy 等品牌存貨變多導致價格下降。另一種可能是 Off-White™️ 供貨變多,Pharrell 的鞋款也增加發售。市場現在確實有浮動,但我認為個別品牌還是像我所說的在變冷。

Arun Gupta:我認為「Hype」這詞用在這兒很準確。Josh 說了 Nike 和 adidas 去年佔主流,今年就是 Off-White™️ 和 Yeezy 大行其道,所以你要問我當前的市場情況如何,我會說市場依舊火爆。我相信大家應該都能感受到當前市場的熱度。市場確實是循環的,也許今年 adidas 在轉售市場相比去年佔額降低,但可能在一級市場的零售成績卻不錯。我知道 Supreme 現在的囤貨相較以前,正在增多。

Jeff Staple:你覺得 Supreme 當下狀況如何?

Arun Gupta:我覺得 Supreme 正在變得越來越商品化,Supreme 以前很稀缺,且款式多樣,但現在就像 OG MA 所說,人們只想買 Box Logo。我很好奇如果有一天零售價和轉售價到了一個平衡點會怎麽樣。因為現在的轉售價大概都會比零售高 6 個點,但上一季秋冬,有人想以 $1000 美元轉售一批 BOGO 衛衣,卻賣不出去,價格到了 $600 美元時,才一下賣了出去。所以我們一直都在提關於市場監管,和出台制定價格的標準等議程。

Jeff Staple:轉售行業的一個經典問題就是,供求關係。我想引用一句話,來自 National Footwear Publication 的 Matt:「一旦你增加供貨,人人都可以買到時,他們就都不想買了。」所以我想問問 Unique Hype,對最近 Supreme 市值 10 億,且將來有可能會增加發售和購買機會,有什麽想法和感受?

Brian:我認為 Supreme 的轉售市場依舊可觀。很明顯,在座的至少一半都穿著 Supreme,我覺得 Supreme 的需求將永遠大於供貨。Supreme 確實在不斷壯大,但我認為它還未達到頂峰。我相信還有很多人想買一件 Supreme,卻買不到。所以我相信 Supreme 的不斷壯大,對我們轉售行業也有好處,我們還是和 15 年前開店時那樣充滿信心。

Jeff Staple:StockX 和 Grailed 有各自不同的數據分析方式,我很好奇 Unique Hype 是如何分析這些數據,制定價格的?

Brian:我們還是很 Old School,用記事本,登記冊來記錄。OG MA 記得多數的庫存,我一般都會直接問她,某件衣服是否還有存貨,她都很清楚。相比起他們高科技的數據分析,我們是在相信某個單品會熱賣後,才投資進去,即使市場需求變低,我們寧願囤著,也不會低價賣出。

Jeff Staple:我很好奇,OG MA 是什麽時候開始用 Instagram 的?

Brian:其實 Instagram 剛流行的時候,我就想讓她用,但是她很滿意我們當時的小店,不過後來我還是自說自話給她開了個賬戶,後來她也意識到了社交媒體的重要性,就開始越來越多的發一些自己穿著 Supreme 的照片。現在她很看重 Instagram,淩晨還會看上面的評論,她其實很難接受有些難聽的話。

Jeff Staple:Leo 可以和我們回顧第一代 Yeezy 發售時的感受和經歷嗎?

Leo Rodriguez:非常棒!雖然第一代 Yeezy 發行時,我還不在 adidas,但我記得當時是 NBA 全明星周末,Yeezy 發售了,大家都不知道要去哪兒買。那時可能一切還不太成熟,但經歷了一次次的發售,到現在 Yeezy 已經成為市場重頭了。

Jeff Staple:你如何看待增量發售只是擴大生意的流言?

Leo Rodriguez:增量發售不只是為了擴大生意。我個人認為這有關民主,並且為想買球鞋的人提供了更多機會。所以最終,我認為這是我們在民主觀念下,做出的決定。

現場問答環節

我想問 Josh,你如何看待球鞋或者時尚行業未來與金融的關係?

Josh Luber:當前的 StockX 還只是一個交易平台,我們的目標就是讓人們在 StockX 上進行買賣。但我們將來有可能會擴張並且融入資金,比如去年發售 LeBron Air Zoom Generation 時,我們就首次公開募股,不過這不是我們當前的首要目標。

我對 Grailed 的女裝平台 Heroine 很感興趣,我想聽聽 Arun 對 Heroine 和女裝市場的看法。

Arun Gupta:我們之所以創立了 Heroine 是因為總有很多女性在 Grailed 上問我們為什麽不創立一個專供女性的網站。Grailed 一直專注於建立社區以供大家交流,但我們不希望 Heroine 依附於 Grailed,因為彼此的風格不同,品牌也有不同,所以我們創立了 Heroine 這個網站,並將它獨立出來。我們很為 Heroine 驕傲,因為它的風格很明確,非常復古和時尚,且還在不斷成長。

為什麽 StockX 上沒有很多早些年發售的產品,比如我想買 2011 年發售的 Burgundy Box Logo 衛衣,我得去 Facebook 群裏問,但我想買一件 2016 年款的話,就很容易可以在你網站上找到。

Josh Luber:我們編寫了商品目錄,但流程是賣家們提供產品,買家們購買。之所以出現你所說的情況可能是因為市場上流通的貨物較少。和 Grailed 的獨特性和唯此一件相比,StockX 更注重商品化,標準化和流通性。

你們如何保證轉售的商品都是正品呢?

Josh Luber:我們公司最大的部門就是運營團隊裏的鑒別部門,我們現在大概有 60 到 70 個球鞋鑒定師,我們還在努力增加鑒定師的數量,因為訓練一個鑒定師正式上崗至少需要 90 天。但無論過程有多艱難,我們最注重的還是保證平台經手的商品都是真貨。

Brain:我們不僅只從 Supreme 拿貨,也會有別的渠道,比如常來我們店的忠實顧客。OG MA 多年收藏和看貨,眼光很準,如果她覺得是真貨,那就肯定是真的了。

我想問 OG MA,你的終極目標是什麽?你會退休,並把生意傳給你的兒子嗎?

Brian:我也曾問過她這個問題,因為她一直都在店裏,從不休假。但對她而言,這一切並不是為了錢,她就是很喜歡常客們來店裏購物和她聊天,她很享受這種關係。

閱讀全文
資料來源
HYPEBEAST
Interviewer
Jeff Staple
Editor
Austin Boykins/HYPEBEAST
More

What to Read Next

假貨氾濫 − 美國海關查獲價值近 $170 萬美元盜版 Nike 球鞋
Footwear 球鞋

假貨氾濫 − 美國海關查獲價值近 $170 萬美元盜版 Nike 球鞋

若流入市面不知又會有多少受害者。

密集放送!《Spider-Man: Far From Home》同告於本周釋出預告
Entertainment 娛樂

密集放送!《Spider-Man: Far From Home》同告於本周釋出預告

緊接《Captain Marvel》及《Avengers 4》而來。

事與願違-《Avenger 4》首波預告放送日期將稍為延遲
Entertainment 娛樂

事與願違-《Avenger 4》首波預告放送日期將稍為延遲

但大家依然是可以在本周內觀看得到。


港台地區限定!HYPEBEAST 聖誕倒數月曆 2018.人氣潮流單品每日送出
Giveaways 贈獎

港台地區限定!HYPEBEAST 聖誕倒數月曆 2018.人氣潮流單品每日送出

每日一潮物回贈 HYPEBEAST 中文版港、台讀者!

近賞 Nike Air Max 97「Metallic Gold」之 Swarovski 水晶定製版本
Footwear 球鞋

近賞 Nike Air Max 97「Metallic Gold」之 Swarovski 水晶定製版本

多達 5 萬顆 Swarovski 水晶依附在鞋面上!

mastermind WORLD x UGG 聯乘雪地靴系列即將上架
Footwear 球鞋

mastermind WORLD x UGG 聯乘雪地靴系列即將上架

「暗黑」雪地靴。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