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這位曾推掉擔任 Keith Haring 助手一職的塗鴉藝術家到底什麼來頭?

編輯 :
Arts 藝文 
4,025 Hypes

說起街頭藝術,大家能想出來的名字無非幾個,資深一點的傳奇人物無非是 BanksyJean-Michel Basquiat、Conor Harrington、Invader 以及 Keith Haring 一輩,所創作的塗鴉作品均被頂級畫廊、拍賣所估出百萬甚至過億天價,而年輕一輩也有冉冉上升的新星,諸如近年身價暴漲的 KAWS、Ron English,還有年紀輕輕便與法國新浪潮之母瓦爾達奪得戛納最佳紀錄片的 JR,也受到千禧一代的追捧,紛紛與潮流界「私交甚篤」 。

雖說潮流藝術雖然未被束之高閣的主流藝術界承認,但這一新興的概念已不知不覺滲透到 Z 世代潮流生活的方方面面:從去年 3 月上海余德耀美術館為 Kaws 舉辦個展,到 9 月的 BTS 上 Ron English 的版畫走紅,12 月香港 ToySoul 上 OG Slick 的 Diss Supreme 系列版畫與滑板發售…… 伴隨「嘻哈、街頭、潮流」成為熱度詞條,潮流藝術也開始打破藩籬,在這個後特朗普、後脫歐時代,生生不息地向蓬勃發展。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而美國作為街頭藝術、潮流內核的「進出口大國」,自然成為無數藝術家、潮流擁躉的靈感來源,而畫廊 Betterme Art 便以《進出口》作為主題,舉辦了一次潮流藝術群展,數位頂尖當代街頭藝術家新作將再次展出,HYPEBEAST 此番也借助 LI-NING x OG Slick 的聯名企劃之際,邀請到塗鴉界的元老級人物 — OG Slick,分享他對於塗鴉生涯、街頭藝術、潮流時裝以及本次聯名的想法。

科班出身的塗鴉界元老級人物

他本人就是一個 21 世紀的時裝現象

這裏首先厘清一個概念,許多人認為街頭藝術家僅代表那群喜好在建築體外墻、畫布上噴漆、破壞的創作人,但實際上細分街頭藝術家的藝術流派、個人風格乃至,創作手法,還是可細分出不同的種類。比如早期的 Banksy 採用傳統噴塗式作畫的塗鴉手法,後期改用了紙膜版技術;Keith Haring 以傳統的筆刷藝術手法進行描畫;JR 則以巨幅的黑白人像張貼在世界各地而著名;KAWS 與村上隆則主攻商業導向的創作,涉及版畫、玩具、雕塑,遊走於波普藝術、流行文化之間……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47 Brand

有的半路出家卻天賦秉異,有的甚至沒有接受過正統藝術教育,過往職業是設計師、音樂人、街頭運動青年甚至街頭混混等,因熱愛街頭文化與藝術而走上藝術創作之路;有的科班出身兼具傳統藝術底蘊再以叛逆街頭外殼呈現,而 OG Slick 則屬於後者。

「早期我的塗鴉深受紐約藝術文化的影響,相對來說藝術性更強,朋友們會開玩笑說我不是塗鴉者而是藝術家。」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OG Slick

他的故事可追溯到上世紀 80 年代美國嘻哈文化的黃金時代說起,從夏威夷檀香山和洛杉磯的街頭巷尾發跡。夏威夷強烈的軍事氛圍讓他從小耳濡目染對塗鴉有著近乎癡迷的熱愛,血氣方剛的他在 18 歲時就因為在老家夏威夷的公共建築物上塗鴉而觸犯了公共危險罪,為了逃避當地警方的追捕搬到了洛杉磯,當地濃厚的街頭藝術氛圍、黑幫勢力的發酵,對創作的包容與鼓勵,讓他在這片混雜著多元文化的土地上如魚得水。

「L.A 影響了我很多,從夏威夷搬到 L.A 是 80 年代的事。很多朋友更是幫派成員,我塗鴉的用色和手法跟他們相比也比較狂野 。」

當所有人都以為他會走上街頭混混的道路時,他卻正兒八經地開始接受正統藝術與設計的專業課程,先後就讀於奧蒂斯藝術設計學院(簡稱 OTIS)與 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無論是授課內還是日常生活,將塗鴉視為生命一部分的他,也漸漸在學校的鼓勵下,形成自己科班出身融合黑幫文化的獨特「Slick」式美學語言。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123Klan x OG Slick in Long Beach/ POW! WOW!

「我在學校完成的作品幾乎都是塗鴉,就算老師給我布置任務時明確強調這是關於色彩理論的作業,我都會在裏面摻一幅塗鴉作品。」

當然就讀傳統藝術院校並不意味著一個具有街頭叛逆內核的藝術家就此「從良」,據 Slick 自己回憶,即便是學校也十分鼓勵學生進行塗鴉學習和創作,當年心高氣傲的他,也經常做出一些即便是現在回想起來自己也不完全讚同的行為,比如當初他便拒絕為傳奇街頭藝術家 Keith Haring 做助手,而 Keith Haring 作為塗鴉藝術的代表人物之一,在藝術史中的地位不言而喻,其遺作市場估價高達千萬。

「現在回想,我很後悔的一件事是,當時 Art Center 院長讓我去做 Keith Haring 的助手,但二十出頭的我非常自大,覺得他不用噴漆罐而是筆刷,而我不想做那種描畫工作,就拒絕了這個機會。」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Emad Rashidi/HYPEBEAST

下課之後,Slick 便開始在街頭巷弄裏大展身手,1989 年可謂他藝術生涯中極為重要的轉折點,Slick 與當時風頭正勁的塗鴉名人 HEX 展開對決,那場競賽不但被業內譽為「傳說對決」,更讓當年名不經傳的他一舉躍為世界級舞台上的塗鴉新星。現在,他的作品不但被世界頂尖當代藝術館 MoCA 納為展覽名單,還被廣泛應用到壁畫、雕塑、服裝、球鞋設計、嘻哈專輯封面、電子遊戲視覺等等領域,為模糊街頭藝術與當代藝術界線有著突出貢獻。

我的靈感繆斯並不是米奇

黑幫文化孕育出的「米奇手」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OG Slick 最簽名式的作品莫過於那只 Mickey 手套造型擺出的「LA 手勢」,當問起創作背後的靈感來源時,Slick 直言這其實是一場非常大的誤會,因為他的靈感繆斯並不是迪士尼動畫的卡通明星米奇,創作的初衷也並不是要映射當代流行文化,創作背後的故事並沒有一絲童趣色彩,而是由當年叱咤風雲黑幫文化孕育而來。

「我第一個關於 Mickey Hands 的作品,其實跟迪士尼那只老鼠沒有半點關係,而是源自一個叫 Big Hazard 的黑幫,我經常在社區裏看到他們的幫派標誌。」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OG vs OJ #theslickskull ? ?? ?

A post shared by SLICK (@og_slick) on


從夏威夷搬到 L.A. 的 Slick,創作手法漸漸由東岸植根於基因的藝術風格逐漸融合西岸更為硬朗的黑幫文化,那裏的塗鴉團體多半由黑幫勢力組成,Slick 本人也在 1989 年加入了洛杉磯最受尊重的塗鴉團體 KIIS,本身擅長用水果色塗鴉的 Slick 也慢慢適應了這種藝術氛圍,塗鴉作品也流露出更為鮮明的黑幫印記。

「L.A. 有著與東岸完全不同的環境,也不在乎東岸的文化背景,如果想在那個環境下生存,塗鴉的手法、顏色的運用、包括穿著都要發生改變。」

於是,Slick 採用了塗鴉角色的手創作了一個「LA」手勢的作品,卻意外地被人們誤認為是迪士尼最有名的卡通形象 — 米奇的手套。對此,Slick 倒是樂於接受,笑稱雖然作品誕生的背景色彩暗黑十足,卻在大眾眼裏變成了一個有趣的誤會,那就不如讓這個誤會順理成章,變成自己藝術生涯的另一座里程碑。不久,米奇手開始爆炸式傳播,其高曝光率更是助力西岸 L.A. 的街頭藝術勢力迅速擡頭,打破東岸壟斷街頭文化的僵局,並一舉成為 90 年代的美國塗鴉文化的代表。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POW! WOW!

年輕一輩逐漸忘記塗鴉的初衷

這件事讓我很傷心

往前倒數幾個十年,當時的藝術普遍視為上層階級的收藏品,而如今潮流藝術的出現,漸漸讓以街頭藝術為代表的當代藝術走進尋常百姓家,在潮流藝術普遍被轉化為商品化的今天,與如今身價暴漲的新晉街頭藝術家相比,Slick 的作品似乎總給人一種不溫不火的從容淡定,當被問及是否有關注如今市場趨勢的問題時,Slick 依然沒有表現出對藝術市場頭頭是道的分析與褒揚。

「比如我小時候喜歡但又買不起高達、奧特曼等日本 70 年代的搪膠玩具,於是我就開始自己做玩具,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轉型,而不是基於對市場的研究。」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47 Brand

除了塗鴉作品以外,Slick 的創作亦與嘻哈音樂文化有所交集,比如 1999 年 GRAFFITI L.A. 的封面便是以 OG Slick 經典作品為靈感,Slick 坦言音樂的表達亦是藝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作為 B Boy 出身的他受 Golden Age 年代 Hip-Hop 音樂的影響很深,亦不乏西海岸 New School Hip-Pop、ScHoolboy Q、Jay Rock 和 Kendrick 的作品,從他創作語言上便一窺究竟。

「我從來不在安靜的氛圍裏作畫,大多數情況我會聽當年 Golden Age 年代的 Hip-Pop 音樂,偶爾也會聽電子音樂,這取決於我在創作什麽風格的作品。」

縱觀 Slick 的作品,其中也不乏他對於現實生活的種種反思,近乎卡通式的稚趣外觀下,卻隱藏著歡樂表象下關乎於整個人類社會引人深思的道德反省,比如早前 Slick 聯合 Betterme Art 以迪士尼經典動畫《小飛象》為靈感而特別打造的一款壁掛模型和版畫。不過作品並非表達動畫片裏呈現的天真童趣,而是啟發自 1994 年檀香山的一則震驚全球的命案:當年馬戲團的表演大象 Tyke,因抵受不了馴獸員的虐待毆打,在表演期間突然發狂踩死馴獸師及重傷 13 人,最終沖破馬戲團的鐵門在街道上狂奔了 30 餘分鐘,最後被警方連開近百槍慘死街頭,而那是 Tyke 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體會到自由的滋味。


時隔 20 餘年,Slick 以小飛象斷掉的象牙、眼角一顆淚珠及鼻子上的血跡,為整個作品賦予了靈魂,同時也讓人思考小飛象故事背後與現實遭遇的巨大差距,從寓意來說已經超出了玩具的範疇。對於塗鴉藝術的創作初衷,Slick 也一如既往地強調創作背後的街頭文化內核,也感嘆如今部分年輕人對塗鴉歷史一知半解便走上創作之路。

「讓我傷心的是如今很多有天賦的人逐漸忘記了這門藝術,當然我們不能要求他們該幹什麽,這也是塗鴉文化最吸引我的地方。」

與 LV 聯名的吸引力不大

我更想把它們的包拆掉再重組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自從開始闖進主流文化之後,街頭藝術便不再是遊走於社會邊緣的舶來品,甚至逐漸成為潮流單位、時裝品牌為在後千禧一代建立口碑而打起的安全牌,正如 Raf Simons 執掌的 Calvin Klein 205W39NYC 早前與 Andy Warhol 基金會達成協議,有權使用 Andy Warhol 的所有作品,傳奇藝術家的作品版權被時裝屋高價買下,在世藝術家與品牌跨界聯名也不在少數。OG Slick 與時裝、運動品牌、潮流單位的「緣分」並非只言片語可以概括清楚,在過去的幾年間,除了與 StussyadidasFUCTX-LargeOBEY 等眾多街頭單位合作,亦曾受 adidas 及微軟旗下的電子遊戲品牌 XBox 青睞推出過聯名系列作品,而其本人推出的服裝品牌 DISSIZIT! 也即將邁入第 10 個年頭。

不過,Slick 的時裝、潮流「履歷」依然顯得街頭氣十足,比如年初輿論滿天飛的 H&M 與塗鴉藝術家 REVOK 的侵權事件中,不但 KAWS 在自己的 IG 發布一則「R.I.P H&M」的畫作,Slick 也堅定地站隊塗鴉分隊陣營,發售一款印有「FxxK H&M」的 T-Shirt。此外,他更發布了一張 H&M 門店招牌被塗鴉的照片,或真或假並未可知,卻令人回想起當年 Kidult 因 Maison Martin Margiela 與 H&M 聯名,而在比利時店面以塗鴉方式「回敬」此番合作訊息的壯舉。

比起跟 Louis Vuitton 聯名,我更想把它們的手袋拆掉 | 專訪塗鴉藝術家 OG Slick

47 Brand

作為將街頭潮流推上時裝神壇的主力軍之一,Virgil Abloh 無疑一直在將「高低結合」的理念運用到時裝以及藝術領域的方方面面,跟村上隆的合作引爆社交話題熱度,卻也在今年 3 月被 OG Slick 暗諷將塗鴉文化變成了炒作自家品牌的一種手段,對於高級時裝和街頭文化的交好,Slick 的想法倒顯得中肯。

「我當初對這些正式的合作其實感到很詫異,因為以前總會惡搞這些時裝品牌,即便沒有被授權,現在就好比有人准許我在大樓上塗鴉一樣。」

即便是誕生於紐約街頭的 Supreme 也難逃 Slick 的「魔掌」,以噴繪抹掉 Supreme 經典 Box Logo 的形象,推出客製版的畫作、滑板以及 T 恤,同一時期幾乎霸屏各社群媒體網站,調皮的設計語言下無時不在映射塗鴉的叛逆精神。Slick 說自己就是愛「搞破壞」,並巧妙地以 Louis Vuitton 打了個比方:比起真的跟 Louis Vuitton 共同打造一個合作系列,我更想買一個 Louis Vuitton 的包,然後在上面噴繪,或者將它拆掉再重組。

在專訪的最後,對東方文化一直滿懷期待的 Slick 興奮地談起了接下來的安排,除了與夫人回日本老家度假以外,還將在再次攜手 LI-NING 在北京打造雕塑與塗鴉項目,前面提到的群展亦已在 10 月 1 日於上海外灘 Betterme Art 畫廊持續展出,OG Slick 本人亦空降北京三裏屯舉行與 Li-NING 共同打造的作品簽售。在這片東西方文化持續強烈碰撞又相融相生的土壤上,街頭藝術被大量進口進來,亦是微妙地點了本次《進出口》群展的主題。

閱讀全文
資料來源
HYPEBEAST CN

What to Read Next

Bollinger Motors 推出炭灰色鋁製電動 Pickup Truck 貨卡車
Automotive 汽車

Bollinger Motors 推出炭灰色鋁製電動 Pickup Truck 貨卡車

定價為 60,000 美元

Beats by Dr. Dre 推出 Mickey Mouse 90 週年版本 Solo 3 Wireless 耳機
Tech 科技

Beats by Dr. Dre 推出 Mickey Mouse 90 週年版本 Solo 3 Wireless 耳機

收藏多於使用。

九系合一-Packer x New Balance 攜手推出別注配色 X-90「Infinity Edition」
Footwear 球鞋

九系合一-Packer x New Balance 攜手推出別注配色 X-90「Infinity Edition」

這個配色超有格。


時機成熟-Adobe 發佈完整版 Photoshop For iPad
Tech 科技

時機成熟-Adobe 發佈完整版 Photoshop For iPad

徹底地重新思考現代觸控設備的用戶體驗。

率先近賞 Off-White™ x NikeLab Air Force 1 Low 全新配色「Volt」
Footwear 球鞋

率先近賞 Off-White™ x NikeLab Air Force 1 Low 全新配色「Volt」

螢光加持的 Off-White™ x NikeLab 聯乘鞋款!

率先近賞 Off-White™ x Nike Air Max 90 全新黑色版本
Footwear 球鞋

率先近賞 Off-White™ x Nike Air Max 90 全新黑色版本

是否將與 Air Max 97 一同登場呢?

More ▾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