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iba Jefferson 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 Hip-Hop 與 NBA 「巨星」。
Atiba Jefferson: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巨星」們
走進 Michael Jordan、Kobe Bryant、Tyler,the Creator、Drake 等經典影像背後的故事世界。

Atiba Jefferson 結識是在 3 年前的悉尼,當時正趕上有他參與拍攝的滑板影片《Boys of Summer》首映,其中不乏 Alex Olson、Mark Gonzales、Jason Dill、Eric Koston 等一些耳熟能詳的名字。和我所認識的其他滑板攝影師不同,Atiba 身上絲毫沒有 Skater 那般「桀骜不馴」的棱角,反倒是擁有著「Love Everyone」的親和力。這次談話趕上他剛從 Palace 的《Palasonic》倫敦首映後回來,他告訴我,兒時的自己並沒有「奢望」過成為一名攝影師,就好比知道自己沒有天賦成為職業滑手,其只是在滑板店工作間隙,拿著照相機拍攝夥伴消遣罷了。然而,在高中時期與傳奇滑手 Josh Beagle 的相識改變了 Atiba 的心態:「 與他的合作讓我真正想成為一名攝影師,準確地講,是一名滑板攝影師。」Atiba 說。

之後,他懷揣著滑板夢毅然決然地告別家鄉聖地亞哥,來到「滑板天堂」洛杉矶。但為了支付租金,不得不先去 7/11 便利店打工,直到《TransWorld SKATEboarding》滑板雜志攝影師 Grant Brittain 給予他一份攝影助理的工作後才離開。從那時起,滑板世界的大門徹底向 Atiba 敞開,而且一拍就是 20 余年。甚至現在,Atiba 對滑板攝影的激情仍舊不減。對話中,他還向我興奮地講到去年 11 月所拍攝的《Thrasher》封面算是自己夢想成真。要知道在這之前,Atiba 同 Supreme 合作數次、並創立了自己的滑板雜志《Skateboard Magazine》,絕對已經是成就無數。

然而,就如前文所提 Atiba 與其他滑手或滑板攝影師截然不同的性情一樣,他在攝影事業上的發展道路亦與同行們大相徑庭。一定程度上論,這也成就了他在當下業界獨樹一幟的地位,其不僅僅局限在滑板圈。90 年代末、千禧年初,Atiba 將「觸角」延伸至籃球領域:洛杉矶湖人隊隨隊攝影師是他的新身份標簽。任職期間,Atiba 見證了 Kobe Bryant 與 Shaq「OK」組合王朝,並與「No.8」成為私交甚好的朋友;與此同時,他開始為《Slam》雜志掌鏡,包括 LeBron James、Michael Jordan、Kevin Durant、Russell Westbrook、Kyrie Irving 等最炙手可熱的巨星球員都是其拍攝對象。值得一提的是,他成為為《Slam》掌鏡封面次數最多的一位攝影師。

每一次拍攝都是一次挑戰,它像一座獎杯一樣等你去努力得到。其中的經曆和故事價值連城。

此外,總是跳出「舒適區」的 Atiba 亦涉足音樂領域,為如《XXL》等音樂雜志拍攝,包括 Lil Wayne、Kanye West、RZA、Ice Cube、Nas 等人都出現在其鏡頭中。當我問及滑手、籃球運動員與音樂人三者間,誰的拍攝難度最大之時,Atiba 這樣回答道:「我認為攝影師最重要的技能之一是社交能力,你需要讓拍攝對象放松,做到不拘束,不管他是滑手也好,或是籃球運動員、甚至是音樂人。我會像朋友一樣和他們展開談話,不會因為他們是明星就區別對待。但有一點需要注意,就是在拍攝現場一定要做到職業,且需抓緊時間。因為除了職業模特外或演員,包括滑手、音樂人、以及運動員們其實並不願意花太多時間拍攝,所以你最好在他們情緒好的時候盡快完成拍攝。」(笑)

雖然這聽起來略顯陳詞濫調,但對攝影的熱愛成為現已 41 歲的 Atiba Jefferson 保持創作熱情的最大驅動力。「每一次拍攝都是一次挑戰,它像一座獎杯一樣等你去努力得到。其中的經曆和故事價值連城。」他談到如何應對頻繁的拍攝任務。即使這樣,Atiba 依舊在為自己找尋著新的刺激點:「我希望今年可以有機會拍攝 A$AP Rocky、Tiger Woods 和 Barack Obama,我確信這會是和之前不一樣的體驗。更為重要的是,我期待在 2018 年啓動自己的第一本攝影作品集。在我看來,現處在個人職業生涯的這個節點上,不失為一個成熟時機。它或許是一本包括不同人物的合集,或許會是聚焦于單個人物的合集,例如一本只關于 Kobe 的影像集。」有幸的是,在我們對 Atiba 新書翹首以待之時,他在此次專訪中率先和我們分享了讓自己記憶猶新的拍攝經曆,其就一張張經典影像背後的故事和我娓娓道來,當中包括關于英年早逝的 Dylan Rieder、高中時期的 LeBron James、剛剛出道的 Pharrell Williams、以及當下人氣爆棚的 Tyler,the Creator 等巨星不為人知的故事。

Dylan Rieder

Atiba Jefferson 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 Hip-Hop 與 NBA 「巨星」。

Dylan 是一個自由的「靈魂」,他的感染力和親和力是其最大魅力。 Dylan 是一個自由的「靈魂」,他的感染力和親和力是其最大魅力。無論你來自哪裏,是什麽背景,什麽膚色,他都會像朋友一樣對待你,甚至是每人關系間的粘合劑,讓你希望和他待在一起,哪怕是一起滑滑板,或者只是閑逛打發時間。我想,這是 Dylan 最酷的地方。其實我在他 14 歲的時候就與其結識,當時只覺得他是一個很特別的小孩,但 Dylan 用滑技征服了所有人,對他來說,在哪裏都是滑板場,不分地點。他可以通過遊刃有余的技巧讓所有地形看上去都非常容易做滑板動作。他曾在我這裏住過一段時間,我們是非常親密的兄弟,真的非常想念他。與此同時,Dylan 的離開讓我明白了每個人應該把每一天去當作自己生命的最後一天去過。我的意思是,你要珍惜每一天的時光,不要把它浪費在毫無意義的事情上。更為重要的是,健康的的生活方式必不可少,他的離開亦是為我們敲響了一記警鍾。

Jason Dill

我和 Jason 在 96 年就認識了,這麽多年來,他一點都沒變。他是一個非常有才華、且非常聰明的滑手。他其實蠻具有藝術家特質,對細節的要求可以說精益求精。無論是他的設計(Fucking Awesome),還是說滑板風格,都可以體現出這一點。但 Jason 最讓我欣賞的一點是他的坦誠,雖然有時候稍感「忠言逆耳」,但這就是 DILL,非常真實的一個人,這亦是他的魅力所在。 但 Jason 最讓我欣賞的一點是他的坦誠,雖然有時候稍感「忠言逆耳」,但這就是 DILL,非常真實的一個人,這亦是他的魅力所

Atiba Jefferson 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 Hip-Hop 與 NBA 「巨星」。

Michael Jordan

拍攝 Michael Jordan 的經曆可以說永生難忘,畢竟,那是 Michael Jordan。我認為這個世界上,像他那樣擁有如此之大氣場的人屈指可數。記得當時他走入拍攝現場,在場的工作人員都有些緊張,當然也包括我。(笑)其中還有個非常有趣的插曲,他其實比預定的時間早到了些,坦白講讓我有些措手不及,盡管已經準備非常充分。與 MJ 的第一次談話是這樣開始的,他看著我問到:「你就是攝影師嗎?你看上去很年輕,你多大了?」(笑)不得不說,這亦增加了我的緊張情緒。不過在接下來的十多分鍾交談中,我漸漸放松了下來,也與他拉近了距離。還是那句話,他畢竟是 Michael Jordan。不過,MJ 絕對是一個坦誠直率、非常酷的人。我很珍視那次的拍攝經曆,一切都非常順利。從在球場上看他打球,到零距離和他接觸,這太不可思議了。 畢竟,那是 Michael Jordan。我認為這個世界上,像他那樣擁有如此之大氣場的人屈指可數。

Atiba Jefferson 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 Hip-Hop 與 NBA 「巨星」。

LeBron James

第一次拍攝 LeBron 是為《Slam》雜志,那時他還在上高中。拍攝之前,我對 LeBron 一無所知。甚至當我知道自己要去 Akron 的時候,還有些不情願。(笑)更有趣的是,當時我們直接從班級裏把 LeBron 叫出來拍攝,要知道,他還在上課。我們就地在學校附近取景,一切非常順利。他非常謙遜、安靜。自那次之後,我每次都非常期待《Slam》委任我拍攝高中生,因為你不知道誰會是下一個 LeBron,並不是所有攝影師都有機會見證、紀錄這些巨星成長的經曆。就在前不久,當我翻開自己的作品檔案時,看到曾拍攝過高中時期的 James Harden,我甚至都有些忘記了。而再比較 James 現在于 NBA 的地位,這種感覺真的很特別。 我每次都非常期待《Slam》委任我拍攝高中生,因為你不知道誰會是下一個 LeBron,並不是所有攝影師都有機會見證、紀錄這些巨星成長的經曆。

Atiba Jefferson 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 Hip-Hop 與 NBA 「巨星」。

Kobe Bryant

我很幸運在為湖人隊工作期間,見證了 Kobe 五次奪取總冠軍。尤其是 2010 年那次奪冠,最讓我記憶猶新。當時我在更衣室拍攝,Kobe 緊緊握著我的手說:「我們成功了。」他毫無疑問是一位獨一無二的天才球員,尤其是他的人格魅力,更征服了廣大球迷。在每次奪冠後,Kobe 都要和團隊成員一一致謝,不光是球員、教練,還有其他相關工作人員,要知道,不是所有球星都可以這樣做到。我非常慶幸有這樣一張我與 Kobe 握手的照片留存下來,那是我一生最珍貴的回憶。 尤其是 2010 年那次奪冠,最讓我記憶猶新。當時我在更衣室拍攝,Kobe 緊緊握著我的手說:「我們成功了。」

Atiba Jefferson 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 Hip-Hop 與 NBA 「巨星」。

Tyler, the Creator

很多人認為 Odd Future 是新世代中的 Wu-Tang Clan。因為自己擁有音樂背景的關系(我一直都 DJ,且彈奏爵士鋼琴),我更多從一個音樂人的角度去看待 Tyler,而非時尚或其他方面。我認為是他的音樂才華成就了其現在的地位,他非常努力,無比敬業,總是很有活力。與 Kanye 和 Pharrell 的相處對 Tyler 影響頗深,而這兩位也是他的偶像。還有,不得不說 Tyler 真的是一個出色的滑手,可以做一些高難度的動作。我曾有幸隨他們巡演,並且一起滑滑板,非常開心。 我認為是他的音樂才華成就了其現在的地位,他非常努力,無比敬業,總是很有活力。

Atiba Jefferson 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 Hip-Hop 與 NBA 「巨星」。

Pharrell Williams

我拍攝過 Pharrell 很多次,這張照片是我第一次拍攝他,當時是受《XXL》雜志委派。那是在 2000 年初,還是 Pharrell 在 Neptunes 的時代。有意思的是,其實當時我是抱著一個歌迷的心態去拍攝他們。我真的太喜歡 Neptunes 的音樂了,非常具有革命性,甚至說是前所未有。我很少在拍攝明星時感到緊張,但 Pharrell 是其中之一。相比 Tyler,Pharrell 的滑板技術比較初級,但是他的弟弟 Cato 是一名厲害的滑手。但絕對肯定的是,Pharrell 滑滑板不是作秀!(笑) 我很少在拍攝明星時感到緊張,但 Pharrell 是其中之一。

Atiba Jefferson 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 Hip-Hop 與 NBA 「巨星」。

Drake

終于有機會拍攝 Drake,我可是他的粉絲!(笑)還得多虧了《Slam》雜志,當時是和猛龍隊隊員一起拍攝封面。Drake 非常幽默,很愛開玩笑,當他的部分拍攝完成後,我告訴他可以走了,他卻回應我:「你介不介意我在這裏看你拍攝其他人?」(笑)另外,那次拍攝經曆最讓我驚訝的是,OVO 團隊裏都是很厲害的滑手。尤其是 Drake 的左膀右臂 Anthony(Soares),甚至很多動作我都無法完成。還有 Majid Jordan,他們也可以滑滑板,非常讓我驚訝。也許是因為我們都有滑手的背景,我與 OVO 合作的過程非常順利,且沒有距離感,到現在我們也一直維持著很緊密的聯系。 OVO 團隊裏都是很厲害的滑手。尤其是 Drake 的左膀右臂 Anthony(Soares),甚至很多動作我都無法完成。還有 Majid Jordan,他們也可以滑滑板,非常讓我驚訝。

Atiba Jefferson 滑板攝影師鏡頭下的 Hip-Hop 與 NBA 「巨星」。


Join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