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CTITUDES®: 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EXACTITUDES®: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攝影師 Ari Versluis 談論 EXACTITUDES® 背後理念,及社交媒體對潮流時尚與亞文化發展的利弊作用。

「社交媒體令全球化的程度達到頂值,盡管亞文化仍舊存在,但其特征已經不再那麽明顯。這導致時尚變得高度民主、大衆化。」Ari Versluis,這位掌鏡 Helmut Lang 「Re-Edition」系列全新企劃的攝影師對我講道。雖然語氣中帶著幾分惋惜,但卻沒有絲毫憤世之感。因為這個原因,他與 Ellie Uyttenbroek 于 1994 年就開啓的攝影企劃 EXACTITUDES® 「不得不」在 2014 年末暫停,該項目旨在記錄各階層社群與亞文化群體。

這次與 Helmut Lang 的合作,對他不只是一次商業委派項目,而是 EXACTITUDES® 的重啓。在 Ari 的鏡頭下,Kanye West、Solange Knowles 以及其余 10 位 Helmut Lang「信徒」被放入了 EXACTITUDES® 圖像模版中:毫無裝飾的白色背景,整齊劃一的人物姿勢,「主題(Helmut Lang Fans) + 城市(New York) + 時間(2018)」的命名方式,最終以正方形構圖、 A4 網格狀排列呈現,一並展示著 Helmut Lang 本人在位期間所設計的經典款式。如果算上這次拍攝,EXACTITUDES® 至今已收錄了 155 組人物。

EXACTITUDES®: 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1994 年,我被一家荷蘭電信公司委派拍攝青少年文化主題影像,恰逢 Gabber 文化的興起。要知道,這是荷蘭第一次形成自己的青少年文化,聲勢可謂浩大無比。當時,各式派對層出不窮,到處都可以見到『統一』著裝的 Gabbers。記得最一開始我們拍攝了兩個男孩,他們非常相似。之後,我想如果拍攝更多人的話,組合起來會是非常驚豔的效果。于是我去到了一個大型 Gabber 派對,但發現自己並不喜歡在夜店環境下拍攝人物,便叫人把一些 Gabbers 請到攝影棚來拍攝。最後的成果引起了一定轟動,不少雜志都報道刊登了這些圖片。從真正意義上講,在這之前,並沒有攝影師真正記錄 Gabber 文化。與此同時,EXACTITUDES® 項目也孕育而生。」Ari 說。

社交媒體令全球化的程度達到頂值,盡管亞文化仍舊存在,但其特征已經不再那麽明顯。這導致時尚變得高度民主、大衆化。

他口中的 Gabber 作為一種亞文化,融合了 old school Hip-Hop 與英國 Skinhead 文化。Gabber 的「虔誠信徒」稱自己為 Gabbers,平頭、Bomber 夾克、豔色 Track 運動裝、Air Max BW 是他們最具辨識度的風格造型。值得一提的是,Raf Simons 個人同名品牌 2000 年春夏系列「SUMMA CUM LAUDE」就以 Gabber 文化為靈感打造,其與 Willy Vanderperre 在 2014 年《032C》雜志中合作的造型特輯亦彰顯出強烈 Gabber 元素;以及現今人氣爆棚的俄羅斯設計師 Gosha Rubchinskiy,Gabber 基因遍布于他的作品中,在發布 2014 春夏系列之時,還力邀 DJ ZHIT VREDNO 專門打造了 Gabber 樂 Mixtape。

EXACTITUDES®: 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如是看來,Ari 從最起初就與時尚結下了不解之緣,但這裏不得不強調, EXACTITUDES® 本質更關乎社會身份認同、展現個性與一致性的矛盾關系、以及對群體或「部落」概念的聚焦。「開啓 EXACTITUDES® 的初衷並不是要紀錄時尚發展,它只是具有一定的時尚屬性。我把時尚看作一種語言,而每種語言都有與它相關聯的身份認同性。 EXACTITUDES® 是要發掘身份同一性,而非時尚風潮。當然了,看到 EXACTITUDES® 中的人物,你會首先注意到他們身上的服飾搭配,這完全可以理解。」Ari 解釋道。。

的確如此,如 2005 年所拍攝的「Naturals」系列,他開拍之時並沒有意識到鏡頭中走下 T 台的模特,大部分都穿著 Helmut Lang 服飾;同樣,在 2006 年于波爾多拍攝的「French Touch」系列中,擁有很明顯的 Hedi Slimane 造型美學。出人意料的是,Ari 竟告訴我自己一度非常厭惡為時尚而工作;其合作夥伴 Ellie 亦不願意被貼上「造型師」的標簽,認定「歸檔人」(Profiler)是對自己最正確的定位。

EXACTITUDES®: 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EXACTITUDES® 本質更關乎社會身份認同、展現個性與一致性的矛盾關系、以及對群體或「部落」概念的聚焦。

而正是突破了相對狹隘的時尚範疇,站在人類學的高度上,令兩人放開眼界,在過去 20 余年中去到米蘭、裏約熱內盧、巴黎、紐約、波爾多、卡薩布蘭卡等城市拍攝,不遺余力地發掘著世界各地的亞文化及社會群體。1999 年,借著中荷文化機構共同開展交流項目的機會,Ari 曾來到北京,在 EXACTITUDES® 「濾鏡」之下,分別打造了主題為「Showpieces」、「Students」、「Scream」、「Rockers」、「Mister Wang」、「Chairmen」六組人物影像。其中「Scream」還被 Helmut Lang 發到了自己的官方 Instagram 上。對于那次中國之旅,Ari 也是記憶猶新。

「『Mister Wang』系列是當時我對中國社會如何應對全球化大潮的最直觀反應,隨處可見的翻領夾克與傳統的『主席裝』形成了鮮明對比;而『Scream』 系列的故事是這樣:我們在街頭遇見了一位路人,但完全被他的著裝風格驚到。要知道,在當時中國街頭鮮有見到穿著一身皮衣、畫著煙熏妝的男性。這引起了我們非常大的興趣,于是我們問他是否願意參與拍攝,且邀請他的朋友一起。」他回憶道,「起初,這位拍攝者還很猶豫,但最後還是答應下來,並向我們引薦他的朋友。而 Scream 這個名字就是因他們得來 —— 那是當時北京一處 Club 的名字,是他們經常聚會的地方。在北京的拍攝經曆非常難忘,那是我第一次去到中國,最一開始還非常幼稚地計劃在天安門廣場這樣的地方搭棚拍攝(笑),最後只好于一處麥當勞的停車場內搭建起移動攝影棚,在那裏拍攝了三個星期,邀請有興趣的路人參與,完成了這六組圖片。」

然而,Ari 並沒有意識到「Scream」的拍攝對于中國亞文化發展史有多麽彌足珍貴,尤其是朋克樂在北京的發展。Scream 其實就是 97 年開始營業的「嚎叫」俱樂部,它被譽為是北京的朋克「麥加聖地」。其位于北京西北部語言大學附近,從這裏走出了「無聊軍隊」、「腦濁」、「A Boys」、「69」等樂隊。遺憾的是,「嚎叫」俱樂部僅開業不到兩年就被迫關門,令不少骨灰級朋克迷們唏噓不已。當我把這段曆史告訴 Ari 時,他感慨地說道:「這就是 EXACTITUDES® 意義所在!」

EXACTITUDES®: 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EXACTITUDES®: 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EXACTITUDES®: 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毫無疑問,Ari Versluis 身為 90 年代亞文化的參與者與記錄者,可謂將 EXACTITUDES® 塑造成為一本亞文化年鑒與工具書。而在當下,各大時裝屋或街頭品牌正不遺余力地拿亞文化大做文章,其甚至已經成為整個産業及發展趨勢的內核,因此可想而知 EXACTITUDES® 的巨大影響力。例如 Demna Gvasalia 就是借鑒者之一。這位 Balenciaga 設計師曾以 EXACTITUDES® 為靈感打造了個人品牌 Vetements 2017 秋冬系列。在此之前,他還邀請 Ari 掌鏡自己刊登在《Purple》雜志上的造型大片。「Demna 總是在探尋時尚設計中的現實感與個人主義,他堅信當下的時尚設計非常有必要體現出社會身份特性。這兩點與 EXACTITUDES® 所植根理念不謀而合。」Ari 說。此外,在 Ben Reardon 的引薦下,Palace 亦找來他拍攝 2017 冬季系列 LookbookBen Reardon 曾為《i-D》雜志時尚編輯,現為 Palace 藝術總監 )。對于 Ari 而言,拍攝滑手可謂駕輕就熟。早在 1997 年,他就在鹿特丹拍攝了一組「Skaters」影像。

從始至終,我都堅信時尚文化發展的主導權在街頭,而非 T 台。的確,在例如 Instagram 等社交媒體的衝擊下,年輕人展示自己風格的主要平台由街頭轉到網絡,而且因為信息及影像的極速傳播,似乎讓每個人都穿著相同風格的服裝。

EXACTITUDES®: 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那麽,在眼下這個社交媒體高度發達的時代,隨著愈來愈多的時尚品牌欲借鑒 EXACTITUDES® 理念,或與 Ari 直接合作,EXACTITUDES® 自身如何做到在主流化侵蝕下「出淤泥而不染」,成為一大挑戰。這不免讓我想起日本街拍雜志《FRUiTS》的停刊,是否 EXACTITUDES® 也會迎來終結的一天?面對這個問題,Ari 停頓了片刻:「我其實沒有刻意去想這個問題。從始至終,我都堅信時尚文化發展的主導權在街頭,而非 T 台。的確,在例如 Instagram 等社交媒體的衝擊下,年輕人展示自己風格的主要平台由街頭轉到網絡,而且因為信息及影像的極速傳播,似乎讓每個人都穿著相同風格的服裝。這確實對 EXACTITUDES® 有著很大衝擊,但一切都不可預測,現在只需專注眼下的事吧。例如,我目前正在籌備為《Fantastic Man》拍攝全新影像。」(笑)

專訪結束後,當我重新翻看著 EXACTITUDES® 這本「著裝圖鑒」,不禁思考起過去和現在、創造與模仿間的界限為什麽變得如此模糊。

是過分懷舊,讓我們逐漸喪失了創造力?

還是社交媒體的發展,讓我們逐漸失去了個性?

EXACTITUDES®: 令 Helmut Lang、Vetements 與 Palace 爭相借鑒的亞文化「工具書」


Credits
Creative
SAM CHEUNG / HYPEBEAST
Image Credit
Ari Versluis & Ellie Uyttenbroek / EXACTITUDES®
Tags
Share
 
訂閱我們的通訊

在我們的新聞通訊中獲得有關鞋類、時尚的最新資訊及其他創意內容。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