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 cog

Sónar Hong Kong 2017 - 與視覺藝術家 Daito Manabe 訪談

日本最前衛的視覺大師分享了點點他的創作經歷。

Sónar Hong Kong 2017 在剛過去周末圓滿結束,大家可以近距離欣賞如 DJ Shadow、Gilles Paterson 的演出外,也有不少其他樂手和 Artists 玩出獨特的電子音樂,相信不少樂迷也在 SónarClub 看過了 Nosaj Thing 的表演,今次更是聯同了視覺藝術家 Daito Manabe(真鍋 大度)所創製的數碼影效,配合起來成就了一個迷幻的電音旅程。

HYPEBEAST 在其演出前和 Daito 進行了一個簡短訪談,讓大家再了解一下這一位視覺藝術家為電子音樂帶來過甚麼沖擊。

1. 你對 Sónar 音樂節有何感覺?對於今次音樂節的演出者有何期待?
今次在香港的 Sónar 一定有我最喜愛的創作者和樂手,不過我也很期待去留意一下 SónarLab 中的表演者有哪些能成為明日之星。

2. Daito 的作品主要是在視覺上,你認為視覺效果對現場的音樂表演重要嗎?又,兩種東西是如何配合呢?
我父親是一位爵士樂低音結他手,母親則是在 YAMAHA 製作 Synthesizer(電子合成器),所以我可以說是在充滿音樂的環境下長大,不過我一直是在做音效設計、音效程式或編製,直到我 32 歲,我投入了製作視覺的興趣中,因為我想改變大家對聲音的一貫想法,我也想設計一些可以更能和聲音融合的視效。我知道在現場音樂表演中,聲音一定是主導,但視效絕對可以讓聲音更加吸引。我認為視覺效果是將「解釋」聲音和「分析」聲音的方法,加上最近出現更多更精密的儀器面世,它們都有更精準的程式和算法和人工智能,我認為我們正處於一個視覺科技的轉捩點。

3. 與 Nosaj Thing 合作的體驗是如何的?可以分享一下你們的創作過程嗎?
哈哈,坦白說,一開始 Nosaj 邀請我為他製作視像的時候,我認為我做得不夠好的。那次是為歌曲 IOIO 製作 MV,但出來的效果不能令我滿意,所以最後 MV 沒有面世,那次是我第一次為 MV 製作視覺效果,經驗未夠,但經過了幾次的嘗試、實驗,我再次為 Nosaj 製作了《Eclipse Blue》(當中還有 MIKIKO、Satoru Higa 等人製作,又找來了樂隊 Blonde Redhead 主音 Kazu Makino 獻唱),這次和 IOIO 有不同,因為有歌詞,我聽了後便製成了 MIDI,將音樂、歌詞、科技、拍攝的技術結構連結起來,又用上了月蝕日蝕的概念,運用投影機再加上現場舞蹈,MV 出來的效果很有詩意。

之後再為 Nosaj Thing 歌曲《Cold Strares ft. Chance The Rapper》製作了 MV,同一樣,我被歌詞所啟發,我想表達出內心和外在環境之間的界限,不過 Nosaj 想將其用在現場表演中,而且他也會因應現場的感覺改變歌曲的長度和節奏,我便要製作出適合的影像來即時配合歌曲,我想,大家會見到我和
Nosaj Thing 的 Live Performance 就是這樣誕生的吧。Nosaj 的音樂很有詩意,我合上眼去聽,都會見到不同的顏色、形狀和景色。

4. Daito 先生你也為日本電音女團 Perfume 合作了一段時間,可以說說這些年的製作嗎?
關於 Perfume,其實 MIKIKO 是負責所有的舞台設計和編舞,而包括有我在內的團隊 Rhizomatiks,則負責視覺效果和技術性的工作,我們集中在如何將 MIKIKO 的概念和想法,有效率地變成實際的場景,當然更要超乎她的期望吧,所以我們要利用高階的工程設計。當年的巴西奧運閉幕交接儀式,MIKIKO 是就是製作總監,我們利用了為 Perfume 製作視效的經驗和技術,運用在內。

5. 你如何評價香港的視覺技術的發展?你對香港的視像創作的潛力有期望嗎?
我到過香港不少次了,多是參加工作坊和展覽,Sónar 則是我多年來再於這個地方現場演出,其實香港和東京很相似,甚至比東京更有活力,不過我對香港的本地街頭文化和主流文化仍不太熟悉,我希望可以接觸到他們,體驗一下他們的創意和文化。

PhotographerCourtesy of Sónar Hong Kong
閱讀全文

What to Read Next

一覽關於 Samsung Galaxy S8 手機評論
adidas Originals NMD R2 全新紅黑配色
Union Los Angeles 推出全新影片《Know the Ledge》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