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BEAST 專訪 William Strobeck:透露 Supreme 全新滑板影片,並談論 Dylan Rieder 與滑板文化發展

這或許是他為 Supreme 拍攝的最後一部全場版滑板視頻。

Culture 文化
1,493 Hypes

走入 William Strobeck 位于紐約的公寓,Supreme Fucking Awesome 的貼紙幾乎遍布每一個角落,從略顯陳舊的冰箱至淩亂無序的工作台,隨處可見;倒是那一摞摞摻雜著其他品牌的滑板,整齊地擺放在略顯陳舊的地板上,與個人攝影作品、電影海報相得益彰;其中 Supreme 的《Cherry》影片宣傳畫尤為顯眼,「a video by William Strobeck for Supreme」的字樣表明了它的身份;還有經常在他 Instagram 中所見的「名人背景牆」,在這裏拍攝的影像早已被 Supreme 死忠視為非官方 Lookbook。身處這裏,讓你仿佛乘坐時光機回到了 90 年代的紐約城。

William 的生活忙中有閑,他告訴我,自己每天醒來後都會去一家名叫 Mogador 的餐廳吃早飯,除非是因為天氣原因,之後基本都會去和朋友們滑滑板,同時為 Supreme 采集一些視頻素材。這樣的生活節奏對于 William 早已習以為常,無論是生活在家鄉 Syracuse,或是之後搬到費城,「滑板」與「生活」之間都沒有明確界限。

「在 Syracuse 成長的時光讓我很難忘,那裏有很多朋友,其中不乏非常出色的滑手。我們經常相聚在一個博物館附近的區域,好比費城的 Love Park,讓我們可以無憂無慮的聊天、滑滑板,」他回憶道,「就好似電影《Kids》的場景一樣,坦白講,在 Larry Clark 電影上映之前,90 年代 Kids 的真實生活就是那樣,只是被複制到了熒幕上。而且那時外婆正好送給我一台老式 RCA 便攜攝像機,我便開始記錄與朋友相處的時光。」William 口中的 Love Park 在關閉之前曾是全球最富盛名的滑板場之一,包括 Freddy Gall、Rick Oyola、Matt Reason、Stevie Williams 等傳奇滑手都經常出現。而正是在那裏, William 真正開啓了滑板導演生涯。


《Photosynthesis》是他的第一部有償拍攝滑板電影。雖然只貢獻了其中 Jason Dill 的部分,但這短短的 6 分鍾可謂 William 拍攝生涯的裏程碑之作,甚至對 Dill 亦是如此。

《Photosynthesis》是他的第一部有償拍攝滑板電影。雖然只貢獻了其中 Jason Dill 的部分,但這短短的 6 分鍾可謂 William 拍攝生涯的裏程碑之作,甚至對 Dill 亦是如此。而且無論從美學角度還是滑板難度系數而言,至今都被業界視為「神作」。與此同時,兩人間的友誼篇章也就此翻開。「《Photosynthesis》是我第一次和 Dill 合作。他在費城的時候,我們有機會相識。之後在拍攝期間,我搬去紐約和他暫住在一起,記得那時他住在 Canal 街。我的性情相對溫和,而他則是非常直接,但我們一直相處得非常融洽,彼此幫助很多,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即使他搬到洛杉矶之後,我們都經常聯系,無論是電話或是短信息。」William 談起 Dill 時說道(據悉,正是他鼓勵後者在離開 Alien Workshop 後創立 Fucking Awesome)

之後隨著 Love Park 被迫關閉,William 決定是時候離開費城,去探索新的世界。但是,90 年代末、千禧年初被無數滑手視為「天堂」的加州並沒有打動他,相反,是距離費城只有一小時車程的紐約成為其新的目的地。「因為我是一名土生土長的東海岸人,所以紐約讓我有家的感覺。我喜歡這裏的一切,活力、街區、甚至是多變的天氣。哪怕你只是悠閑地走在街道上,都會遇到深受啓發的事物。在我眼中,紐約是獨一無二的。」他說。

正是這一決定,讓 William 與 Supreme 的世界開始發生交集,開啓了雙方至今 5 年之久的合作關系。「我為 Supreme 拍攝的第一部滑板視頻是《Buddy》,由 Jason Dill 和當時只有 13 歲的 Tyshawn Jones 出鏡。90 年代的時候,我對 Supreme 就已經很熟悉了,所以非常了解他們的風格方向,所以從一開始,雙方就一拍即合,」William 說,「他們對《Buddy》非常滿意,便緊接著問我想不想拍一部全長版滑板視頻。要知道,Thomas Campbell 的《A Love Supreme》全長影片得追溯到 1995 年。而且嚴格來講,那不是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滑板影片,只能是說在電影中加入了些許滑板鏡頭。這對我來說既是一個無比誘惑的機會,又是一個巨大挑戰。因為在那之前,我自己並沒有單獨完成一部全長滑板影片。」


在滑板視頻拍攝上,我的美學體系可以與 Supreme 的美學體系劃等號。我從視覺方面將滑板 DNA 重新帶回給品牌,並確保 Supreme和他的滑板根基不會漸行漸遠。

令人欣喜的是,跳出「舒適區」的 William 交出了一份絕對出彩的答卷。即使摘下 Supreme 的潮流光環,單純從滑板影片角度考量,《Cherry》都可謂整個滑板文化曆史長河中的傑作,並且可以與對 William 影響最大的兩部奠基意義滑板影片《Tim and Henry’s Pack of Lies》(Blind,1992)、《Hokus Pokus》 (H-Street,1989) 相提並論。「在滑板視頻拍攝上,我的美學體系可以與 Supreme 的美學體系劃等號。我從視覺方面將滑板 DNA 重新帶回給品牌,並確保 Supreme和他的滑板根基不會漸行漸遠。《Cherry》的所有想法都來源于我,過程中 Supreme 沒有要求任何修改,一切都非常順利。」William 就《Cherry》背後的故事娓娓道來。「我所用的拍攝器材是 Panasonic HPX180 高清攝像機,雖然曾非常喜歡 VX1000,但我是一個與時俱進的人,並不希望在所有事情上都懷舊。VX 效果屬于 90 年代,不屬于現在,而且你在高清攝像機拍攝之下有更多發揮余地,例如後期色彩調整等等。」William 補充道。

然而,要成就《Cherry》的「至尊」地位,只憑借「技術」層面的精雕細琢顯然不夠。William Strobeck 融合了更多「人文」因素,讓本應是一部專業度極高的滑板電影,在 Chief Keef 的《I Don’t Know Dem》背景樂下,多少彰顯出「劇情片」的文藝感,甚至俘獲了潮流文化及滑板迷之外的一部分觀衆群。其中 Jason Dill、Mark Gonzales、Dylan Rieder 等一衆傳奇滑手的個性都得到淋漓盡致展現,成為影片一大亮點。

William 在比較起兩位好友 Dylan 和 Gonz 時這樣說道:「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 Dylan 竟離開我們一年了,他真的很特別,對滑板的熱愛超乎想象。有時候,甚至是他叫我出來錄制視頻,而不是像其他滑手那樣,很多時候得我要求他們出來錄制,才不情願地答應下來。而 Gonz,我想不用多說,他絕對是一個傳奇人物。即使快 50 歲了,還是那麽有活力,無時無刻不在創作。和他工作的時候,你只需要把攝像機對著他就可以了。當你觀看回放的時候,你會驚喜地發現,他帶給你的鏡頭總是超出預期。可以這樣講,他成就了很多人的事業,包括 Spike Jonze、包括我。」而談到 Chloë Sevigny 的驚喜出鏡,William 笑著說道自己的缪斯:「Chloë 是和一群 Skater 長大的,沒有誰比她更合適出現在這個視頻中了。我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她當時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拍攝。」


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 Dylan 竟離開我們一年了,他真的很特別,對滑板的熱愛超乎想象。

此外,還不得不提因《Cherry》而名聲大噪的滑板新星:Tyshawn Jones、Sean Pablo、Sage Elsesser、Aidan Mackey、Nakel Smith 與 Kevin Bradley。Supreme 巴黎門店去年開業之際,William 還帶著他們在那裏取景拍攝《Pussy Gangster》。「盡管我的年齡與他們相差很多,但我覺得這不是什麽問題。和他們在一起總是非常有趣,讓我回憶起自己年輕的時候。」William 說,「我在 Supreme 的工作內容之一就是記錄這些年輕滑手的成長過程,並通過自己的視角呈現出來。當這些 Kids 的個性展現出來後,觀衆會由此産生共鳴,或與自己相聯系。這樣,我的目的就達到了。」最後,他尤其提及 Tyshawn,認為這位年僅 18 歲的「Kid」會成為「2018 年度滑手」。

時光流逝,不敢相信《Cherry》已經釋出有 3 年時間。對于 William 而言,這亦是他邁入滑板導演生涯的第 20 個年頭。身為一名「記錄者」,他目睹了滑板從 90 年代極為小衆的運動發展為至今被主流化的全球現象,甚至還被列入奧運會項目。「對我來說,滑板並不是一項運動,它是一種生活方式(Lifestyle)。」William 說,「我倒是很懷念 90 年代的滑板文化,那時沒有名利層面上的誘惑,大家只是單純地享受滑板的快樂,不遺余力地去練習、完成一個動作。沒有人會在乎金錢,即使買 Pizza 都得幾個人湊錢買。更有趣的是,當時滑手們穿的寬大褲子以及滑板時被搞髒的牛仔褲,現在反而成為了一種時尚。還記得 Calvin Klein 甚至專門仿照其效果,設計出 Pre-Dirty 系列。總而言之,Skater 的風格著裝被‘剽竊’已經是家常便飯了。我甚至有一個莫名其妙的預感,滑板文化大潮會在 2019 年經曆衰退,至少是一個轉折點。」他笑了笑,語氣中透著幾分感歎。


我正在為 Supreme 拍攝全新的全長版滑板電影,其實已經開拍有一年多了,預計會在明年上映。但這或許是我為 Supreme 拍攝的最後一部全長版滑板影片。

「那麽談及轉折點,且回首自己導演生涯二十載的同時,你未來的目標是什麽?」面對我最後的提問,William 停頓了片刻:「我正在為 Supreme 拍攝全新的全長版滑板電影,其實已經開拍有一年多了,預計會在明年上映。但這或許是我為 Supreme 拍攝的最後一部全長版滑板影片。之後,我打算跳出滑板領域嘗試拍攝其他內容,甚至是向好萊塢發展。畢竟在過去 20 年中,我實現了自己設定的所有目標,即使我明天退出滑板圈,也不會後悔。我想,是時候翻開新篇章了。」William Strobeck 說。

閱讀全文
Image Credit
Eddie Eng / HYPEBEAST, William Strobeck, Supreme

What to Read Next

全台唯一 mi adidas 鞋款客製化系統登入 adidas 台北 101 運動時尚門市!
Event 活動

全台唯一 mi adidas 鞋款客製化系統登入 adidas 台北 101 運動時尚門市!

現在,你已可於這間門市打造一雙獨一無二的鞋款!

Champion Footwear「Rochester」Slip On 經典變奏
Footwear 球鞋

Champion Footwear「Rochester」Slip On 經典變奏

Champion 的鞋款也不容忽視呢!

Nike Air Force 1 High 全新配色設計「Vintage Green」
Footwear 球鞋

Nike Air Force 1 High 全新配色設計「Vintage Green」

以麂皮及橡膠鞋底打造。


2017 必聽專輯!椎名林檎《逆輸入~航空局~》上架
Music 音樂

2017 必聽專輯!椎名林檎《逆輸入~航空局~》上架

實在找不到不愛椎名林檎的理由,《逆輸入~航空局~》線上串流、實體專輯同步發售中!

SUICOKE 2018 春夏涼鞋系列
Footwear 球鞋

SUICOKE 2018 春夏涼鞋系列

跳脫的戶外時尚。

UPDATE: YEEZY BOOST 350 V2「Blue Tint」贈獎福利結果公佈
Footwear 球鞋

UPDATE: YEEZY BOOST 350 V2「Blue Tint」贈獎福利結果公佈

具體參與方式相見內文!

More ▾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率先獲取最新潮流情報、獨家專訪、潮流趨勢和全面販售指南等等。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

幫助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

我們感謝你允許在 HYPEBEAST 頁面上的廣告傳播,讓所有最新最快的時尚資訊被即時傳遞給合適的觀眾。將 HYPEBEAST 加入白名單並從廣告過濾名單中移除後,頁面上的廣告將會在瀏覽期間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