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遠記得,態度才是最重要的。」專訪電子聲音創作者 MEUKO! MEUKO!

「放歌並不是要討好所有人。」

Music 音樂 
4,223 Hypes

MEUKO! MEUKO! 是位來自台灣的電子聲音創作者,其作品結合實驗電子,善於使用合成器、取樣機等硬體器材搭配 Audiovisual 於現場即興。自 2017 年始,他便以此 LIVE set 形式廣泛遊走國際場域,足跡遍及柏林跨媒體藝術節 Transmediale、波蘭 Unsound Festival、荷蘭 Sonic Acts 以及巴賽隆納 Primavera Sound 等無數音樂盛典。

一些人會說 MEUKO! MEUKO! 的音樂屬於「意識流風格」,帶有未知的情感和力量。2018 年,他的專輯《Ghost Island》將屬於台灣青年的情感與悲憤結合科幻元素帶往世界;2023 年則參與台北 FIANL 首張合輯,以一曲《Rebels of the Neon God》向這個影響他至深的場域致敬。他說,「放歌並不是要討好所有人」;且對他而言,「態度」才是最重要的。

以下為 Hypebeast Taiwan 與 MEUKO! MEUKO! 的完整專訪內容。

Hi 請簡單介紹你自己:

我是 Meuko,電子聲音創作者,現場表演者,履歷表持續更新中。

日前 FINAL 老闆許傑在接受我們訪問時說道:「在情感上,Meuko 作品帶給我的感受,是最能代表我對於台北的想像。它是有情緒的,也呼應了我這些年在做的事情。」對此,你有何回應?

2016年底,以前從來不跑趴的我才剛踏入夜店圈,也是我第一次在 Koner 放 DJ+LIVE set。當時我很菜很緊張,完全沒注意到時間,許傑放我後面他還上台來趕我。直到我放完最後一首(就是後來的《Ghost Island》)後,他就問我這首是誰的?我回說那是我自己的歌,從那天起我們就開始相熟。之後,Koner 的 Josh 也偶爾也會找我去放 DJ,但我其實從來沒真正學過 CDJ,記得 Sonia Calico 還說我這個是「意識流風格」,我滿喜歡這個形容詞。很清楚記得有次我放小廳舞池,裏面幾乎沒有人,我不小心亂調到超高速 BPM,只有許傑一個人突然亂入在我面前尖叫狂跳,我緊張大叫說我調錯了!他說「沒關係!就是這樣!」後來他跟我解釋:「主要是在於你放歌的內容,技巧則是其次。」我其實還是會想多學一些技巧,不過他這麼說我很開心,一直記得這句話,即使那天只有他一個人在我面前發瘋,但從那天起我理解到了即使只有一個人開心,我也很滿足了,放歌並不是要討好所有人(商業場合可能不適用就是了)。

即使只有一個人開心,我也很滿足了,放歌並不是要討好所有人。

爾後 2017 年 8 月,第一場正式用 Meuko Meuko 名稱的 LIVE Set 演出在台北 The Wall,同時也是第一次與 NAXS Corp. 的影像合作。也是差不多在這個時候知道許傑在 Koner 有辦個名為「Rebels of the Neon God」的活動。這場演出完之後,多年樂團圈朋友 Jon Du 跟許傑用驚訝的表情看著我,到現在對他們當時的反應都還歷歷在目,當下我還有點癡呆還沒反應過來發生麼事,而他們給我的 Feedback 我永遠都記得。尤其他們跟我說「那個態度才是最重要的!」因為我從小就很喜歡聽重節拍的音樂,但一直在很壓抑的生活中成長,也沒出國去哪裡見過世面,直到開始在 Koner 放歌,好像才終於找到宣洩的出口以及遇到可以理解的人。所以我會在 FINAL 合輯中取這首歌名,是希望跟許傑與 FINAL 致敬。雖然有時候他們講話有點 mean,但我瞭解這可能是他們表達另一種愛意的方式,亦是推向我更前進的原因之一。他們依然是極少數在我創作這條路上真正啟發我並鼓勵我的人。

所以「Rebels of the Neon God」是個怎樣的活動?

有幾次在 Koner 對許傑請的藝人印象非常深刻,尤其是 Elysia Crampton 的 LIVE 實在太好看了!當她彈著 Flying V 電吉他就像巨星一樣散發光芒,結合八零迷幻搖滾和前衛電子,頓時以為自己誤闖叢林時空。Rabit 的 DJ Set 也影響我很深,記得當時他的前一組是高能量的藝人,而輪到 Rabit 的時候,他放很沉的噪音和有些 Emo 搖滾、很破壞性的狂暴反社會電子音樂,甚至最後一首竟然放了Hole – Doll Parts (Courtney Love) 這首歌,簡直讓我心碎滿地。這兩場對我來說是超沈浸式的聽覺享受,也給我很我很多啟發,Rabit 那場記得只有我跟幾個人在第一排聽完全部,完全感受得到他們對待演出的態度。

記得還有一次我幫 Kamixlo 開場做 LIVE set,當時大家都走了去小廳,演完只有 Kamixlo 跟我說我很棒,隔年我去倫敦演出時,Kamixlo 還找了一群朋友特地來看我,真的非常感動。

許傑那時候請的藝人都很前衛,根本不在乎能不能跳舞這件事,我覺得他是一個在乎品味 Sense 大於票房的人,我有感受到那時候他只請他真正喜歡的藝人,這樣堅持的態度很令人敬佩。依然也很感謝許傑和 Tzusing、Jon、Sonia、Ao Wu、滑滑等等以及許多朋友多年來的深耕,成就了今日的 FINAL,也感謝許傑一直在提攜手足,與海外的藝人做交流。

有哪些深深影響你和你的創作至深的人、事、物?

我的家境並不富裕,爸爸以前年輕時自學薩克斯風跟打鼓,跟隨著當地的「那卡西樂團」到處在村裡賺點小錢。成家之後,他為了家人開始努力掙錢放棄自己興趣,而我是家中的夭女,從小被家人期望未來是個有成就的人,他們根深蒂固的思想認為靠音樂賺不了錢。小時候放學後常自己去逛唱片行,意外地開始深深著迷於電子音樂和金屬搖滾等,在高中時期想玩樂團,出門練團也被唸一頓甚至被禁足,我曉得這一切他們都是愛之深責之切,但以前總是感到壓抑且憤怒。不過如今我反而非常感謝這一切累積的憤怒、和經歷多年的叛逆及堅持、沈澱,其中帶給我現在的創作很大的力量。

現在的我非常珍惜我的成長過程,尤其以前我很享受在半夜偷上網 Digging音樂廠牌、下載音樂,包括以前買國外的音樂雜誌,用電子詞典自學英文,好好的聽完每一張CD,甚至很期待最後有沒有隱藏歌曲出現,這每一件小事,對我來說都很踏實。

今年這趟歐洲巡演中(2023),其中一人説:「從你的演出中,我感受到很深層連結,不是憤怒也不是悲傷,而是一種未知的情感和力量。」

我聽了很感動,那可能是在我淺意識中一份未知的情感。對家人未知的愛,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感受。也許原生家庭以及成長環境,一直沒有受到太多鼓勵,以至於先前會很在意觀眾給的回應,而現在的我則非常感謝這股憤怒的力量,成就了今天勇於冒險與挑戰的精神。我也開始慢慢理解,只要你專注地投入在自己的演出上,至少這個投入的力量傳達給觀眾了,他們也會很享受。

我也開始慢慢理解,只要你專注地投入在自己的演出上,至少這個投入的力量傳達給觀眾了,他們也會很享受。

此外,也感謝 Howie Lee、Veeeky、鄭各均(小各老師)、蛋老師,以及所有給予過我指導的人。主動出國看看音樂祭真的幫助很多,重點在於你和大家一起感受現場的魅力和震撼力,就像廟會一樣,一大群人的意念集中在同個頻率上,是很感動的。

對你而言,一首歌最難傳遞的是什麼部分?

在此我想特別提及一個我身邊的一位朋友「Doggo Taxi」,大家對他的 Instagram 帳號可能並不陌生,都是一些獵奇異次元可愛動物圖。就我對他本人的認識,他是一位真正的音樂天才,而且他做的音樂帶有深層的情感;他很低調,從未真正發行過作品,以前偶爾做劇場配樂,每當聽他的音樂時,總是能夠勾勒出人生跑馬燈在腦海中。記得他曾和我說「一首完整的歌『情緒』是最難傳遞的元素」。那時候的我聽不懂他這句話真正的涵義。當時我剛開始去歐洲巡演,我的野心很大,各種銳利的氣場在我身上鋒芒畢露,在每次演出前我總是改來改去,總是堅持要做新的東西,堅持一定要追求完美。直到2020後,世界的氣勢真的很低迷,我也受到挫折並沉寂了好一陣子,直到去年跟今年,我才開始真正地享受在舞台上專注的演出,並適時的傳達「情緒」給觀眾。

Doggo Taxi 也曾經說過一段話,即使他做了一張專輯,只做給一個人聽,至少只有一個人喜歡,他也滿足了。就像前面所述,我現在想法比較豁達,有時候演出時跟觀眾頻率沒有對到,也不是你個人的錯,即使只有一個人為你歡呼尖叫,也應該感激那些支持你的人並告訴自己自己:你已經努力了,下次也要更好,辛苦了。

在今年,我也有些新的感觸,美好的時間與記憶並不會改變,改變的是影響你的這個環境與世界,而這完全取決你想不想改變;好與壞,取決在於你自己。

你先前曾自省「到底什麼才是更好」?如今有答案了嗎?

「 到底什麼才是更好?」雖然我很清楚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我,這是很正常的,不變的是時間,變化的是影響你的這個世界。可能會描述自己像是穿過縫隙的一陣風,隨處流動。「流動」,可能就是目前的答案吧。

作為一名音樂製作人,或者說現場表演者,你認為最需要關注的是什麼事情?

曾經在 LIVE HOUSE 實習當舞台工作人員半年都沒有薪水,還有在小酒吧打工當過 PA,帶我的前輩只跟我說基本的操作,有時候甚至被放生只有我一個人上班,硬著頭皮自學所有的接線和調音,撐完整晚好幾個樂團的演出,有時被翻白眼有時被稱讚,雖然辛苦但學到的經驗特別珍貴。所以我現在每場演出完,一定跟所有工作人員說謝謝。

大概 2016 年時,我跟朋友買了三千元的二手取樣機,開始對取樣機特別感興趣,每日每夜腦海中浮現很多想法。由於很窮買不了新電腦,於是買了便宜的 iPad,下載一些音樂軟體開始練習。有時會去逛夜市時買一些玩具把它們改造輸出聲音,或在二手市場買了超便宜的舊卡帶取樣裡面的聲音,都是用很省錢的方式。我很享受在那創作的過程,結果完成了張從未發表過的專輯跟 EP, 包括《Ghost Island》也是那個時期做出來的,那時候是創作力最純粹的時期。

在現場演出方面,首先要注意一些小細節例如各國的電壓,以保護好自己的器材為主要優先。試音我會每個聲音各別試,並告訴工作人員我的器材主要的聲音來自哪裡,尤其要跟 PA 溝通好,演出最大聲的範圍,或是最刺耳的聲音的音量範圍,不要一昧的自己調大聲,對自己的器材不好,對觀眾的感受也不好。

跟內外場的 Sound Engineerer 溝通好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每次試音完,都一定會自備貼紙標記音量。因為現在大家都習慣用  CDJ,所以可能不需要在乎這些細節。此外,演出時當然盡興玩樂與享受就好,觀眾也能感受到你的感受。

你是如何讓各個領域的人都能夠深陷你的音樂之中?

回顧創作也許都還是由自身的環境為出發吧?喜怒哀樂,這些狀態每個人都體驗過,我個人可能比較喜歡諷刺性的事物,既現實又如此真實的感受和故事,在創作中,我還蠻享受在一種深陷痛苦的狀態,永遠不能讓自己安於現狀,而這種痛苦促使著與矛盾與衝突的對峙,結構的消融與摧毀、破壞,又再一一的黏合起來,這樣想起來就已經有畫面了。

若有人也想嘗試音樂製作,你會當面給他什麼建議?

我也問過一個前輩相同的問題,他回我說就看你今天是想當一名 DJ? 還是現場表演者(LIVE Performer)?DJ 放的歌幾乎都是 Mixing / Mastering 之後的音樂,也參雜其他人的曲目混音不間斷的放歌,主要目的就是要讓人跳舞的感染力。而我到現在還是堅持喜歡做 LIVE,主要是我喜歡各個硬體合成器、取樣機的聲音呈現出的不同層次和效果,現場演出雖然有時候也有難以控制的時候,但反而會出現令你驚喜的聲音,在現場演出中更有即興與力道,我更喜歡 LIVE 現場演出,呈現最原創的表演。

多嘗試去學習真實的樂器,試著去理解音樂的情緒變化以及創作人的背景故事,並試著找到自己的方法與特色。因為現在網路找歌很方便,不要用其他人的的歌放進你的 Set 裡面,那個叫 Mix,若不是你的原創演出,請尊重原著創作者,請好好 Credit 他們的名字。

最後,還是要保持基本的禮貌和尊重是最重要的。

你的創作和演出經常伴隨著獨特的視覺,對你而言,視覺和音樂之間的關係是?你喜歡什麼樣的視覺傳達方式?

這個說起來很奇妙,我們視覺和音樂的合作是很「有機」的,我會先提出一個故事和概念,有時候和視覺團隊會依據音樂自行發揮,有時候就是一起玩、一起試。

我跟 NAXS 成員 NONEYE 長期合作,他其實很早以前就開始創作音樂,而且是到現在聽都還覺得很前衛的解構音樂,他的音樂可能是對我來說啟發最多的人,尤其他也是一直以來最支持我的人,偶爾給我一些建議,對我的創作幫助很大。

我們從 2017 年開始就陸續合作,一開始只是好玩試試 3D 掃描,結果用手機照片越拍越多。那時候我們只用 iPhone 6,還沒有自動建模的功能,所以我們都是用一張一張照片,很有機的方式,掃描了與我們很親近的事物例如家附近的街道廟宇,慢慢在遊戲引擎中建造一個個場景。2018 年第一次去歐洲,當時還幾乎沒有人在用遊戲引擎做 Audio-Visual Live 演出,後來持續升級作品,在 2019 年參加 Sonar Festival (+D) HK,有大螢幕時才能夠好好呈現。

許多 Audio Visual 作品會強調聲音與視覺的同步對應,但我的音樂和 NAXS 的視覺,都更強調故事性和沉浸感。希望創造像爬一座山,逛一座廟一樣的旅程的感覺。音樂和視覺,如果大家都在同一個頻率上,喜歡類似的東西,做出來的東西自然就會合。現場演出也是。

就你所知今年 11 月即將登台的 eel Festival 有何特別之處?屆時你將帶來什麼樣的演出?

這次是由 FINAL & PUREG 聯合主辦, 以前許傑辦的活動「Rebels of the Neon God」 每場也都會請王昱做現場裝置,還有一場很特別,藝人像是破繭而出的從紙籠中出場、每一場都有各個獨特的風格,很熱血的時期。

我和 PUREG 團隊成員認識還不久,不過我非常欣賞 XIN,他非常謙虛,而且非常有耐心的與各個藝人溝通和照顧,在我們溝通的過程中,我曾經有給他一些(省錢)的建議,不過他還是很堅持要為藝人做最到最好的呈現,真的很難得有這樣非常令人敬佩的組織。eel Festival 這次請的藝人實在很誇張,感覺是這十年來所有特別經典、最有影響力的國際藝人集中在這一天,在國外音樂祭也不太可能有這樣的 LINEUP,我也聽很多其他國家的朋友說要特地飛來台北玩,即使你還不認識這些藝人,也可以當作對創作見習的好機會。

至於我的部分則會邀請到台中體育大學舞蹈系的學生一同合作。先前他們用了我的歌參加比賽,即使只有短短的幾分鐘,當下哭得不能自己,從來沒想過我的歌可以用這樣的舞蹈呈現。

最後,回顧 2023,可否用一句話總結:

成為自我的戰士,所有痛苦者的戰士。

eel Festival 將於 11 月 11 日正式登場,感興趣者不妨前往購票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eel Festival (@eelfestival)

閱讀全文

繼續閱讀

Nike Air Max Scorpion 全新配色「Ice Blue」正式登場
Footwear 球鞋

Nike Air Max Scorpion 全新配色「Ice Blue」正式登場

以白、亮黃配色呈現。

GENTLE MONSTER 攜手小松菜奈、大沢伸一共同演繹全新 2024 光學系列廣告大片
Fashion 時裝

GENTLE MONSTER 攜手小松菜奈、大沢伸一共同演繹全新 2024 光學系列廣告大片

打造 GENTLE MONSTER 專屬學院風格的視覺狂想。

FENTY x PUMA Avanti 全新配色正式登場
Footwear 球鞋

FENTY x PUMA Avanti 全新配色正式登場

桃木綠和海軍藍兩種配色可選。

WISDOM® x oqLiq 2023 最新秋冬聯名系列「GRID EVOLUTION」正式登場
Fashion 時裝

WISDOM® x oqLiq 2023 最新秋冬聯名系列「GRID EVOLUTION」正式登場

雙方首次攜手合作。

率先預覽 FDMTL x HEIMPLANET 最新聯乘 Boro 戶外充氣帳篷
Fashion 時裝

率先預覽 FDMTL x HEIMPLANET 最新聯乘 Boro 戶外充氣帳篷

日式古布戶外氛圍。


LOEWE 正式推出 2024 早春系列形象廣告
Fashion 時裝

LOEWE 正式推出 2024 早春系列形象廣告

麥教授 Maggie Smith 驚喜現身。

Mazda 推出 MX-5 Miata 與 RX-7 混合概念車「Iconic SP」
Automotive 汽車

Mazda 推出 MX-5 Miata 與 RX-7 混合概念車「Iconic SP」

兩個經典的結合。

IISE 正式推出全新展間、服飾系列「VOL. 1 / NO. 1」
Fashion 時裝

IISE 正式推出全新展間、服飾系列「VOL. 1 / NO. 1」

同時更新品牌標誌與官方網站。

ALK PHENIX x 432Hz 港日破天方聯乘企劃正式登場
Fashion 時裝

ALK PHENIX x 432Hz 港日破天方聯乘企劃正式登場

搭載 KARU-STRETCH II 原創性能物料,涵蓋男女生全新灰調機能配置。

重製版遊戲《Metal Gear Solid Delta: Snake Eater》實機遊戲畫面首次曝光
Gaming 遊戲

重製版遊戲《Metal Gear Solid Delta: Snake Eater》實機遊戲畫面首次曝光

使用 Unreal Engine 5 打造重製版體驗。

More ▾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不要錯過最新情報。

訂閱時,您同意我們的 使用條款隱私政策